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闲情恶搞 >

过渡期的人

发布时间:2016-09-13类别:闲情恶搞
  最近一个好友当兵回来了,离别将近两年,中间联系也从不间断,算是陪伴着渡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于我艰难在学习压力最大的时候,脾气各种暴躁,永远只会在心情极其压抑时找他,每次他都是在的,安慰着鼓励着,谈着我最喜欢的兵哥哥,给我讲笑话,给我描绘我最向往却不可及的军旅生活,每次电话都是一个多小时以上,多是彼此的老交情在那,纵使咫尺天涯,也能互相宽慰。于他而言,由一个自在的学生转为纪律严明的军人,本就是比较不受拘束的男孩,到了军队也诸多不顺,他会经常联系我们这群老友,和我们生活相去甚远的他会感到冷落。有时候打电话给我说些社会现实之类的破坏我美好憧憬的,我都是极其不悦的,沉浸于高考的我完全不会在意那些他口中所谓的现实,那时候的我算是真性情的,看谁不顺眼了从来不怕得罪谁,当面指出当面解决,谁的面子也不给。如今才发现不到了他那个阶段,纵然是再交心也无法体会那种心酸。
  一个尴尬的过渡期,由孩子转变为成为大人,徘徊于幼稚与成熟之间的煎熬。我想正是我现在经历的阶段。这次他回来,纵使两个人还像以前一样有说有笑,不留余地的互黑,恐怕大家心里都清楚,两年变的不止是外表,心智都是有所成熟的。这种变化不止于我们两人,聚会上,大多同学都这样,大家见面倒不会像读书年代那样泾渭分明了,不因为太久没见生疏,而是更加亲切的寒暄,有人在饭桌上发出感叹,同学之间无论隔多久多远都是有一种纯粹的感情的。很多人变化很大,一些从小一起长大的帮忙着张罗,十足是一个大人的姿态,暗暗吃惊之余才发现原来我们都到了一个该像大人转变的年纪了。看到多数人的变化才知道我还幼稚得很,所谓的成熟不过是佯装的,丝毫禁不起考验。我以为我不计较生活的一些琐事就是成熟了,却还会因为别人的计较一些幼稚的举动而动气懊恼,殊不知因为别人的不成熟而动怒也是一种幼稚。
  聚会上心性变化最小的就是鼎胖子了,依旧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说话不分场合。在我看来他是一个思维比较独特的人,能有自己的思维惯性,有自己的专注点,倒也真性情。他找我私聊时,和我说得最多的是好多人也这样说过他幼稚,但他不愿意低头,虽然一直傻白甜,知道得越多越痛苦,而这些,不会停止,像雪球只会越滚越大。他也会因为有时候自己的思想行为不能被人理解而彷徨无措,问我:真的要成熟起来吗?又是一个处在过渡期的人,我只能和他说:快点长大吧宝宝,自己开心就好,把自己培养得足够优秀,少忧伤非主流。他问我殊不知我也处在这样的尴尬状态,此话空泛却也是我的肺腑之言。越是成长了却愈加孤独,哪怕周围在多人感觉还是自己一个人的空虚感侵入骨髓,冷得心寒。
  这些症状我把它们统称为成熟焦虑症,有些问题艰难确实不能独自承受,这时候书、好友都可以成为良药。我有一个好友是比较懂事知性的,每次遇到心事和她交谈一番总是收获颇多的。向成熟和不成熟的朋友寻求建议结果是相差甚远的,因为一个人的思想会受到心智影响。有很多关于青春迷茫一类的书籍,我也阅读过不少,看多了也就觉得索然无味,内容雷同。其实道理就那么几个,真正懂得的却少之又少。谁都有过这么一段青涩幼稚的时光——看着网上忧伤非主流的段子就得那就是另外一个自己。其实只要脚踏实地的,不强求,不自甘堕落,便足矣!


上一篇:聚会

下一篇:黄山三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