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见闻 >

西行散记梵天青色之海

发布时间:2016-09-13类别:旅行见闻
  这大概是一个蛮纠结的故事,对于我这样的,喜欢旅行而不是旅游的人。十月初的青海,寒气已经一点一点地逼近了,再过几天连西宁也毫无意外地供应暖气吧。我计划去青海湖和盐湖的计划恰好在尴尬的九月三十日,问了青旅的掌柜,拼车的人数不够。于是,又在去哪儿网上找当地人的服务,也是人数不足。或许应该去街头置办点行头,和骑行的小伙伴搭个伴。想起来在去羊卓雍错的时候,同行的重庆女汉子环湖骑行过,又翻过了橡皮山,是不是挺令人敬佩的?打量自己的身板,这高原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来个感冒,留下后遗症可不是闹着玩的。也许是骨子里的胆量不足,或许还没有把旅行的意义参悟了,在去哪儿网上搜来搜去,报了一个去沙岛和盐湖的旅游团。于是,接下来的故事也蛮有趣的,只是以后发誓不会报旅游团了,可是在云南香格里拉的时候竟然食言了,形势所逼,看来我离真正的旅行还相距甚远。
  九月三十日的清晨,大概是还不到七点,我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和旅行团约好的西宁市西大街水井巷对面的王府井百货。这个时候的西宁,还笼罩在一片暮色之中,静谧而又凝重。西宁的寒气还是让我有点措手不及,不断地摩拳擦掌,这在东部九月三十日太阳还毒辣地当空照着呢。而西宁的七点,按时区来说,差不多是真正意义上的五点半,那样的一种寒气,是经历过的人才有资格发言的吧。而在这个时候,陆陆续续的早餐车推进了王府井百货的广场,在城市的里总能看见这些起早贪黑的劳动者,为了生活默默地忍受着这世间的艰辛。西宁是个很接地气的城市,不似拉萨那般是理想的城市。所以,对于西宁,虽是个没有名气的城市,但是我还是喜欢上这个城市了。
  旅游车来了一辆又一辆,偏偏不是我的那个团,好不容易旅游车来了,自己已经被寒风折磨得有些疲倦。上了车,仔细打量着这个旅游车,是那种专门做旅游的面包车,大概一行十三个人,不是那种四五十个人的大团队,心里倒也放宽些心了。导游姓韩,山东日照人,早年随父母移居西宁,长相绝对使人忘情,犹如浣纱的西施,柔情似水。后来的两天行程中,小韩的讲解和态度绝对是无微不至。没有恶意的推销和忽悠,只是忘记了和小韩合张影,让大家一饱眼福。
  小韩自报家门之后,介绍了青海省的概况:青海省位于青藏高原东缘,辖西宁市、海东市两个地级市,海南、海北、海西、黄南、果洛、玉树六个民族自治州。地广人稀是青海省的一大特点,小韩说这也是青海省的一大怪,电线杆比人多。这个比喻倒是挺形象的,沿途的山坡上,电线杆一根根竖立着,倒是没见着几个人影。小韩还问我们一个问题:大家看看沿途的山坡,有一个怪现象,就是一般情况下,迎风坡的植被应该比背风坡的植被茂盛,为什么青海翻过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其实我是知道答案的,后来小韩说:“这又是青海的一大怪,青海气候干旱,背风坡有利于植被锁住水分,所以反而背风坡的植被更加茂盛了。”大家都挺佩服小韩的,风姿绰约、温文儒雅又学识渊博。我就喜欢地理好的人!
  一路风尘仆仆,车子沿着109国道行驶着,小韩问起了大家来青海旅游的原因,有人说门源油菜花、有人说是为了青海湖、有人说是为了看盐湖。后来小韩说,其实西宁也有一个比较有历史风韵的地方,如果对宗教感兴趣的话应该就知道是塔尔寺了。塔尔寺、塔而寺,是先有塔而后有寺,所以叫做塔尔寺。相传塔尔寺是宗喀巴大师巴桑扎巴的诞生地,他16岁去西藏深造,创立黄教,成为一代宗师。藏传佛教分类众多,现在影响最大的就是黄教和白教,另外还有藏区特有的苯教。说着说着,车子行驶到了日月山。到了这个地方,历史的沧桑感铺面而来,我们大唐的文成公主就是从这里入藏和亲的,“过了日月山,两眼泪不干”,就像“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无奈;就像“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凄凉,往日长安城的繁华,都随着漫漫的远嫁之路而化为破影。她背起了一个女子本不该负起的责任,为了汉藏边境的安宁,她告别生她养她的长安,也许她这一辈子都回不来了。作为告别中原的最后一站,文成公主在山上支起了帐篷,伫望故乡最后一眼。她站在山顶,回首望不见长安,西望却一片荒凉,思乡之情而生。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啊,她拿出了父皇赠与她的日月宝镜,却从镜子中看到了长安城的繁华,想起自己和亲的重任,这个十六岁的少女亦然摔下宝镜,摔在东边的成了日山,摔在西边的成了月山。两山唇齿相依,就像那父女之情,此情此景无不动人。
  古代没有火车,没有飞机,只能靠抬轿子从长安步行到逻些,这一路整整走了两年之久。所以公主自然要在行宫里休息,日月山过去一点路程便到了赞普林卡。赞普林卡是一座藏王寺院,塑有世界上最大的松赞干布和王妃文成公主、尺尊公主佛像,还塑有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噶党派、觉囊派、希解派、苯教八大教派创始人的塑像,以及藏传佛教三世佛。大殿内则用唐卡壁画的形式展现了藏族起源、文成公主入藏的故事。这里面实在有一个小插曲,寺院让我们一行人瞻仰了十世班禅的遗像,还给我们每人一个签,让所谓的活佛给我们点化。我坐在那里,活佛说了一大堆,最后说出愿不愿意为佛祖点盏灯,我一下子秒懂了,活佛打开价目表,最小的灯还要两百块,我可是出来穷游的,开什么玩笑。我硬着头皮说,我还是学生,没这么多钱。然后活佛一下子不高兴了,说活佛给你点化到现在,不给点辛苦费。没有办法只好给了20块。心里暗暗地想到:真正的活佛度人还需要钱吗?真是被坑的不怎么样啊。以后不会跟团了,免不了来这种地方。然后出去之后,有些小伙伴说没有让买灯啊,结果另外一个大叔竟然捧着一个佛灯,问价格900块,也真是醉了。要不是看到寺院中一大群的格桑花,稍微平复了心情,真的是毫无节操地影响了下面行程的心情。
  车子继续沿着国道行驶着,渐渐地可以看见青海湖的踪影了,青海湖真得是很大,用小韩的话说,就是青海湖有7个新加坡那么大,4个香港那么大。想要一饱青海湖的秀丽风光,除了骑行别无他法。但是骑行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障碍,因为好多地方圈起来收费或者是私人所有,难免有些磕磕碰碰。一般大部分人会集中去二郎剑、鸟岛、沙岛这些相对成熟的景区。因为青海湖好多地方还没有开发,生存环境也相对恶劣,如果你有胆量,请环湖骑行吧。后来我们这个团队去的是沙岛景区,这是后话了。
  在二郎剑景区附近吃了午饭,再一次尝到了夹生的饭,过了西宁,海拔就迅速上升了,气压不够,所以煮出来的米都是夹生的,也有幸尝到了小韩一直说的湟鱼。吃完午饭后,我和几个小伙伴跑到二郎剑景区,象征性地拍了几张到此一游的照片。由于当时的天气阴沉沉的,所以整个青海湖看起来也是灰蒙蒙的,传说中的“地球的眼泪”在哪里啊?小韩安慰我们说,高原的气候千变万化,说不定下午就放晴了。
  果然,车子行驶到心心念念的盐湖的时候,天空放晴,虽然气温不是太高,但是那刺眼的阳光肯定放出不少紫外线。下车的时候,小韩嘱咐我们一定要涂点防晒霜或者把脸和脖子遮起来,不要把自己晒伤了,真是中国好导游啊!
  这就是茶卡盐湖啊,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是天空的一面镜子,世间竟有如此美妙绝伦的精致。沿途是各种卖盐袋、盐枕、盐雕工艺品的小商小贩,他们没有店铺,也就是附近的居民自己挑一点东西来卖卖,丝毫没有破环茶卡盐湖的整体美感。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巨型盐雕,心中纳罕这些真是盐雕刻出来的吗,有成吉思汗、有黄帝……各个精神饱满,仪态安详。继续向前走去,整个茶卡盐湖皆入眼中来,一排排电线杆随着盐湖的方向延伸着,仿佛就要到达天堂,枕木上铺着的铁轨也伸向远方,人置身其中,真有一种“天地无穷、我身浮游”的感觉。盐湖的纯白与天空的纯蓝交相辉映,就像一幅美丽的画卷使人如痴如醉。行走在这一片纯白之中,鞋底与盐田的触碰声在如此静谧的环境中也显得那么悦耳。好多游人在盐湖里面奔跑、跳跃,或者沿着铁轨的枕木一歩一行,从不同的角度观察盐湖的这份至美。我兴冲冲地在盐湖里面奔跑,没有注意脚底下的暗河,“啪嗒”一下整个脚踩到了盐水之中,权当做是与盐湖的一次亲密接触吧。后来又跑到小火车上卖萌拍照,也学着别人的样子跳起,放佛在镜子中抓住了天空的感觉,可是我的拍照和构图手法有限,不能呈现给大家一幅完美的画卷。想要在盐湖放肆一下,那么就来青海吧,我很喜欢盐湖,你们呢?
  从茶卡盐湖出来之后,车子拐到了青海湖的北边,也就是进入了海北州,我们第一天晚上要住宿在青海湖北岸的黑马河乡,到达住的地方之后,小韩告诉了我们怎样走到青海湖盼,可以去看青海湖的日出。可是入夜的青海湖盼异常的寒冷,再加上我真的很累,大叔第二天叫我起床去看日出,我真的是没有精神。后来听大叔说青海湖日出真的很壮观,好吧,我这种人天生跟日出无缘。
  按照行程,第二天早上就是前往沙岛景区,其实就是这一片湖水四周都是沙丘,水真的是十分的清澈见底。只不过沙岛景区树立的”中国最美湖泊”的石碑,也许是在西藏看过了纳木错和羊湖,对这样一番景致已经免疫了。不过水质的确可以看到湖床,然后大叔就说了太湖变得那么脏了,其实一开始也是这样的清澈见底的。原来大叔是无锡人,他走过好多雪山,去过南疆,然后给我灌输趁着年轻多出去走走的思想,父母肯定是想不明白的,虽然我自己也这么想。绝对可以说是他乡遇到了知音,难不成成了忘年交。后来大叔话锋突变,说:“他们小时候没有条件出来旅行,那时候吃饭都是问题,我是到了中年才开始旅行,是有了一定的财富,但是好多地方都没有精力去挑战了,你们年轻人真幸福。”然后开始跟大叔讨论环行新疆的问题,大叔说他中国就剩下山西和吉林、黑龙江没有踏足过了,新疆的确还是有一点点不安定的,劝我把其他地方先走一遍。
  就这样,两天的跟团游就这样结束了。现在回想起来,除了活佛的事情让我有点介怀,其他的满满的都是回忆。还记得在金银滩大草原上,陕西萌妹子小公务员三星手机屏幕刷碎了;山西萌妹子带爸爸妈妈一直旅行,下一站是宁夏,还说江苏好。
  
  其实,不管旅游或者旅行,都是拓展我们视野的方法,旅途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然而对于即将离开的青海,除了“大美”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或许有一天,还会来青海,去看看可可西里的风光,去骑行青海湖。再见,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