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实用技巧 >

我的锦书秋的雁

发布时间:2016-09-19类别:实用技巧
  一阵阵寒风吹响了秋天的号角,不知不觉间又到立冬了。一眼望去,绿叶鲜花尽数凋零,偶尔看见的几枝芙蓉,却也忍不住在寒风中摇摇欲坠。
  一个人走在宽敞的大路上,昨夜的雨水还拖着残余的身躯,甚至是那垂漏于树叶之间的水珠,也在风中垂落。忽然一个不注意,一滴顽皮的水珠滴进了我的脖子,忍不住就打了一个颤栗,心中却是在责怪着这水珠。不曾想,更多的水珠敲击着地面,逼得我连连后退,看着那些接连不断的水珠,似乎看到它们在嘲笑着我,不禁皱下眉头,暗自不爽它们的调皮。
  忽然一阵声响打扰了我的沉静,抬头而看,只见一群大雁从天上经过,只听得一声鸣叫,曲折迂回。此刻,我忘记了那些调皮的水珠,眸中渐渐陷入了回忆的漩涡。
  十一年前的那个十一月,我也是看见了这样的一群大雁,当时很不解的问父亲:
  “阿爸,那群鸟为什么要飞走啊?”
  “为了生活。”父亲满脸严肃的对我说。
  我看着父亲,轻轻摇了摇头。
  许是觉得自己刚才的神情吓着了我,顿时笑着说道:
  “你好小,很多事情等你长大了,自己就会去切身体会,那个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我幽幽地点了下头,似懂非懂。
  当时的那个场景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逝,我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发现那时的画面已经不再清晰,就连对当时父亲的模样,也仅是那略带微笑的脸……只是,最后却是那张脸也不再清晰。黝黑的皮肤中夹杂着皱纹,就如那时光之水无情冲刷黑土地后留下的条条沟壑,填补不平;还有那双深邃而阅尽沧桑的两眸,无不用他大半辈子的阅历为我看却人生道路中的坎坷。
  许是觉得此景中想此情无比伤感,承受不住来自心灵的威压,我的心情复杂无比。年幼无知时,我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父母亲的呵护,无忧无虑的幻想,傻傻地以为“所谓生活,不过尔尔”。那些在乡村生活的日子,是我童年中最美好的时光。
  时光在变迁,岁月又长,我在长大,而你已老,事实证明你当年的话很是有理。曾以为树上的毛毛虫永远做不了翱翔于天的雄鹰,纵使奋力浴火,也不过飞蛾一只。越大的自信越大的颓废,所谓坚强,在颓废的背后总会被款款击落。直到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生活了十几个春秋的乡村,没想到此去竟就成为了故里。走在陌生的道路上,对那未知的世界总会有莫名的恐慌和兴奋,只不过,在这探寻的途中,我慢慢明白了你的良苦用心。你曾说既然知道成不了凤凰,就不要总是随波逐流,毛毛虫怎么了,知足了就会安逸,于是我放弃了浴火,平凡而过;你曾说功名利禄皆是浮云,做自己就好,于是我学会了不再强求,淡然以对;你曾说选择了就要从容面对,有很多事不容后悔,于是我背井离乡了……
  风横过,吹落了满地残,墨了无痕,千秋恋。我从来都知道,此一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脱得了命运的牢笼。往事随风,抓不住的过往,如梦。呆呆地望着那群即将飞走的大雁,心里不免徒添烦恼,或许在十一年前,我们也曾见过呢?
  然而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忽然间才发现,我与这群大雁是多么地相似呀!我们都为了生活不断地向前去,并没有谁告诉你哪个方向是正确的,哪个才是适合的,我们都只能一味地折腾于这十丈红尘。可我们又是那么的不同,自由、快乐,所有想要的都是那么得不确定,看似一眼的距离,却实如万里。
  烟雨红尘,总是绵绵路,太冷的秋冬,过热的炎夏,都是这起伏之路上的蘼荼。父亲您曾说过,那些都太不适合我,只怪当时莽撞,真真尝试了这其间的酸甜苦辣后,才知道“身在红尘中,起伏不由我”。这一刻,我有太多的话想要和您说,父亲您知道吗?大雁终究还是飞走了,我不知道来年它们会否到这里来,但我却知道,我一定会来。
  寒风吹过,水珠已所剩无几,而我收拾好情绪,又迈开了前进的步伐,这一次,我没有寻求任何人的陪伴与保护,只想一个人找到一个地方,可以承载我未来与过往的梦。时光飞逝,大雁已走,纵有太多的惆怅,也只能在变迁的岁月中浮华为空,我不曾欢笑,不曾悲伤,只愿这大雁为我传送一封锦书,去消除您眉间那淡淡的忧愁。
  您收到了吧?


上一篇:写于宝宝入学前

下一篇: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