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见闻 >

西行散记夏都纪行

发布时间:2016-09-13类别:旅行见闻
  我只是这座城市的过客,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但是每次都有新的发现。到达西宁时,也不知道是昏昏沉沉地睡了几个小时,只听得火车上传来那断断续续的到站提示:西宁站到了,请全体乘客下车,去往广州方向的乘客请到对面站台换乘。这列从拉萨开往广州的火车,在经历了一昼夜的高原之行后,负荷已经达到了极限,不得不在西宁换一辆列车。而我不再前行,脚步停留在了这座青藏高原边缘的城市。
  和嘉峪关大哥做了简单的告别,我坐上了前往市区的公交车。西宁不是什么旅游城市,很多人只是把西宁作为前往青海湖、茶卡盐湖的中转站。虽说还只是九月份,西宁的寒气还是使我打了不少寒颤,顶着紫外线过量的阳光,在稀稀落落的人群中穿梭。偶然看到了一面硕大的镜子,发现自己的脸白得毫无血色,才意识到涂的BB和防晒霜还没有洗掉,算了就这样吧,我可不想永久性地把皮肤晒黑。
  
  西宁城不大,归属中原也是元代以后的事情,忽然想起王之涣的《凉州词》,一片孤城万仞山,好一片孤城啊,西宁往西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城市了,东边的海东市也是很小的城市。在这片广袤的高原上,西宁是不是很孤独呢?想想整个青海省的常住人口还不及苏州市常住人口的一半,这样的地广人稀,总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把行李归置好了之后,就先去了东关清真大寺,正好碰到了回教徒们在做弥撒,放眼望去,熙熙攘攘的回族民众,在伊斯兰教独有的祷告声中,时而起立,时而跪下,这是要把他们衷心的信仰传送给天堂的真主吧。我虽然不信教,但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人还是需要信仰的,宗教虽说是统治人思想的一种工具,但也是凝聚人心的力量。不远处,深绿色的琉璃瓦反射出刺眼的阳光,“西宁市东关清真大寺”的字样映入眼帘,细细地打量着这座伊斯兰建筑,跟我在其他城市看到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建筑的中轴线上是一个类似圆球体的建筑,两边对称分布着高大的球体的塔形建筑。相同的是这三个建筑上面都树立着伊斯兰教的象征——星月。我以为中国除了回族和维吾尔族信奉伊斯兰教,在游走东关清真大寺的资料馆时,才明白了青海省特有的少数民族——撒拉族,也是伊斯兰教的徒众。后来在西宁也去过撒拉族人们开的清真餐厅,总觉得他们跟回族人的装扮没有什么两样,让人傻傻地不能分清楚。
  西宁是一座移民城市,自然是一座民族大熔炉了,因此各种民族信仰的宗教寺院也都齐全。在来西宁的时候早就听说了北禅寺,听名字还以为是座禅宗寺院,其实不然,到了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真实名字——土楼观,原来是座道教寺院。从市区坐出租车穿过尘埃遍布的城北市场,前方一层套一层的黄土建筑映入眼帘。气势虽不算雄伟,格局倒是很别致。以前常常在神话小说里听到悬空寺,今日一见这土楼观,倒有几分悬空寺的韵味。这里人迹罕至,游人稀少,在进入道观之前,是一个倾斜角度达到大约60暗幕仆裂沂?滋荩?匙沤滋莸姆较蛲?戏趴慈ィ?悴患?拦鄣挠白樱?笥小把?谏罟肴瞬恢?钡囊馑肌W孕∮械憧指叩奈遥?蛩闳ヒ惶骄烤梗??沤滋菀患兑患兜嘏雷牛?芫醯贸粤ν蚍郑?酱锒ザ耍??旅婵慈ィ??鑫髂?匀牖?校?靡环?歉咴锻??啊5拦凵矫牛?ㄖ?敕鸺宜略翰⑽薅?拢?奖咔唐鸬姆砷埽?胝庋?纳绞葡嗟靡嬲谩5拦壑?埃?且蛔鸩淮蟛恍〉南愣Γ?矫派瞎易拧拔髂?械澜獭钡呐品弧=?肷矫牛?且蛔?讲愕窕ǚ砷芰鹆?呓ㄖ??郎绞贫?ǎ?弦徊阈础暗雷鸬鹿蟆保?乱徊阈础暗兰锰煜隆保?锩嬖蚴枪┓钭庞袂逶?继熳稹⑸锨辶楸μ熳稹⑻?宓赖绿熳鸬耐?砣讼瘛:笊降幕仆裂沂?希?植甲鸥髦指餮?氖?遥?锩姘谧诺慕允堑兰抑?铩E既环⑾帧笆?瞬愕赜?钡谋诨??袒?氖窃谌思渥鞫穸喽说娜耍?凑账?卸袷碌拇笮∈芫「髦值赜?目嵝獭N蚁赶傅乜戳艘桓薄盎鹕降赜?保?诨?弦蝗喝撼嗌砺闾宓娜耍?坏赜?母髦执蠊硇」硗迫牖鹕剑?⒕』鹕湛嵝蹋?野俣攘艘幌拢??此鸸?仕剑?谢呤苈福?导γ?罚?澜偾???怂篮蠡嵯麓说赜?H松?谑溃?故嵌嘈猩剖拢?挡欢ㄕ獾赜?驼娴么嬖谀兀?  接着我来到了西宁南禅寺和法幢寺,这两座寺庙挨在一起,皆是佛家寺庙。法幢寺是弥勒佛的道场,提倡人生在世以孝为先,才能开开心心一辈子。“天地重孝,孝当先一,个孝字全,家欢人孝,孝国家安”。南禅寺是一座禅宗寺庙,讲究禅法所提倡的“自我修行”,所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人生本就无常,应该通过自我的修养去达到物我合一的境界。
  南凉王国,湮没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如今的虎台遗址早已成了一座荒芜的土丘,极盛时期的南凉王国,虎台九层、高九尺八丈。南凉国君登上虎台,振臂一呼,齐声唱响,震徹河湟,该是怎样的气势。可惜自古是非成败转头空,没多久南凉就亡于后凉,整个鲜卑秃发后人也烟消云散了。眼前的虎台遗址,新树了三尊戎装帝王将相,好像回到了两千多年前的南凉王国。一尊象征统治权力的大鼎和龟背传国玉玺赫然屹立在将相群碑之前,让人顿感自古兴衰无常,盛衰不定的沧桑巨变。
  入夜的西宁异常的安静,少了东部城市的各种喧嚣,怀着对盐湖的向往,安然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