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十年之约

发布时间:2016-09-12类别:情感美文
  可以不用文字来记住么?记忆在时光蹉跎里总会渐渐模糊变形,文字记录可否永恒?不!没什么东西可以永恒,总会化为无形。文字也会欺骗,掩盖真实,有意无意地修饰平庸和丑陋。不是么?
  可是默默了许久,感觉那种漠然的感觉在放大,我害怕自己的麻木。只能求助于文字,保留一点记忆吧。因为有些时候,更痛苦的,是无话可说。
  04年回过母校,暖暖的记忆和时光错位的错觉充溢心间。十年后,我再次踏上回归的旅程。
  十年来。在异乡的土地上,在漆黑的夜晚,总是在梦中回到校园,睁开眼睛,总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而已,反复出现,徒增伤感。所以这一日,用偏执的勇气和傻傻的执着我终于回到这里。2小时的车程有多远呢?但是要回来为什么这样艰难?也许是因为这个川北之城,是我过去的世界,过去了太远,与现在的生活各不相干了罢。
  出了车站,周围的一切还是老样子,小广场的飞天塑像,不远的顺达大厦,除了拥挤的人群陌生的脸,似乎都未改变。远处的舞凤山还青翠如初,山顶的庙堂还是在微雾中默默驻立,那里有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的美好记忆,足以让我凝望。
  但是这天不是阳光明媚的,春日的傍晚天色阴暗,倒是有阴郁冬日的光景。我走在通向学校的街道上,尘土飞扬,车流熙攘,道路变得狭小。终于看见了莲池路的路牌,还有体育馆与外隔离的铁栅栏,黑色油漆复古的花纹,应该是新修的,隐隐能看见学校里面的塑胶操场。沿街小店林立,人来人往,告诉我每个人都过着热闹的日子。然后就是后门的小天桥,通向家属院。以前常常从那进出,还在那看见一条好小好可爱的小狗,矮矮的阶梯对它都是绝壁,在那对着主人求助。再走几步,学校大门便在眼前,造型依旧却破旧许多,记忆中温暖的名字已经改成西华师大,让我感觉我真是故人了。校门口本不宽,又加了一座过街天桥,更显局促,桥对面的有益书屋还在,招牌颜色清晰,应该是新换过。不过相信卖书的人,看书的人不知道换过多少了。
  走进大门,一切便在时光里停滞了。图书馆,计算机楼,行政楼,镜湖,长廊,静静地在眼前,真实贴切。路两边的行道树,还是在雨后落下碎叶,洒下淡淡的树影。它们都没有改变,如一张明信片里凝固的景色。然后便看见了中文系旧楼,木楼梯走起来碰碰作响,记得过去在这里和老师闲聊,在这里参加普通话考试,每次都在门洞那看张贴的考试成绩,那年使馆被炸,就是在这里同学们热血沸腾地集聚着游行的队伍。现在它有了新的名字:继续教育楼,这个时候,没有人在,只有它静悄悄地看着我。
  主教学楼变化不大,“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铜制标语还铭刻在那。进了大门两侧是小小的教师休息室,摆设淳朴,和过去一样,看见几个老师在里面聊天,都不认识。学术厅在上课,满满的人,座椅换成了沙发型的。我们以前没这个待遇,本还想着我悄悄溜进去听会,真看见那么多人倒没有这个勇气了。二楼外的平台空空如也,以前有很多植物,教室和楼道却变化很大,遍布斑驳的陈迹。在教室看了看,座椅更加陈旧,上面的课桌文化倒是更加丰富。最喜欢418教室,那是我们班的固定教室,我在门外听见里面正在上课,好像是电教课,进不去了。这间教室外的阳台是我的最爱,可以一览下面花园的景色,过去下课了就在这吹风,现在站在过去的位置上,感觉确是茫茫然的陌生感。遥远就淡漠,不是我能改变和控制的。
  不过,大楼前的花园却用它的独有方式欢迎我这个远客,树木葱郁茂盛,感觉以前没有这么多,不知是哪位植树人带来了新客,这个时节,它们正展现它们最美好的容颜,艳丽妩媚的花朵缀满枝头。这个时刻。没有几个赏花人,它们静静开放。热闹而寂寞。一样寂寞的还有个我,看着秀美娇嫩的花儿,闻着淡淡芬芳,我的心得到了许久未有的快乐和宁静。:“我回来了."我低语,仿佛是和多年未见的好友重逢,只是站在花树下的,不再是那个背着书包,梳着辫子数着繁花满眼兴奋的女孩,而是个忧郁的中年妇人。这些新生的花朵若是记得前世,应该认识我吧?记不记得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又在这里了。过去的一瞬会在这里重叠。虽然,只是一瞬而已。
  然后,慢慢地走上过去最喜欢的坡面小路。十多年前,上完晚自习,我就走在这条小路上,两边是树,路灯昏黄把树影变成亮亮的摇曳的风景,灯光散开,像一把大伞,我在树伞下穿行,惬意而温暖。如今,路灯换了,低矮许多,估计到了夜晚再没有那样的风景。两侧的小操场过去到了晚饭时分,打球的男生们挥洒着汗水和快乐,现在空空如也,貌似也成了小小的停车场。路尽头的快活林依然在那,树形的桌凳还是没变,只是坐客寥寥。树估计也砍过,我仰起头。以前最想画下来的密密的树影如今也稀稀落落。
  再前行,就是女生宿舍北苑了。我加快脚步,来到小路口,看见159了,十年前的那天,也是这个位置,只是楼更陈旧了,我们是它第一代的主人。159的门看起来好小,用一把铁锁锁住。十多年前,我们在这里嬉戏打闹,进进出出,如今,它就在离我几米远的地方陌生地和我划开距离。宿舍门口一排小店,倒是有个面孔进入我的记忆,以前的一个店老板,高高个子,国字脸,先开了个小卖部,又开了个报刊亭,后来又租赁教师公寓开了个小影楼,他那瘦小的妻子守着小卖部,他就整天笑嘻嘻的拿着照相机给女生们照艺术照。我的照片都还在,只是他已经苍老许多,眉眼间少了过去的精气神,尽是疲惫。老的岂止是他?还有我。十年,人生会有多少变故?他还在这,也算坚守。
  一一走过去,食堂,澡堂,电影院,小操场,都已经陌生了,只是会有刹那的记忆片断忽然蹦出来。
  然后我离开这里,装下了所有,我向它们挥挥手,也许不用再见了
  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成了过客,只能在这里,看别人的欢喜生活?和十年前不同,没有了那么多的暖暖,只有浓浓的忧伤和深深的陌生感。距离好远好远,宛若初见。多么寂寞的远行!
  人生似乎很漫长,放下了,才能前行。让那个爱做梦的人,从此只有平静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