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网摘日志 >

哑巴钓友

发布时间:2016-09-12类别:网摘日志
  最近心情一直压抑。午饭后,习惯性的“饭后温”。一觉醒来头昏脑胀,心情也忽然地郁闷起来,满心厌倦,厌倦什么呢?自己也不知道。总之,身心疲惫,啥事也不想干。好歹下午单位的事,已与己无关,可以小自由。与其闲着抑郁,还不如去垂钓,或可松弛一下身心。
  
  来到垂钓的老地方,遥见有人占了我常钓的位置,便觉得十二分的不畅快!无奈,只好来到较为东边一点的钓点,原本也是一个经常垂钓的地方。不过,凭以往的经验这里鱼头小而稀少。虽不太情愿,也是没办法,权当碰碰运气了。再说啦,垂钓原本就是“痴猫守窟,瞎猫撞个死老鼠”的勾当!
  抱着侥幸心里投饵做窝。刚做完一个,就有哑巴钓友从西边走过来,乌里哇啦指指画画……我捉摸,是我占了他的位置了。垂钓也是有潜规则的,讲究的是先来后到。忽然觉得自己很尴尬,但也很生气。凭什么一个人占几百米的河面?不予理睬,继续做窝!钓友急了,急忙比比划划,口里哇里哇啦……
  忽然不耐烦起来,侧转脸正要发作。发觉钓友的意思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么回事。从他的比划中,我终于明白,钓友这是在告诫我:“这里无鱼可钓!”
  钓友,当胸伸出右手的一个小拇指,接着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掐着右手小拇指的第二个关节,口中还咝咝做声意思是说:“这里鱼很小,就只有小拇指的两个关节那么长。”口中依然呜哩哇啦,接着又弯腰四处寻找,找到了一条干瘪的罗汉鱼。就是说:“这里就只有小罗汉鱼。”对着我抖动着“OK”状的右手,意思说:“在这里,他只钓了三条小罗汉!”接着手指向西,转身对我比划。意思说:“西边的鱼大,他已经钓了八条了。”指着我做的窝点,连连摆动右手,是叫我不要在这里钓了。左手西指,是邀请我到他那里去。我摆摆手,告诉他不必了。指向西:钓自己的鱼去吧!老实说,我真是有点厌烦他了。
  但他依旧站在我的左边,对着河面指手画脚:要我在他手指的方位做窝。比比划划,意思说,我所做的正前方和右手的两个窝,水很浅,只有膝盖深,是没有鱼的;他所指引的左方更远一点的地方,水有腰深,或可以。我真想骂他:请闭起你这张“乌鸦嘴!”事实上,即使我骂他,他也是听不到的。我没有骂他,也绝不会骂他。因为,我们原本就已经是很好的钓友了。时常碰面,他钓得少时,将鱼并给我;我钓得少时,再并给他。
  看到老友这般的热情与真诚,我还是按照他的意思做了第三个窝。老友这才离去。
  鱼窝做好了,就想到这第三个鱼窝,一定是他先前所做的窝了。今天,我可是严重违反垂钓潜则了。还误会了老友的好意,实在惭愧!
  想到潜规则,就想到当今社会的争名夺利,尔虞我诈。世上能有多少,如我这位哑巴钓友般真诚、善良的人啊?
  
  鱼儿开始上钩,游戏正式开始,一切的烦恼和不愉快,烟消云散。
  不知不觉,天色将晚。钓友再一次走过来,再一次对我,叽叽哇哇,比比划划。告诉我,他今天的战果不错。并邀请我去欣赏他的收获。我不再拒绝,尾随钓友来到他的钓点。看他早已收起的网兜,果然如钓友所说,清一色鲫鱼,大大小小十六条,三条较大每条二两有余,其余一般大,足足二斤有余。我对他扬起大拇指以示赞赏。钓友孩子般的微笑起来,那笑容、那憨态,宛如鲜活的弥勒佛!
  他指指西方,告诉我他要回家了。又指指他垂钓过的水面,仍有鱼儿吐出的串串泡儿浮动;又指指我的钓点叽叽呜呜,意思让我到他的钓点垂钓。我一笑一摇头,以示否定。于是,又用手势问我,钓了多少?我两番右手,他一定明白了我钓了多少。熟料老友握紧右拳,从空中猛地屈臂下拉,做了个标准当代青年的鼓励手势。我懂得他的声音:“耶!加油!”
  看,我这老友是多么的天真烂漫,纯洁无邪!
  
  一直不知老友聋哑的由来。或自小有之,或后天所致。无论如何,这实在是一种不幸!不过,从老友的天真单纯,以及真诚与善良来看,他依然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