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网摘日志 >

云端上的春天

发布时间:2016-09-20类别:网摘日志
  第一期天保工程给神农架带来了美丽“蝶变”,特别是森林资源得到有效保护,大批次生林和经济林如雨后春笋般在神农架325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开枝散叶。连续36年无森林火灾,更加奠定了神农架保护与发展的重要性。为保护这块人间净土,华中屋脊,中部地区的生态平衡仪,国家再次在神农架启动天保二期工程。为改善神农架林区的林份质量,提高森林活立木蓄积量,与天保二期工程相配套的森林抚育项目便悄悄地在神农架这块大地上遍地开花,这将分期分批的改变神农架森林资源,提高森林的利用率。
  每年七万多亩森林抚育项目落户神农架,而就在此时,神农架林区红坪林场分得了一万四千亩的森林抚育任务。那时,我作为红坪林场的一名副场长,身临其境的参与森林抚育实际操作,是一名林场副场长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与职工同吃同住同劳动,是我这辈子想都难以想到的,更何况又是机关下派的干部。体验生活,与职工朝夕相处,真实感受与基层林业职工的生产生活,这也是我想要达到的真实目的。
  神农架的春天姗姗来迟,对于平均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红坪林场,更是春暖乍寒。记得那是2012年的四月初,阳光明媚,春气荡然,我带着厚厚的棉被告别林场机关,坐着林场的皮卡车跟着职工上山了。汽车径直盘旋地向云端上冲去,虽然这是通往飞机场的路,但机场还在建设,路还在维修,于是皮卡车一路颠簸着载着我们。路面高低不平,屁股自然被颠簸得利害,尽管如此,大伙的谈笑声,在大山深处时起时伏,感觉大伙是开心的。这对我而言,既是兴奋又是开心,在神农架工作了15年,这还是我第一次身临其境亲身体验下基层劳动的场面,总不让我心旷神怡。车窗外的风景虽然不是绿意盎然,但阵阵春风伴随着高山杜鹃的淡香扑鼻而来,夹杂着清凉的空气迎面吹来,让人感觉格外的清晰舒畅。华山松、冷杉松披着昨日的绿色点缀着森林,高山杜鹃熙熙攘攘地在森林的某个角落开出她那美丽的淡红色,让人不知不觉感觉这就是春天,春天就在眼前。
  时间过得飞快,不到一个小时,汽车已载着我们到了飞机场十四公里丫子口。荒无人烟,烛黄的枫叶随着阵阵春风四处飘逸,山沟里云雾缠绕,偶尔几个筑路工模样的群体裹着厚厚的棉衣穿过空洼的山路。在技术人员的带领下,我们选择了一处比较平坦的山路安营扎塞。
  此时虽然晴空万里,但山脚下却是云雾缭绕,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将山下的村塞和森林铺上一层神秘的薄纱,感觉扑朔迷离。红日当头,山顶上的太阳毒得狠,火辣辣的,晒得人格外的疼痛,它那光芒四射更加让人不敢直视。开始分工,几个年长些的护林员负责搭营帐,我跟随着技术员等一群上山实施森林抚育。对于森林抚育的施工,先前就在林场学习过,但没有实战,所以先由技术员实地操作。虽然是技术活,但也不是很难,就是把林地长得东倒西歪的杂草、林木清理干净,成林的树木进行修枝割灌,以达到林地更新的目的。我永远是个做事干练的人,更是从不知疲惫的人,虽为林场副场长,但做起事来我从没对自己格外,只把自己当作一名新兵。
  在掌握技术操作后,我拿起弯刀自开一行,似与职工们论英雄。看着从没做过体力活的我干起活来毫不示弱,职工们再也按耐不住,个个精神抖擞,活力十足,拿起弯刀不停地挥斩着,还有的开玩笑的说,平日看着我们魏场长书生模样,但干起活来并不比我们这些“大老粗”差。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个男职工穿插一名女职工,女职工干起活来肯定比不过男职工,树枝粗了,滕根多了,她们便嗲声嗲气的喊着男职工们帮忙,而此时的男职工们便出现了一些黄断子,什么昏的素的,都来了。还好,大家都是结过婚的,也没见谁红过脸,反而让我这个副场长感觉脸上是火辣辣的,不知如何回答。
  第一天下来,手、腰、肩膀全都酸溜溜的,还疼痛无比,一大壶凉开水下肚,虽饿,但吃不下,无耐,只好勉强拿起碗筷糊乱吃了一些。这还是次要的,晚上睡觉更是让人无法入眠。工棚里隔着两间,左右各一间,一间为女职工们睡,一间为男职工们睡,睡的是统铺,我就睡在男职工们中间。山颠上的天与地着实很近,又加上是用白色的塑料布搭的工棚,棚顶上也没放置着什么,天空毫无遮拦的在我们眼前,月亮、星星、云彩,就连山顶上的森林一目了然。当然,我们的隐私也都暴露无遗的展现在天底之下。此时的山林并不宁静,反而变得更加狂燥起来。山雀在鸣叫,野鸡在泣嚎,野猪在咆哮……,那叫声,那泣嚎声,那咆哮声……声声入耳,还有那春天枝叶出芽声,夹杂着各种各样,神神秘秘,让这个充满童话色彩的动物王国更加扑朔迷离。虽然腰酸背疼、睡眼惺忪,但此情此景,总能让我就此入眠。
  正当我聚精会神地品闻着山尖上的夜色时,同旁的林场司机王俊波说:“魏场长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劳动吧,第一次睡这样的统铺吧?”这句话真可说中了,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三十多年,不是在父母的袒护下就是在社会的包庇下,尽管工作绞尽脑汁,但也是心情舒畅,身心怎如此劳累过。
  顿了一下,我坦然的说:“不错。”这也许就是我人生的一次旅行,人总是要在折腾中、磨练中不断成长。
  工棚里话又多了起来,大伙你一言我一语,说笑声、交流声,什么黄断子再次重现,荤的素的,夹杂着森林里的吵闹声,把这个云端上的夜空点缀得格外引人入胜。迷迷糊糊,下面的东西似乎有些涨疼,到了不解决不行的地步,先前憋着总还行,而现在不得不一泄千里。
  穿着外套,从温暖的被窝爬起,径直向工棚外走去。外面寒风习习,一阵风吹,人不知不觉打了几个寒战,树林的倒影将山沟遮得严严实实,冷冷的空气夹杂着泥土及杜鹃淡香引入鼻中,此时的思维变得更加清晰。走了个算是偏僻处,掏出那家伙,尿液象奔腾的瀑布,一泄千里,顿感痛快许多,几个寒战过后,收起家伙,准备回营。十四公里丫子的天空更加引人入胜,透着明亮的月光,山凹里云层四起,一层一层,层层叠叠,或游动,或静立,或缠绕,围绕着山峦,象白色的彩带,更象是天宫,我便就是天宫的主人。天空更近了,似有一手摘天的感觉。星繁点缀,月光皎洁,七女星、牛郎星……繁星点缀,加上皎洁的月亮,连绵起伏的山峦,不是神宅胜是神宅。
  瑟瑟的寒风哆嗦不断,我依恋不舍的走进温暖的工棚,钻进暖和的被子。
  再次仰望着蓝天,工棚在瑟瑟的寒风中不断的抖动,工棚里的笑声、说话声夹杂着外面野兽的咆哮声有所收敛,朦朦胧胧进入了梦乡。梦中,我好似梦到了野人,一群身披金毛的野人围坐在我们身边,有女的,有男的,他们人高马大,被着金色毛发,那女野人怀里还抱着个似毛猴的孩童,正惊恐的望着我们,见我们平和温习,就乖巧了许多,我有种冲动,想与这些男野人们结拜兄弟之意,更想讨个女野人做老婆,也许是言语不同,无法用正常的言语与其交流,只好作罢……
  一觉醒来,已是清晨,女职工们早早起床,烧的烧开水,煮的煮饭,抄的抄菜……,工棚里又热闹了,大伙起了床,洗刷后找一块空地,端一碗冷水,磨起弯刀来。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我也拿起自己的弯刀照着同事们的样子磨了起来。
  清晨的空气虽冷,但也清爽宜人。一夜之间,杜鹃花似乎开得更艳,树枝好似打了许多绿宝宝,地面上烛黄的黄叶似乎更多了,厚厚的,踩在上面软棉棉的,寒风虽冷,但也充满着春的暖流,春天慢慢到来,就在不远的五月,这里将再次进入绿色的海洋,再次将神农架森林披上“神”一样的装饰,神农架也就成了世界人一生不得不到达的地方,来神农架品原始洪荒,来神农架品高山杜鹃,来神农架品神农文化和那华夏史诗《黑暗传》……。我是打算一辈子住这了,从2001年来这里工作,我就喜欢上了这里,也爱上了这里的姑娘,特别是神农架神一样的土地和神秘的天堂,无时无刻不召唤着我,就连回一趟省城武汉探探亲人,也急不可待地想返回神农架,这里的一切已融入了我内心的全部,无论何时何地,我都能清楚而又坦然的宣讲神农架,就连外界媒体记者想借助神农架飞机场削平五座山峰、填百个熔洞建造飞机场等不实新闻,我都能一一向外界媒介争辩。神农架是中国的绿色天堂,是湖北的氧气瓶,也是世界上动植物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如果不适当的建设神农架,这块世界瑰宝谁人知晓,神农架人迄不永远贫穷落后,要尊重邓小平同志所说的“发展是硬道理”,神农架人正努力尝试着保护第一的前提下,科学发展神农架,如今的神农架旅游业如雨后春笋,芝麻节节高。
  “魏场长,吃饭了。”正在我想入非非之时,职工喊我吃早饭了。早餐还是干饭,大伙争着吃了早饭,便跟随着技术员上山的,只留下一名女同事收拾碗筷。
  休息了一晚,腰酸背痛更加严重,就连上山都很吃力,何况还要举弯刀砍杂草修枝等。尽管如此,我不能懈怠,强装还能行。跟随着队伍,我们按照昨天的要求,各自分工合作。原本一根枝条一下就能砍断,但今天做了几次才将其砍下,司机王俊波见我着实很吃力,过来帮了一些忙。事还是一样的事,但今天工作效率明显不如昨天,为了给队员们打气,我用尽全身力气,拼命的砍着。
  时光飞逝,原来连野禽都钻不进去的林子,被我们修理得井井有条,林子突然之间变亮了,也清爽了,阳光透着树叶的细缝射向地面,那光亮亮的,非常惹人怜惜。我们的到来,森林变得更加热闹,鸟鸣在我们头顶鸣叫,言语声、砍杂草声,声声灌耳,将云端上的森林变得格外热闹。
  神农架有“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天气变化,而身临其境于海拔二千多米的飞机场十四公里丫子,天气变化多端,时而晴空万里,时而云雾缠绕,时而细雨蒙蒙……。正当我们劳作得更欢时,不知从哪里飘来了几片黑云,黑压压的,将森林罩得严严实实,看来一场春雨即将到来。果不其然,不等我们回营,天空下起了小雨滴,风起了,随着小雨滴飘飘洒洒。收工了,我叫大伙回营,免得冻感冒了影响后期的工作。
  伴随着春风细雨,我们向营地奔去,还没等我们到达营地,天空突然飘起了大风大雨,虽然已是四月,但此时的大风大雨比冬天的还要冷,脸冻得生疼,身上的热汗此时也已冰凉,冷冷的,夹杂着雨水,让人无法感觉是雨水还汗水,总之,身上冰冷刺骨。好不容易到达营地,大伙紧紧的围着火炉,有的在说,“这鬼天气,说下就下,还这么冷。”暖和了一下身子,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感觉浑身来了精神,我腾出了位置,站在宿营口,眼望着湿透的森林。
  雨一直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森林完全湿透了,从林子深入,升起了薄薄的云雾,一缕一缕,似青纱、似饮烟、似万马奔腾、似跳舞的少女……绿,嫩绿更加显眼,那绿让人垂涎欲滴,让人怜惜,没有丝毫的污染。此时的杜鹃更艳了,就连野樱桃花、野梨子花都争先恐后绽放出鲜艳的美丽,云雾环境着四周,再次将这里带入了仙境,那或隐或现的山峦就象海市蜃楼,水顺着沟渠奔流直下,虽然是从高山上下来,但它们没有一点点污泥,我想,这也许就是神农架生态植被如此完好的原故吧。
  我渐渐的望着远方,雨停了,太阳不知什么时候拔开云雾,斜插入地平线,顿时大地光芒万丈,那干净的森林,那美艳的花朵,那薄薄的云雾,………全都被太阳照得光彩夺目,山峰间挂上了彩虹,一座连着一座,美,实在是太美,我欣喜若狂,我走出营帐,径直的朝公路上走出,顿时感觉我就身在九天云外,森林是绿色的海洋,蜿蜒地公路就象一条巨龙,插入天界,此时的我好象正踏着青云,就象山神盘查着周边的一草一木,一条彩虹偏巧就在我脚下升起,跨过阴深的沟渠,将飞机场的森林连成一片,我正准备踏上七色的彩桥,去探寻神农架森林深处的瑰宝,林场司机王俊波一声呼喊,将我从梦中惊醒。
  “魏场长,谭场长叫您回去,说是上级来人了。”此时的我有些顿挫,如此美景,我还来不及欣赏,来不及品读,更来不及感悟,却被那些烦琐的公务给破坏了。
  在安顿好大伙后,我便叫司机王俊波起动皮卡车载我回场。
  在回场的途中,我依恋的欣赏着这里美得让人怜爱的美,那薄薄地云雾,那嫩得发紫的绿,那红得透彻的杜鹃,那亮得无法形容的彩虹……一路上,我突然感觉神农架湿透的森林是如此的美,难怪古清生放弃舒适而繁华的大都市来神农架做一名闲云野鹤的农夫,难怪陈应松夜宿海拔3106.2米的神农顶,难怪多少文人墨客不远千里,来神农架写生寻宝,我庆幸自己选择了神农架,因为在这里,我不仅体会到了神农架的美,而且参与了神农架林业人最为艰辛的林业生活。
  从进入神农架时,我就有这么一个理想,那就是在工作之如,用自己平生所学,孜孜不倦的将神农架的美,将我亲眼所看的东西一点点化为文墨,即使比不过那些大作名流,但这是我一生所必须为之付出的,因为我是一名神农架人。


上一篇:写进生命里的人

下一篇:等你为我撑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