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诗歌曲词 >

诗歌与鸟巢

发布时间:2016-07-27类别:诗歌曲词
  诗歌与鸟巢,这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可是,九天的中国内地漫游,让这两件事情在我身上统一了,奇妙地统一了。我高兴,我兴奋,因为旅游和文学,旅游和生态竟然如此奇妙地结合在一起,这是我的荣幸,甚至也是许多中国人的荣幸。
  
  诗歌是我二十岁以后慢慢热爱的文学形式,后来,我对于诗歌的热爱竟然超过了我最早的爱好——相声,但是,自从我过了(除了出生之年)第四个本命年的时候,我的诗歌竟然被长篇小说所取代。可是,这九天的旅游,让我对于诗歌再次燃起激情。为什么会这样?我分析,还是我的长篇小说《江西老表》没有被搬上电视荧屏的结果。去年,我曾经和一个电视制作人、编剧对于《江西老表》谈得热火朝天,几乎每天五六个电话联系,后来因某种原因,《江西老表》改编为电视剧的计划胎死腹中。此后,长篇小说在我的心里给了我重重的一击,我对于长篇小说没有什么好情绪,于是,慢慢地恢复了我对于诗歌———这个短小精悍的文学形式的爱好。
  2016年3月中旬,我途经南昌,九江庐山,湖北麻城,武汉,长沙,韶山,作了一个中国内地游。最让我震撼的,不是庐山,不是武汉的黄鹤楼,不是长沙的橘子洲,也不是毛主席的故乡韶山,而是湖北麻城到武汉那一段特殊的旅程。在麻城到武汉的那一百公里的火车道两旁,我竟然看到了不下五百个鸟巢,当然包括目力能及的遥远地方。那几百个鸟巢,不但让我大开眼界,而且让我看到了一片人与动物特别是和鸟类和谐相处的新画面。
  
  小的时候,我除了看过太多的蜻蜓、萤火虫、天牛、螳螂等等动物之外,看得最多的就是鸟巢,可是时代的发展竟然让这些动物渐渐减少以至于销声匿迹,随着人类的越来越没有理性的打鸟和吃鸟的行为,不要说是鸟,就是鸟巢都很少看见。去年,我到一个沿海城市,在那里的集贸市场,我看到不少鲜活的鸟儿被人活捉之后,用一个个鸟笼子装了,在集市上肆无忌惮地出售,我为这些鸟儿感到可悲,可叹。
  
  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几个月之后,我竟然在中国内地的内地,看到了如此气势恢宏的鸟巢场面,怎么能不让我喜出望外?怎么能不让我激动呢?远远看去,那些鸟巢不但密集,而且一个个都很有气势,连鸟巢的原材料——那些横七竖八的小树枝都看得见,可以想见,那些鸟巢有多大。
  
  相比于武汉,江西特别是福建、广东,广西等地都是南方,南方一般来说树木会更多,可是,树木多的南方,我却很少看到过鸟巢,更不是要说是那么连片而有气势的鸟巢,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我觉得鸟巢多起来了,那不光是鸟类的光荣,也是人类的光荣。所以,我觉得麻城这个地方生态保护做得很好,所以麻城人敢于打出中国的杜鹃之乡的旗号,这是麻城人的自信,当然也是和他们的付出分不开的。想想看,杜鹃花在全国各地都有,为什么麻城就可以打出“杜鹃之乡”的旗号呢。这不是狂妄自大,而是一种实事求是的骄傲,那些鸟巢可以作证。
  
  看过了庐山风景和鸟巢之后,我先后到黄鹤楼、长沙橘子洲,韶山旅游,回来之后,我挖空心思地想给鸟巢写一首诗歌,可是,也许鸟巢在我的生命中已经是非常久违的事物,我怎么也写不出诗歌来,倒是给沿途的风景写了一些诗歌。现抄写于下,以供方家指正:
  
  《题庐山》:庐山弯道长又多,再多怎奈车轮何?含鄱口边人如织,仙人洞前猴成窝。花径草堂阅沧桑,瀑布飞珠吻心锁,长江鄱湖咫尺间,山水相映耐琢磨。《到韶山》:蒙蒙细雨到韶山,天公为我泪沾衫,长髯老翁磕白头,红衣少女敬花篮,爱子不回葬异邦,睡衣有洞七十三,泱泱中华十四亿,皆夸伟人非等闲。《西江月橘子洲》:人间难得奇观,航空母舰再版,水中有洲洲有水,旅游火车不断。伟人气贯长虹,游客摩肩接踵,岳麓山下真仙境,花鸟世界葱茏。
  
  这些诗歌都是我回来以后根据我旅游的印象构思而成,我虽然喜欢旅游,但是,旅途上我一般都是用心看景,用心考虑行程,很难得有心思写诗。关于鸟巢的思考也是旅游回来以后所作。就这样,鸟巢和诗歌就这样奇妙地汇合在一起了。
  
  人生,匆匆的人生,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鸟巢与诗歌。我盼望着,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