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教程 >

一只会爬树的猪

发布时间:2016-08-17类别:技术教程
  月上千风,《奔流》作家班文友,雌性,终于修炼成了一只会爬树的猪。
  在班级自由交流课上,当她说出这句话时,大家忍不住笑了,也让几近哽咽的她瞬间转换了表情:那紧张的又有些不愤的脸色,成了自嘲而有些顽皮的笑。
  因为爱写作,早些时候还不敢说是写作,自己也没认为那么神圣,只是写写心情,搞出来几句心灵鸡汤之类的。又因为属相是猪,身材又胖胖的。一次被老公半开玩笑地讥讽:你要是能成作家了,猪都会爬树了!谁知,她被这么一说,反而激起了她的不服输劲儿:我有一天非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个真正的作家!
  勤勉异常,是月上千风的一大习惯,她说这是个坏毛病。不管什么场合,有情绪了,就在手机上写,不和别人搭话了,自顾自的写,险些被人当做精神不正常。她尤其习惯夜晚,是个夜猫子。夜晚降临,灵感爆棚,随即下笔如流水,美文汩汩而来。
  培训期间,我俩住一个屋子。晚上,当我睡意袭来,她却谈兴正浓。个性活跃的她,爱好广泛,自然才情不凡。书法、绘画均有涉猎,有时还应邀写点书评、画评的稿子,由此珍藏了不少书画精品。夜晚的畅谈,是她给我上的书画知识启蒙课,遗憾的是我太懒,往往在她侃侃而谈五分钟后就进入了梦乡,留下她独自眉飞色舞地说话。
  早晨,起床的时间到了,她却像个孩子似地懒床,须我连续催促。但是,一旦她坐起来了,立刻就进入了打扮模式:别看她大咧咧的,那个化妆的精细劲儿,一般人真比不上。先是洗啊,认真地洗脸、洗头、洗澡;接着是抹,护肤、护脸、护发;再后是画,细细地描眉、描眼、描唇。然后是打上发油打理头发,编成交错的麻花辫子披在肩上。还别说,等这一套复杂的程序做完,果然效果非凡,平淡的五官熠熠生辉,更加漂亮了。那一刻,我由衷地羡慕这个巧手的家伙,足不出门,就把自己打扮得精致。
  听课的时间,她做记录的速度我也是醉了:那不是一般的快啊!刚好她右手腕戴着一个闪瞎人眼睛的金镯子,相当有土豪味儿,随着她写字的速度,在课桌上敲出紧促的“当当”声音,部分地影响了我的听课情绪。不过,为了一个共同的崇高理想,姐忍了!
  她聪明,悟性好,出文极快。大家还在课堂听课的间隙,她就快速地写出来了几首优美的诗歌,拿给我看,因为太过朦胧美,一下子没看懂,我就老老实实地告诉她没看懂。她不在意,还是那么坚持自己的风格:魔幻朦胧着,并陶醉其中。
  她也是商人中的另类。写作和读书是经商之余最大的事。她经营两个公司,整天在外奔波,见惯了“江湖”的风雨,自称“阅人无数”。可不,培训的第二天,她开始对部分学员进行了独特的点评,当然是私下的,只对我讲的,后来的事实证明:准确极了!令人不得不佩服她富有穿透力的眼光。
  每天上午是名家讲课,中间短暂的休息时间,大家会纷纷围住名家签名、合影。月上千风,她总是讨得的签名独特,她自嘲的说是脸皮厚挤着要来的。矛盾文学奖获得者李佩甫老师就被她“逼迫”着写了好多字,引发大家的羡慕。
  课程结束的宴会厅,五十多位学员和老师们欢聚一堂,酒水相敬。吃到兴处,纷纷开始了自发的才艺展示。月上千风,这只聪明的猪,不仅“爬了树”,还特别灵巧地“爬了树”,她先是清唱豫剧里的包公,还跳了异域风情的印度舞,让我大吃一惊,无比佩服。
  人散了,各归其家。月上千风却踏上他乡的路,马上到浙商重地义乌,开启她的商业新程。相信在每个夜晚降临的时候,她仍会是那个对着手机不停码字的女人。
  终有一天,她会爬上心目中的梦想之树。


上一篇:我心中的文学梦

下一篇:为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