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闲情恶搞 >

聚会

发布时间:2016-09-08类别:闲情恶搞
  所谓聚会,要么有你想见的人,要么想让别人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题记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雨断断续续的,停不下来,打在身上,带着刺骨的冰凉。天灰蒙蒙的,像是压低帽檐下的看不清的脸。
  黑色的墓碑上刻着两三行字,最上方镶着一张照片,黑白的。照片里人浅浅的笑在黑与白里显得那么无力和遥远。碑前摆着的花也蔫着,花瓣和叶子湿漉漉地黏在一起。雨水啪啪地打在墓碑上,水珠汇集,从上留下,洗刷着这个人的过去,洗刷着生命的痕迹。
  墓前,一群身穿黑衣服的人站着,看着这墓。静静地,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知道说什么。有呜呜的哭声,有低声啜泣的声音,还有,流泪的声音。
  这群人都是这墓里人的同学。他们已经年老,有的弓着背,有的拄着拐杖,有的坐着轮椅。有一个人呜咽着说:“前几天我们还在为去哪儿而吵架,现在我不该和他争的。”另一个接着说:“本来约好下个星期去公园遛鸟的。”
  毕业,四十年,没有人想到竟会是此番场景。
  这平缓的小坡上,一个挨着一个的,一级接着一级的,都是一摸一样的黑色的墓碑。
  借问酒家何处有
  夜晚,街道两边的路灯硬着旁边的广告牌闪闪发亮。川流不息的车带着它们川流不息的近光灯一个挤着一个。路旁的餐厅、饭店闪烁着霓虹灯,宣告着黑夜的主权。灯火辉煌,这是一个不需要月光来照明的时代。
  餐厅的大包间里,一群中年人坐在一起。对于现在,他们有的还在追逐,有的已在放手。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态。有人高声炫耀着自己的事业财富,有人默默地看着一张又一张熟悉的脸。有的人举杯敬酒,有的人转身拭泪。有的提起当年岁月轻狂,有人回忆当时的天真烂漫。原来一直暗自较劲的,现在还在比,比事业,比地位,比家庭。原来一直互相牵挂的,现在终于见了面,坐在一起。没说话,看看彼此,不要轰轰烈烈的重逢相聚,只愿再来一场原来的平平淡淡。有人在努力回想这场聚会遗失了谁,有人着急离开赴下一场约。
  毕业,二十年,在或不在。
  牧童遥指杏花村
  六月,夏天,天气热得让人有些烦躁和不安,太阳晒得让人无处可逃。
  一大群年轻人,围坐在大圆桌前,吹着空调,放肆享受着青春。转眼间就要奔向各地。这一次,一定要玩得痛快。一瓶又一瓶见底的酒,一张又一张带着笑脸搞怪的照片,一个又一个毕业礼物,一首又一首唱不完的歌。最后,只剩下一张又一张目的地不同的车票。高谈阔论的声音,打打闹闹的声音,哈哈大笑的声音,都是,同学一场的声音。
  有些暗恋还没有结局,有些明恋已成定局。曾经说出口的没说出口的话,都要放在心里。曾经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幸福,都要握在手里。
  以后的路,同一片蓝天,同一个时间。
  这群叫做同学的人,毕业了。


上一篇:永恒的瞬间

下一篇:过渡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