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见闻 >

春归何处

发布时间:2016-09-03类别:旅行见闻
  四月底的内蒙,正逢"百般红紫斗芳菲"的季节,公园内处处可见五颜六色的花,有红的,白的,紫的,黄的,蓝的。这与四月底的长沙形成鲜明的对比。此时的长沙,公园里绿肥红瘦,许多种花巳凋零。如樱花,桃花,梨花,白玉兰花等。站在开满桃花的树下,我即兴在朋友圈内发了一条配诗风景照片的微信,借用唐代白居易的一首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只不过春归山寺应该改为春归这座美丽的高原城市。
  
  更使人诧异的是,我们在公园里闻到了一种浓烈的花香,与我们在长沙公园里闻到的那种淡雅的花香味完全不同。一位生活在内蒙的老先生告诉我们,那种散发浓郁香味的花是丁香花。原以为丁香花产自江南水乡,因为读过戴望舒的《雨巷》。在戴望舒的笔下,那位有哀怨又彷徨的丁香姑娘,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老先生告诉我们,紫丁香原产华北地区,白丁香产自长江流域以北,毛紫丁香也产自甘肃,陕西以至东北。因为丁香花耐寒,耐旱,耐土壤瘠薄,适应在内蒙古的土壤,气候条件下生长。我们一边游公园,一边听那位热心的老先生指点。除了感动之外,还有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的感慨。
  
  小时候读过不多的古诗词,记住了的没有几首。但那首描绘草原美景的诗歌不曾忘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多美的一首诗,也是多美的一幅画,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或许向往辽阔,或许向往草原的美丽,一生酷爱听草原情歌。每当听到《陪你一起看草原》的歌声时,就会有亲临其境去感受的欲望。我们来到内蒙的第二天,去一百公里外的希拉穆仁草原观光。那如愿以偿的喜悦难以言表。一路上,导游热情地介绍游牧民族的风情,介绍美丽的希拉穆仁草原。我和我的同伴们都生长在高楼林立的长沙,从未来过草原。草原上那悠扬的歌,那远飞的雁,那漫漫长长的路,那一望无际的辽阔,经导游一煽情,我们已抑制不住即将见到那辽阔大地的激动,车上充满了欢声笑语。
  
  到达草原后,我们立马感受到了浓郁的蒙古民族风情。一下汽车,身着蒙古族服饰的姑娘和小伙给我们献上哈达和敬酒。主人把美酒斟在银碗里,客人左手接酒,用右手无名指醮酒向天,向地,以及自己前额点一下,以示敬天,敬地,敬祖宗。客人喝酒前要敬天,敬地,敬祖宗是蒙古族人民的风俗,它所蕴含的传统美德值得我们发扬光大。成吉思汗,蒙古族的祖先,蒙古族的英雄,他那种开拓疆土的豪迈气概让人敬仰。历朝历代那些镇守边关的将士,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在阴山脚下,让人想起唐代诗人王昌龄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城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里,我们的先辈们有许许多多像卫青,李广那样抗击外敌的将士,他们的爱国精神和不畏牺牲的英雄气概难道不值得我们敬仰?!
  
  四月,还不是草原青草茂盛的季节。我们看到的辽阔大地,只有极淡的青青之色,正如韩愈诗中描述的"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早春之景。因为禁牧,我们走过的草地,没有看到成群的牛羊。颇有一点遗憾。这点遗憾却在我们骑马观光中淡忘了。
  
  我们一行组成的马队,在牧马人的陪护下,开始走马观景。我们走过草原保护区,走过沼泽地,走过希拉穆仁河。第一次骑马,大家既兴奋,又紧张。路途中,马一会儿缓行,一会儿奔跑。回头看看同伴们,全然没有牧马人那种潇洒自如的神情。出发不久,有人提出返回出发地。由于我的坚持,马队才避免半途而返。来到草原,一定要骑马。特别是男儿,我喜欢跃马扬鞭那种飒爽英姿和豪迈。我崇拜马背上的民族英雄成吉思汗,他跃马挥刀统一了蒙古草原,开拓疆土,征服地域西达黑海海滨。我也喜爱描绘草原风光以及牧民生活的诗歌,"极目青天日渐高,玉龙盘曲自妖娆。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霄。"骑马看草原,虽然领略了草原的辽阔。我还想在春天里骑马放牧,去体验马背民族不一样的生活。那一定非常地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