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见闻 >

走马东北之伊春

发布时间:2016-09-19类别:旅行见闻
  在飞机上,听到不少操北京话、上海话的人,我有些耐闷:一个边陲小市,怎么会吸引大都市的人呢?一问才知道,他们到伊春有三种情况:度假乘凉,这里不仅有亚洲最大的森林公园,而且夏天日平均温度比大城市低十几度,有“天然空调”之称;投资建设,当地房价特低,升值空间很大;经营山货,当地有上百种价廉物美的野生山货,都是当今城里人青睐的绿色食品。
  当飞机驶入伊春上空时,我隔窗俯瞰,已经看不见那下面的土地了,不是洁白的云彩,就是碧绿的森林。据说,当地绿化面积达百分之九十多。
  我们到那儿已经是中午了。于是,他们把我们一车拉进了餐厅。说是餐厅,在城里人看来就一农家乐。它只有三层,没有电梯,没有星级,没有品牌,只有山味、野味、土味,乡味,道道菜肴都新鲜、可口、入味。
  全市几乎没有高楼大厦,我们住的酒店只有五层,吃饭的地方才二层,大街小巷没一处在大城市随处可见的按摩屋、发廊。那里的天很高,高得可以望到天底;那里的空气一尘不染,像过了滤似的,吸着特别清新、爽朗和畅快;那里的食品全是绿色的,大多是天然生长的,而不是人工种植的,看着养眼,吃着放心。
  每到夏天,重庆白天的地表温度达到摄氏七十多度,晒得人们都不敢出门了。可伊春这儿却凉爽如秋,我穿一件厚厚的衬衫出门都还觉得浑身冰凉。我不得不改走为跑,以增加温度。
  在伊春河畔,一组雕塑深深地吸引了我。雕塑里全是少年儿童,全在游戏玩耍。其中有滚铁环、弹珠子、打弹弓、垒雪人、斗公鸡、转陀螺、拍纸牌、放风筝、跳橡筋等等等等。没有一种玩法南方没有,没有一种玩法当地独具。这既说明了中国文化的普遍性、大众性,又说明中国各民族、各地域文化的渗透性和认同性。
  顺路走进农贸市场。那儿的吆喝声、欢笑声、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把百姓的日子搅得红火齐天,有滋有味。有的用小车推着山药、西瓜、大盘桃。有的挑着倭瓜、红薯、黑木耳。有的提着野鸡、林蛙、猴头菇。有的在地上摆着松籽、蓝莓、向日葵……品种各异的农产品,展示着北方人的勤劳,北方市场的欣欣向荣和人们丰富多彩的生活画面。
  北方因土地肥沃,气候适宜,很适合各种蔬菜的生长。所有蔬菜都比南方的个头壮、枝干粗、叶面宽、色泽深、果实大、味道厚。青椒,拳头大;芹菜,尺多长;土豆,半斤重。而且价格低得不可想象:青椒、倭瓜、茄子、黑豆、西红柿、大葱,压断市场,十元钱,保你买走一大筐。
  市场决定餐桌。由于市场上的蔬菜丰富,餐桌上全是大盘大碗大盆大钵大杰作。并且一大桌菜吃下去也不过四五百元钱,一般老百姓都接受得了。作为东北人,多安逸、幸福啊;作为南方人,多羡慕、向往啊。
  “但是,北方因受季节影响,蔬菜也只是这个季节才廉价。一到冬季,冰天雪地,一切农作物都被掩埋,街上蔬菜的影子都见不到了。”当地人告诉我。
  “那市民怎么生存呢?”
  “他们自有办法,早已储备了过冬所用的、包括蔬菜在内的各种生活必需品。只是蔬菜的新鲜度降低了。不过,随着交通枢纽的发达,毗邻蔬菜的大量涌入,东北人冬天吃不上新鲜蔬菜的历史即将过去。”
  伊春盛产木料,当地的木雕应该很多且独具特色,听当地人讲,那里就有一根雕博物馆,为此我非常感兴趣。可是,我问了不少人,跑了不少路,最终没见其尊容,结果歪打正着,在一条小河畔看到了一群石雕,也算了了一桩心愿。但是,另外几个心愿也许成了永远的遗憾。其一,伊春与俄罗斯隔江相望,几个小时就可以亲眼目睹俄罗斯的风光,结果因故没去。其二,在工作单位我偶然认识了一位名叫王香珂的、漂亮的话务兵,特感亲切,因为我曾为话务兵,并作过多年话务兵教员,我很想与其共话当年生活,随行的老邓知道我的心愿后,立即给她打去了电话,哪知电话关机,一晚上也没联系上,使那天晚上的酒菜少了不少味儿。
  在当地有一种说法:到伊春,不去森林公园,等于没去伊春。所以,尽管天公不作美,雨越下越大,我们还是执意而去了。
  据导游小姐说,公园很大,几天也游不完,所以只带我们在边上走了走。其实也只能如此,一是雨太大,路窄且滑,行走不便;二是下午去的,时间太短;三是我们都穿的短衫,森林中太冷,导游担心我们着凉。小李用手机拍了一张雨中行的照片,现场发往正在摄氏五十度高温下倍受煎熬的妻子,说是气气她。
  被称为公园里最有价值的镇园之宝——红杉林就那么几株,若不是导游告之,谁也不会注意到它。公园为了吸引游人,修了一条直通红杉林的便道和观景广场。同时,还对沿途一些古树取了一些好听的名字。如什么鸳鸯戏水、织女相思、百年合好、枯木逢春、一柱擎天等等。几棵大树被连根拔起,横睡荒野,我们不解:为何不搬下山去作木料呢?导游小姐说,这树是被风刮倒的,还是私伐的?弄出山就说不清楚了。所以,为了防止乱砍乱伐,上面规定这山里的一切均不准私人动用。私人不准动用,松鼠却不管那么多,它们趁大雪来临之前,把快要成熟的松塔不分白昼地往自己的洞穴里搬。洞穴装满了,就往地里埋,然后在外面做上自己才能看懂的标记。据说,无论堆积多厚的雪,松鼠都会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所埋的食物。
  只在那儿待了两天,我们就有了“乐不思蜀”的感觉。小李不止一次地流露出愿意在那儿工作生活一辈子的想法。我嘴上没说,心里却比他更强烈,但现实又不得不让我们赶快离开。于是,在依依不舍之中,我们只能多吸几口那儿的空气,多看几眼那儿的白云,多听几声那儿的松涛。
  最后我建议那位好客的老邓改行从商算了,就把伊春的空气弄去城里卖,保证发财。他略有所思,似乎上了心。


上一篇:风花雪月品大理

下一篇:再见,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