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见闻 >

寻梦八仙桥

发布时间:2016-09-19类别:旅行见闻
  中国有两条世界闻名的中华第一街:北京长安街——那是中华政治第一街,上海南京路——那是中华商业第一街。不过,中国还有一条也是世界闻名的中华时尚第一街——那就是上海淮海中路,在旧上海它有一个很响亮、很美丽、很浪漫、很神奇的外文音译名——霞飞路(Avenue Joffre)。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这段长约4公里的商业大街,堪称上海城市的时尚之源,也是当时整个中国的时尚领头羊。百度这样介绍旧上海的霞飞路:这条街上中外“名店林立、名品荟萃,其中不少是俄侨老店,或是法租界同业之最,他们以欧洲样式的商业布局,展示着几乎与欧美发达城市同步的高档生活消费品,尤以西餐、西点、西服和日用百货最具特色。”即使今天,如果你从陕西路沿淮海中路往东一直走到龙门路,你仍然会感觉到,这段淮海中路仍然是当之无愧的中华时尚第一街。
  淮海中路承载着我儿时的希冀与梦想,记录着我青壮年时的奋斗与理想,也铭刻着我人生黄金时期的欢乐与痛苦。少年时期,我家住在八仙桥龙门路的一家裁缝店楼上,老爸在北京工作,哥在部队,家里就妈带着我和两个姐姐生活。店老板是一位专做西式服装的宁波“红帮裁缝”,他是我家一位远房亲戚,我和姐姐称呼他“公公”。他艳福不浅,娶了两房老婆,大老婆打扮和做派十分男性化,也不会生育。小老婆是个娇小玲珑女人,虽到中年依然风姿绰约。她生了个非常漂亮的女儿,亭亭玉立艳若芙蓉,按照辈分我们姐弟都叫她“小嬢嬢”(就是小姨妈)。后来大老婆领养了一个男孩,年龄和我相仿,按照规矩也应当称他小舅舅,不过我们都只叫他小名“阿龙”。那时我还是个十来岁的小屁孩,懵懵懂懂,成天跟着这位小舅舅和弄堂里众多小屁孩们胡闹海玩。我是家里最小孩子,老爸忒宠我,给我取了个肉麻的小名“达令”(darling),家里人和亲戚都习惯叫我小名。有一次,那位比我大六、七岁的小嬢嬢也大声叫我“达令”,她弟弟阿龙在旁边听到,就笑嘻嘻地逗她玩:“姐,你叫他啥?再叫一遍!”害得那位小嬢嬢红了脸,从此以后再不叫我小名,因为没人知道我的大名,所以她每次招呼我,总是“喂、喂、喂”的。
  小时住在龙门路,最难忘的是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各种肩挑、小车载的摊贩,纷纷来到弄堂口、小巷子甚至直接在龙门路边设点摆摊,售卖各色各样小吃零食。他们抑扬顿挫的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这儿用男低音拖着长长的余音叫一声:
  “火热热白果~,五香茶叶蛋~!”
  那儿用悠扬的男高音唱一句:
  “桂花赤豆汤~,白糖莲心粥~!”
  你仿佛置身音乐厅听歌剧,很是美妙动人。
  美食的香味飘进窗来,惹得我馋劲儿上来,于是死乞白赖缠着老娘,讨得2、3分钱飞奔下楼,去买漏斗形纸袋包裹的五香钉螺或卤豆腐干、拷扁橄榄解馋。偶然老妈大发慈悲给我5分、1角,那就可享用我最喜爱的排骨年糕了,糯软的小年糕和着酱汁小排骨,那味道大概只有人间天堂才有。后来我妈去世,大姐住到工作单位,小姐去昆山读书,我考进上海中学住读,就此全家离开了八仙桥龙门路。
  等我去北京中国科大读书,我爸又回上海工作,他和我妈娘家的一位远亲再婚,家就安在离龙门路几步之遥的望亭路淮海中路。我大姐家、叔叔家、姑妈家,我莫逆之交常州半导体厂徐某家、老朋友华东计算所余某家,都在淮海中路一带。我常去的协作单位上海科技情报所、上海图书馆,也在淮海中路上。上海中学的铁哥俞某、祝某家,也在淮海中路附近。可以说,我一生的少年、青壮年时期的生活足迹,可以用淮海中路穿成一条线了。
  或许是怀旧情结作祟,离开八仙桥龙门路后,多少次心中涌起去八仙桥寻梦的冲动,但总是有种种原因未能成行。今年五一节,儿子他们约了朋友去杭州,“内人”回老家探望她老娘,我一人留守上海,这真是天施良机,于是当机立断去八仙桥、淮海中路一带,寻访美好的童年记忆、咀嚼流逝的坎坷人生。
  
  寻梦之旅从八仙桥龙门路开始,沿淮海中路往西步行到陕西路为止。小时候住过多年的龙门路的公公裁缝店早已荡然无存,原址处矗立起一座雄伟漂亮的商宇,里面富丽堂皇专卖摩登英伦服饰。如果擅做西服的公公在天之灵有知,安知是欣慰还是悲凉?
  淮海中路南边的嵩山电影院也已拆去,改建成巍峨挺拔的大上海时代广场,卖的全是昂贵、高档的品牌商品,让进入商场的工薪阶层感到人穷气短,仿佛瞬间矮了一大截。儿时磕着瓜子、含着话梅看电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消磨过多少欢乐时光的嵩山电影院的模样,却已经朦胧模糊了。
  
  小时候常跟阿龙舅舅和其它小屁孩一起玩耍的南京大戏院,早已改建成瑰丽恢弘的上海音乐厅,和当年土气矮小的戏院相比,仿佛隔着两个不同世界。著名的大世界还保持着原来的风貌,和周边的现代、洋气、靓丽建筑很不合群,显得“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临街的店面虽已面目全非,但它们一定会对世事沧桑倍感黯然神伤。
  大学寒暑假回上海居住的望亭路老屋也早已拆除,望亭路淮海中路交界口的景致,无与伦比的宏大壮美充满现代气息。那座儿时常去嬉戏的街心花园依然还在,不过已不再像往昔温馨可亲的邻家女孩,幻化成高雅洋气的星女郎了。
  
  原来上海市教育局的那座显眼的红楼还在,不过身份已改为“中环广场”。当年引领中国潮流的店铺大多荡然无存,一路上到处是高大、典雅、漂亮的现代建筑,竞相展示代表世界潮流的名牌商品。到了马当路口,我特地折向南行,要去见识一下闻名全球的上海新天地。
  上海新天地是以类似北京四合院的上海标志性民居石库门为基础,改造成集餐饮、购物、演艺等功能于一体的时尚、休闲的文化娱乐中心。它改变了石库门的居住功能,创新地赋予它商业经营能力。漫步新天地你会感觉时光倒流,仿佛置身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一条步行街串起新天地南里、北里两个地块,北部地块大部分保留石库门民居,穿插部份现代建筑。南部地块以代表时代潮流的新建筑为主,点缀少量石库门民居。不论是新建筑还是旧民居,跨进每栋楼宇内部,装潢布置都非常现代、时尚。上海新天地就这样巧妙融合新旧、无缝汇聚中西,使它成为承继旧上海风貌的一个崭新的天地。
  
  我从新天地南里充满现代气息的漂亮商厦进去,体验新时代建筑的宏伟时尚。再转到新天地北里,感受旧时代民居化身商铺的沧海桑田。那一栋栋满是海派元素的石库门民居,似乎在不停向我述说上海滩的过往历史。屋内时尚的西式氛围,似乎又在提醒我们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迁。上海新天地是外国人的最爱,店门外那些充满异国情调遮阳伞下的露天餐桌,坐满了红男绿女,其中不少是金发碧眼的异国女郎和穿着休闲装的外国男士。他们或成双作对,或扶老携幼,来新天地闲逛、就餐、会饮,或许在这儿可以找到他们回家的感觉。国人也喜欢逛新天地,因为它象征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来临,让造访者心中充溢着无限伤感、无限怀念,无限向往、无限期待……。
  
  从新天地出来,回到淮海中路继续西行,不久就到重庆南路。著名的妇女用品商店依然在开门迎客,但里面的商品却是昔非今比。再往前到雁荡路折向南,就来到儿时常常嬉耍的复兴公园。
  进入复兴公园大铁门,锣声、鼓声、铜管乐声震耳欲聋,丝竹声、歌唱声声声入耳。我原想来寻找昔日宁静、温馨、充满浪漫情调的世外桃源,遇到的却是老年人们宣泄情怀、找回过去辉煌感觉的天堂。他们确实找回了失去的舞台,我却再也找不回宁静温馨的往昔回忆了。
  
  从复兴公园出来,沿淮海中路继续西行,欣喜地发现,一些上海人钟情的老字号商铺“上海全国土特产食品商场”、“上海哈尔滨食品厂”、“长春食品商店”等依然巍然屹立,而且仍然顾客盈门、人旺气盛,足见它们驻颜有术,始终保持极高的回头率,让上海人爱的没商量。
  在淮海中路陕西路公交站等候926路车时,我的脑海里隐隐响起天后王菲的歌“百年孤独”。经历了今天的寻梦之旅,猛然觉得这首歌写得非常深刻精辟,充满着神秘的禅意和深邃的人生哲理,越咀嚼越感觉回味无穷:
  都是因为,一路上一路上
  大雨曾经滂沱,证明你有来过
  可是当我闭上眼,再睁开眼
  只看见沙漠,哪里有甚麽骆驼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没甚麽执着
  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
  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


上一篇:心旅

下一篇:风花雪月品大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