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苦难的母亲

发布时间:2016-09-12类别:情感美文
  这世上,有许许多多崇高而又伟大的感情。这份情,像天空一样辽阔,像海洋一样博大,像云朵一样柔软,像春风一样和煦。在我们每个人短暂而漫长的一生中,这份情如一汪湖水,或是远方的一轮明月,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身在何处,都有一份来自遥远的故乡的牵挂,伴随着远方的游子,轻轻抚触着我们孤寂的灵魂。而这世上,最至高无尚、最伟大博爱的感情,往往来自那个曾孕过我们,给予过我们生命的母亲。
  在川北某个二线城市街道的转角处,阿静已同她的丈夫在那里做生意十多年。七年前,阿静的母亲因罹患肺癌离开人世。此后,刚刚三十来岁的阿静,在这世上再也没有了父亲母亲。在她失去母亲的那些伤痛的岁月中,每一个思念母亲的夜里,阿静都会碾转难眠,痛哭流涕。于是,在阿静那颗思念母亲的心中,总是无比羡慕着那些爸爸妈妈,尚健在人世的儿女们。然而,自阿静的父亲母亲双双离世以后,阿静总是喜欢用双眼从店铺门前经过的人流中,去追寻一些老人们的身影,因每次看到他们,就如看到自己的父亲母亲,阿静的心里,便会有一丝慰藉的感觉。
  那是一个寻常的春日,阿静在自家的店铺中忙碌着,她家店铺门前那条人头攒动的人行通道上,依然人流如织。大概快到中午十二点了吧,累了一整个上午的阿静,刚刚准备坐下来歇息一会儿,就在这时,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妈妈,出现在阿静的眼前。在阿静温暖目光地注视下,只见那位老妈妈疲惫地盯着她店内的一张椅子,用非常柔弱的声音对她说道:“闺女,我可以在这里借坐一会儿吗?”听见老妈妈如此询问,阿静赶紧站起身来,并连连地对老人说道:“老妈妈,看您是累了,别客气,您尽管坐吧!”
  当那位老妈妈坐下以后,阿静开始端详起那位老妈妈的面容来。只见那位与自己母亲差不多年岁,头发花白,身材有些矮小的老妈妈,穿着非常简朴,从她精致的五官上来看,阿静断定,老妈妈年轻时定是一个美人坯子。许是怕冷落了那位老妈妈吧,当老妈妈在她的店铺中坐下来以后,阿静手捧茶杯,抽了一张凳子,也紧挨着老人坐了下来,与老人拉起了家常。
  在阿静与老人地闲聊中,她见那位嘴唇干裂的老妈妈,几次用眼角的余光,望着阿静手中的那只水杯。想必老妈妈是口渴了,于是,热情的阿静再次站起身来,在店中的饮水机中,为老人倒上了一杯温开水。双手把它捧到那位面目慈祥的老妈妈手中,老妈妈接过水杯,也没客气,只见她很快便把一杯水喝了个精光,并非常和蔼地连连对阿静道谢。
  也许是见阿静待人很和善吧,接下来,那位慈祥的老妈妈,同阿静进一步的聊了起来。在老人一直面含笑意的讲述中,阿静得知,那位老妈妈今年已经七十九岁高龄。由于命运多舛,老妈妈很早就失去了丈夫,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身在川北农村的老妈妈,不得不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地把四个儿女抚养长大。
  在那些艰辛漫长的岁月中,这位苦难的老妈妈,不仅供他的每一个孩子上学读书,还为他们都成了家。直到后来,老妈妈的儿女们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并且都在川北那个二线城市买了大平米的公寓。当儿女们的家庭、生活、工作都稳定了,老妈妈才从儿女们的生活中退了出来,一个人在远离市区的地方,租了一间房屋住下来。今天,老妈妈从阿静的店铺前经过,是因为老妈妈想孙子了,于是,便一大清早起床,步行几公里路,到城里儿子儿媳的家去看孙子。老妈妈告诉阿静,至春节一家人团聚过后,老妈妈就再没见过她的孙子了。
  在老妈妈地讲述中,她的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从老妈妈安祥的举止;以及那份从内心流露出的笑容上看,阿静猜想,这位老妈妈的日子,一定过得非常舒心顺意,而且,她的四个儿女,对老妈妈也一定非常孝顺。
  于是,暗自替老妈妈高兴的阿静,愉快地说道:“老妈妈您真是一个有福之人,虽然年轻的时候,您为孩子们受了那么多的苦,可现在也算苦尽甘来。现在,您的几个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想必孩子们对您也都很孝顺吧?”阿静话音刚落,那位老妈妈慈祥地笑着对阿静说道:“是啊,孩子们都非常懂事孝顺,对我也非常好。我之前一直住在农村,你看孩子们现在都长大了,又都在城里买了房子,现在,他们每年都给我生活费呢。只是我现在老了,我一个老婆子家,怕影响到孩子们的生活,于是,在城郊结合部租了一间房屋,一个人住。”
  等老妈妈讲完这段话,阿静又问道:“老人家,您家儿女家庭条件都很好,您又一个人住,他们没给您请保姆吗?想必他们给您的赡养费也不少吧?”这时,只见那位老妈妈依然温暖地笑着对阿静说:“给啊,他们都给我生活费呢,我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他们每人每年给我五百块钱呢。”
  老妈妈此话一出,阿静说道:“嗯,不错!不错!那老妈妈您一个月有两千块钱的生活费,日子差不多也过得去了。”见阿静把儿女们一年给她五百块钱,听成了一个月给她五百块钱,老妈妈接下来又微笑着向阿静解释到:“闺女,不是一个人一个月给我五百块钱,是我四个儿女,每年春节前,他们一人给我五百块钱做生活费。”
  听完老妈妈的话,阿静一下子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半晌,她才说道:“您说什么老妈妈?您的孩子们,一个人一年才给您五百块钱,那一年不才两千块钱。这时,阿静的情绪已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她嗓音提高了一些说道:“老妈妈,您的儿女们一年只给您两千块钱,这两千块,对于一个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老人来说,能做什么?还有,他们平时都给你零花钱吗?再说,您的儿女们都有房有工作,您为什么不让她们给您多拿点,您要生病了,可该怎么办?”
  在阿静一连串地询问中,老妈妈脸上依然慈祥地笑着回答:“闺女,孩子们也不容易啊!零花钱就不用了。再说我一个老婆子家,也一个人住,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儿女们给我的两千块钱,我够用了。每年我会用那两千块钱中的一部分,买上五斤菜籽油,一瓶香油。平时我不吃炒菜,也不买肉,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好了,所以,我也从来没问孩子们多要过一分钱。”
  那天中午,阿静是含着眼泪把那位老妈妈送走的。回到家中的那个夜晚,阿静内心无法平静,那个晚上她失眠了。在这个春日的夜晚,老妈妈脸上,自始至终流露出来的慈祥温暖的笑容,以及她讲述的每一句话,就如同一把锋利的钢刀,直剌入阿静的胸膛。同时在她的心中,也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寒意与悲凉。
  阿静无法理解与相信,一位年近八十岁高龄;育有四个儿女的老母亲,如今到了那样的年龄,因儿女都有好的工作与收入,既不能吃低保,也没有任何收入,却仅能仰仗她孩子们给她的那区区两千块钱,艰难地维持一年的生计。于是,这位苦难的母亲,一年四季不仅不知道肉的滋味,更不能吃到几顿温热的炒菜,偶尔,仅是用那五斤菜籽油及一瓶香油,为自己拌一碟冷菜下饭,甚至在外就算口渴了,却连一瓶矿泉水也不能买来喝。
  对此,我们也不妨替这位老妈妈算算这笔帐。每年,老妈妈儿女们给她的两千块钱,我们用它除以一年中的十二个月,得出的数字是166.6元钱。当老妈妈拿着这166.6元钱时,一部分,她要用来付房租,一部分,还要用来买米、买面、付燃气水电。当把这些钱除尽以后,真是无法想像,老妈妈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维持生活。而且,在这一年十二个月中,老妈妈且不能有个生病住院,或头疼脑热的事发生。
  当仔细替老妈妈算过这笔账后,阿静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在阿静的心中,她虽不知道那位孤苦的老人,年轻的时候是如何把她四个儿女拉扯大的,但从自己母亲一生的经历上来看,那位老妈妈这一生,一定吃了不少苦,受过不少罪,才能把她的四个儿女抚养长大。
  那位一身贫穷五官精致的老妈妈,如果她是一位自私一点的母亲。在她年轻时,她有很多种生活方式可以选择。她不仅可以选择再嫁的权力,同时也可以选择,不供儿女们全部读书接受教育。可那位贫穷善良的母亲,为了她的四个儿女殚精竭虑,仅是选择咬紧牙关,用自己并不高大的身躯,以及那副柔弱的肩膀,为她的四个儿女们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空,让曾经那些幼小的生命,沐浴在阳光中。
  而今,那位苦难的母亲老了,却得不到儿女们合理的反哺。作为局外人,阿静虽然为老人痛心流泪,却无力指责老人的四个儿女什么,但她仅是无法相信和理解。对于四个都可以在一座二线城市,买大平米公寓居住的儿女们来言,她不相信对于他们那位近八十岁的老母亲,每个家庭真困难到每年只能支付老妈妈五百块钱赡养费的地步。这时,不禁令人想起了很多年前流传的一篇撕裂人心的文字:“儿啊,娘想做你家的一条狗。”
  也许对于许多道德沦丧,心智被蒙蔽的儿女来言,那个年迈后,再也不能为他们付出的老母亲,真不如家中的一条老狗。但作为有着五千的文化传承、更被视为孝悌忠信之邦的中华民族。为何这样的事情却会屡屡发生。在我们尚处幼年之时,就已经从书本中学习到,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依然,我们依然无法抵御某些良知泯灭的儿女们,陷入道德的沦丧之中。
  在我们生命的长河中,我们每一个人家中的长者,以及我们的父亲母亲,就是现世的菩萨与现世的佛。然而,从这一则又一则的故事中,却令我们读出一种令人扼腕的悲凉来。虽然至始至终,那位老妈妈对生活,对命运,以及对待他的四个儿女都报以温暖慈悲的笑容,可我想知道,那位老妈妈现世的儿女,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他们的内心能安稳得起来吗?这世上,当我们呱呱坠地的那一天开始,我们的父亲母亲对我们,恩比天高,爱比海深。虽然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很漫长,可我们亦是知道的,我们的父亲母亲某一天也会如朝霞夕露般日落星沉,且不一定能陪伴我们到最后。
  可这世上总有许多的“子欲养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无奈与痛苦。有一天,当我们蓦然回首,这世上最爱我们的那两个人,可能已经老去或远行。那么,到了那一天,我们又该如何面对他们冰冷的墓碑,又该如何面对他们远去的,孤独而又悲戚的灵魂?我们又该以怎么样的一种面目,去面对我们的后代子孙!


上一篇:你好吗?

下一篇:爱情分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