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见闻 >

吃在美国

发布时间:2016-08-26类别:旅行见闻
  我是攒足了劲,捧着一口多用锅去看儿子的。走之前,朋友很诧异,人家都是从国外往回背锅,有带锅去的吗?结果是我谁的话也不听,在锅里装满黑木耳,拎着锅上路的。这可不是普通的锅,是从电视里的宜家购物买来的,集炒菜、炖肉、做饭等诸多功能为一体的高科技产品,可以当高压锅用,干净快捷,平日里是我的得力助手。但只要是儿子需要,我是什么都舍得的,何只是锅。
  我的心里是这么盘算的。儿子已经九个月没有吃到妈做的菜了。异国他乡的刻苦奋斗,吃饭已经不算是他的主要议题,而当妈的去看儿子,有了这口锅,那不就等于带去了厨房吗。听说美国牛肉、鸡肉都多,那这口锅可不是会派上大用场?哼,我干啥来了?喂不饱儿子,还能叫妈?
  还真是这口锅带来了安检的麻烦,但最后也过关了,我成功地将锅和木耳带到了儿子的厨房。买来牛肉,立刻开始,想给儿子展示这锅的功能和老妈的手艺。肉洗净切好,中美电源插座转换,把锅的电源插头插入,结果不亮。是锅坏了?不能啊,我都没舍得托运,自己千辛万苦拎来的,除了检查,没磕着没碰着,怎么就有问题呢?后来听人说是电压不同的问题,听说还得需要一个转换器才行,唉!没办法了,等以后再从国内捎吧!好在,留学生们在美国的厨房设施之齐全,真的是颠覆了我的想像,没有我这口锅,丝毫不影响我为儿子做好吃的,于是施展老妈的千般手艺,弥补九个月的水深火热生活的缺失,开做。
  先要釆购。三种超市,99美分店、中国超市、美国人超市,有许多选择,以儿子的爱好为前提,在心中打好莱谱,在每选择一样东西时,脑海中就能浮现这菜做成的样子及儿子大吃的样子。在租住的房子里,我们就如过年一样,让儿子吃到了九个月来朝思暮想的妈妈的菜。想想从前在家,孩子放假回来,我也是,去超市买东西倍大方,特有精神。在家做来吃,也常带孩子到外面吃。有时爸爸不在家,我们母子俩或在家或到家门口不远的火锅店,一盘羊肉两盘清菜,隔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儿子会和妈唠从前、聊今后、也唠学校的趣事,而这些,男孩平日是很少流露的,回想那时光,真的很温馨。
  到了美国,发现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很少有可以吃饭也可以喝酒,丰俭由人的大小饭店。有许多麦当劳,肯德基,汉堡店,那也算是饭店,但仅限于卖汉堡、薯条、可乐等等西餐,那可真是简单的饭店,一个操作的厨师,一个点菜的兼收银员,两个人就把这一个小饭店给搞定了。况且吃饭的饭店就是吃饭的,不许喝酒,因为听说申请卖酒证是不容易的事。所以喝酒你去酒吧,但那又只是喝酒没有菜的地。
  估计儿子平时饿急了的时候,也没少吃汉堡之类的西餐。因为当我对路边上那些精巧的画着汉堡的小店向往时,儿子都会说:难吃死了,以此打消我的猎奇念头。因此,我们就只在家做,在家吃,儿子吃的心满意足,而我却吃的心不在焉,美国的汉堡真的很难吃?
  有一天,我们去菲尼克斯,中午了,想在外面吃点,于是来到它的餐饮服务中心,走了一圈,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选择。儿子选中餐,儿子又帮我们买了汉堡。因为那汉堡是长的面包,往里夹东西做成的。我看了,感觉不会选,也不会说要往里裹什么东西,只有委托儿子看着放。拿出来后,果真是巨无霸,半尺长的面包里面夹满拌了酱的菜和肉,反正乱乱的,看不清个数。就是那个大家伙,奠定了汉堡在我心中的地位。儿子说那叫Subway,中文名字叫赛百味。我真的好喜欢它的味道,根本不是儿子说的那样难吃,我觉得很好吃。但一向不爱把饭菜和在一起吃的人,仅以此填饱了肚子罢了,没吃出我的称心如意来。不过,我也感觉,这西餐也真不像中餐,再好吃,也只像是临时充饥的,不是正餐似的。不知道那美国人家的主妇,每天在家里为她的家人做什么样的饭菜,难不成也是用面包夹了肉菜?还真不清楚。
  在图森那几天,除了在外面吃了这一次外,还特意去儿子大学附近的餐厅尝了一次越南粉,那是师生们常常光顾的特色店,多少有中国的味道和样子,牛肉加的挺实在,大大的一碗,还送疏菜,绿绿的薄荷叶,还有白色的绿豆芽,放到热騰腾的汤里,据说就可以吃。我还不知道緑豆芽不炒就可以吃的,但一想号称美国菜都不会有化肥和添加剂,纯天然,这样一想生吃也无妨吧,就吃了,也没什么,挺清新的味道。
  后来,我们沿西海岸去附近的几个城市旅行,离开了租住的房子。那么还要给儿子做饭的事怎么解决呢?我是这样做的,带上儿子的一个电火锅,我计划,我们走一路,做一路,吃一路,直到妈妈回国,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也真是这样做的,也果真做到了。
  每到一个城市,就直奔中国超市,买上吃吃喝喝的。回到宾馆,一囗大锅,煎炒炖煮,一样丰盛。其间大骨头炖土豆、芸豆,红烧鸡腿土豆,牛肉炖萝卜,都让儿子大呼过瘾。每天早上,牛奶、鸡蛋、面包、花生酱,吃的饱饱的,有时看到宾馆楼下排队买早餐,我们心里很得意呢!真感谢美国的宾馆,电压足够,也没见人来管,我也是心没底,每天都把战场打扫的不留痕迹。
  在圣地亚哥,我们说好吃一次墨西哥餐,因为来到了美墨边境,站在圣地亚哥这边,都能看到对面墨西哥的万家灯火,那么有必要尝一尝墨西哥美食。我们来到一家墨西哥餐厅,和美国的汉堡店差不多,我们照着图片要了它的卷饼,也要了薯条,但上来的薯条却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炸成的片。它的柜台上有各式各样的酱和小咸菜,有小塑料盒,你可以自己拿。我们每样拿点都尝了,有好吃的也有难吃的。单说那卷饼,我要的是鸡肉的,他们要的是牛肉的,但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也分不淸,味道有些怪,我们抺上各种调料才免强将那巨大的卷吃下去,那真是太实了。其实超市里有卖成袋的墨西哥饼皮,很便宜,我按春饼的吃法卷豆芽挺好吃的,可见味不在饼在其中的菜,我们不太适应这墨西哥的味道,那片片就更别提是什么味了。好在在美国吃饭,可是要自己收拾桌子的,我们收拾干净,吃没吃光,或以什么表情品尝的那卷饼和片片,只一个收银员,也没人在意我们三个中国人。其间来过几个墨西哥人或是黑人兄弟,看买卖双方热情招呼,估计都是邻里邻居的。墨西哥餐,尝过了,也就尝过了,不像Subway吃过以后,让我念念不忘,甚至让我有了一个梦想。退休了,在一条街开一个Subway店,我每天自己做自己吃,其它的卖给周围上班的人吃。
  时间真的有限,能为儿子做饭的时光太短暂了。挥手告别的那一刻,望着儿子一个人站在关卡外面,我真的难以自持,我努力克制自己,其实我真想回头拉着儿子:咱回家!美国检查官还一个劲问我:How are you?我一直低着的头只能抬起来,你看我满脸的泪水,像好的样子吗?那美国人马上说0k0k,我出关了!
  回来之后,很怀念那小手指大小的胡萝卜,甜甜的脆,似水果一般,还有一袋袋洗好的绿叶菜,叫不上名字,但淸炒即烂,绿绿的清新。还有那鱼,那猪骨头,那牛排??对了,二斤的龙虾真的有,自助餐店的烤或煮龙虾,只一半吃完,就能把你吃蒙圈,价格真不贵,包括在每位二十多美元的餐位费里。
  但愿吃货的儿子像老妈,要吃还要做,别亏了自己,否则有被老妈揪回来的危险啊!


上一篇:血泪

下一篇:时代的英雄,不朽的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