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见闻 >

大洋彼岸的理想王国

发布时间:2016-09-05类别:旅行见闻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陶渊明的梦想或境界,但却也是报国无门而无奈的遁世之举,陶渊明如果生在美国,也许他能实现他的人生理想与抱负。
  关于此文,首先要声明一点,美国不是天堂,它也有霸道、自负、不讲理,黑社会、杀人越货等阴暗面,甚至初创时,也靠掠夺、殖民,也曾有过内战,即使是现在,也还在海外有大量驻军,甚至是挑起区域事端的“罪魁祸首”,但美国也不是地狱,它有它丑恶的一面,但亦有可爱、优秀的一面,辩证地看待美国的过去与现在,我们可以更好地看清自己,从而迎合潮流,运筹未来。
  美国有着健康的政治生态。小政府,大社会,是美国的一大特征,这也让美国很和谐。在美国是没有人上访的,因为它是法治国家,一切靠法律就有结果,同时,美国公民有集会的权利,这也许是民众情绪与诉求表达的宣泄口或问题解决的基础。美国政府在社会治理层面非常成功,政府是社会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它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自上而下的推动,就象美国的开国者们,他们是有前瞻性的超级精英,制定了迄今为止的最适合人类的政治体制;另一种,是老百姓有包括生命、财产等在内的真正人权以及选举及被选举权等政治权利,他们通过诉讼、言论、媒体关注等途径,推动国家立法,让国家变得越来越规范,社会变得越来越美好。
  在美国,包括市政厅在内的政府部门,看起来有些“懒政”,它们跟老百姓一样过着双休生活,在我们去看旧金山市政厅时,由于是双休日,大门紧闭,连个保安都没有,更不用说有人值班了。这难道不是老子所说的“治大国若烹小鲜”的“无为而治”吗?规则制定好,各行其职,不专权,不越权,秩序自然会好。
  良好的人文生态,是美国人精神内涵成功塑造的外在表现,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国民素养。导游曾在车上问大家,“我们对于美国人最大的印象是什么?”大家说的最多的,就是美国人发自内心,一种很真诚、很热情的微笑。曾有一天傍晚,我们几个人出去散步,一位美国女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对我们说着流利的英语,经同学翻译,才知道,是想帮我们拍合影,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她刚才看到我们在拍照,就主动过来搭讪,当她知道我们是中国人时,还比划起少林武术,并跟着我们学汉语,期间,她还很热情地跟我们拥抱,她夸张的姿态或动作,让我们这些男士们都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我们不说再见,我想,她还会跟我们继续交流的。
  在美国,车让行人成了定规,你甚至很感动他们的耐心,到哪里都排队,也成了他们的习惯,甚至当我们这样的“老外”,有一天回酒店时迷了路,找到一个女士询问时,她甚至拿起电话,帮我们打听。在公路上,车辆都是有序行驶,在已经过去的时间里,我从没有看到一辆车违规或占用紧急车道。无论是在商场,还是在酒店、饭店等消费,都没有人监督你,随意来去,这种基于对人的信任,让人感觉很舒服。
  其实,美国也有“美国梦”,美国梦是什么?是一种相信只要经过努力不懈的奋斗便能达到想要目标的理想,无论你从事什么职业,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勤奋、勇气、创意和决心达到人生的事业巅峰,而非依赖于特定的社会阶级和他人的帮助。相信很多国家的移民,其最初的动机,也许都是抱着这样的人生理想而前往的。在美国,我曾在不同的场合,比如,公路旁,一个衣着光鲜的先生,站在路旁,举着一个牌子“我需要现金”,而在巴布亚公园,我还看到一位年轻女士,带着几个旅行包,像似一个流浪者,在躺椅上休息看书,那种旁若无人和与世无争,让人叹服。
  美国,还有着澄净透明的自然生态。也许跟发展阶段、国民意识以及相关法律完善有关,在这里,蓝天白云成了一种常态。在美国西海岸,我就发现,美国是一个恬静的国度,就如陶渊明诗里写的:“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由于地广人稀,城乡一体,到处可以看到森林、绿荫、草坪,不象国内城乡分化明显,城是城,村是村,虽然西海岸缺水,但你仍然能看到分布其中的天然及人工湖泊,他们就象分布在大自然中的一块块碧玉,恬适、安宁。在美国,高楼是不多见的,更多的是一栋栋小别墅,即使经济条件差一些的,也可以买木制的房子(类似于国内的经济适用房),但也很有特色和风格,而象洛杉矶,由于地处地震带,更多的都是木质结构的房子,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于生活的构想与热爱,他们的房子,往往离公路或马路很近,木梯、或红或白欧式建筑,屋前屋后花草点缀,打开门就与自然融为一体。从圣地亚哥到洛杉矶的路上,我还看到有些房子,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浩瀚的太平洋。这里的房子,没有防盗门窗,它们与大自然零距离接近,并有机地融为一体。我想到,美国人之所以平均寿命能达到78岁,也许跟它们的环境保护有莫大的关系,不仅要吃到健康的食品,还要能呼吸上新鲜的空气。
  虽然美国,依然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或缺陷,但我认为,作为人类来讲,美国应该是最符合人性的一种国家治理模式,因为无论是在精神层面,还是物质层面,他们都达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我想,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如此自信,如此有来自国民的强大力量,这种力量,也许会支撑美国模式,走的更远、更久。
  
  2016年5月6日美国洛杉矶 Ontario Airport Hotel


上一篇:春归何处

下一篇:重访磁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