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相逢一笑是前缘

发布时间:2016-09-20类别:情感美文
  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付。十年情思百年渡,不斩相思不忍顾。茫茫尘寰之中,度尽劫波之后,那个曾经唤作张小凡的少年,当他再一次看到那个白衣女子之时,心中会是怎样的感慨?
  是苦涩,是欣喜,是惆怅,还是激动之余眼中流下的幸福的泪水?
  年纪轻轻却惨遭家门不幸,原本诺大的村落只剩下一个疯子,还有一个曾经与他亲如兄弟的少年玩伴。同入青云的挚友,到最后却反目成仇,普天之下究竟谁能读懂他的心?是年少之时的田灵儿,是静静躺在石室之中的碧瑶,还是那个风华绝代、惊才绝艳的陆雪琪?
  噬魂在手,一转身便是另一番天地。青云门玉清殿上,当草庙村惨案真相被揭露之时,曾经救他爱他的普智大师,竟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命运竟是如此捉弄与他,可恨的却是道玄那毁天灭地的诛仙一剑,或许杀死的不只是一个碧瑶,更是一个少年千疮百孔的心灵。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仿佛沉眠了千年万年的声音,在此刻悄然响起,为了心中的爱人,轻声而颂。那个风中的女子,张开双臂,向着满天剑雨,向着夺尽天地之威的巨剑。
  从此这个唤作张小凡的少年叛出青云,化名鬼厉为鬼王宗攻城伐地,更被冠以血公子的称号。或许多半是出于对碧瑶的愧疚,所以才使这个年轻人变成了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样子。只要是不算是太过分的要求,鬼厉还是会全力以赴为鬼王去做的。
  正像一句话说得那样:爱你的人生怕给你不够,不爱你的人就怕你要的太多。就像碧瑶对张小凡的爱情,纵然是正邪不两立,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这个男子。滴血洞中,张小凡为碧瑶解开了她与鬼王之间困扰多年的心结,多日以来他与碧瑶相依为命,消除了两人正邪之间的隔阂。或许在那个时候,这个唤作张小凡的男子已经深深烙在了碧瑶的心上。
  也许此刻张小凡心中所想还是他的灵儿师姐,儿时的懵懂爱恋一直伴随着他。若非如此,当他看到师姐田灵儿心有他属而心生魔性,在雨夜中被师父田不易罚跪。只是张小凡是幸福的,陆雪琪和碧瑶先后来探望他,二人都与他共担风雨,全身湿透。更难得是碧瑶竟不顾及自己的性命,为张小凡撑伞遮雨,这一份情意当真是让人为之感动。
  一直觉得,碧瑶是真心喜欢张小凡的。尽管他长相平凡,没有任何显赫的家庭背景,更是正道中人,可碧瑶还是情不自禁的爱上了他。也许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吧!一直很向往这样的爱情,或者如这般的爱恋只会出现在小说之中,现实生活中绝然不会出现。
  直到碧瑶为张小凡挡下那诛仙一剑,她自己却魂飞魄散的那一刻,张小凡更多的是出于感激和愧疚,才甘愿为其守候半生。可爱情是自私的,除此之外或许残忍会更多一些。兽神复活,因为心中对巫女娘娘玲珑的情怨,而泄愤于世间苍生,发誓要杀尽一切生灵,于是指挥大量的妖兽攻击中土,势不可挡。可他最初的梦想也只是想和那个唤作玲珑的女子在一起而已。
  多半玲珑也是喜欢这个因自己为参悟长生之道而造出的怪物,可是为了南疆的黎民百姓,她还是费尽心机将兽神封存在镇魔古洞里。而她在用尽自己最后一丝气力给了兽神人身之后,化作了一尊石像在古洞边永远的看守着兽神。
  纵然当兽神被八荒火龙焚灭之时,他所看到的仍然是玲珑的幻象。尽管兽神意图屠戮世间苍生的行为不可取,可他对巫女玲珑的感情却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书中多人的爱情纠葛都表现出一方的无奈和痛苦,最初始的张小凡对田灵儿的暗恋,陆雪琪、碧瑶对张小凡的深情,三尾妖狐对六尾魔狐的生死相随,到后来的野狗道人对小环的无言之爱,李洵对陆雪琪的纯真之恋,甚至是回忆往事之中的万剑一对苏茹悠悠情愫,幽姬、水月对万剑一的刻骨铭心的深爱,所有种种的结局多半都是以抱憾终生为结局,如张小凡和陆雪琪、田不易和苏茹走到一起的没有几人。也许这就是命运,有些时候人们也只能默默地听从命运的安排。
  除了爱情,书中对于正邪之间的理念之争、父子兄弟之情也都有描绘,甚至是刻画得极深,让人娓娓读来,不禁潸然泪下。当鬼王化名万人往为张小凡解说烧火棍的来历之时,言正道在正魔大战之中所杀的生灵似乎一点都不比魔教少。真正的正邪多半在于人的一念之间,正道中人若是心存恶念,也会堕入魔教,沦为万劫不复之地,永世不得翻身。而魔教中人只要是心存善念,也会由邪道回归正途,正如佛门中所说的天下无不可度之人。
  书中田不易对张小凡表里不一的疼爱,鬼王对叛出青云的鬼厉倾囊相授道法、谋略、学识,对其视同已出的关怀;焚香谷谷主云易岚对徒弟李洵的照拂,天音寺普泓上人救鬼厉的得脱苦海的善举,九尾天狐对鬼厉难以言明的暧昧,万剑一对林惊羽十年的授业之情,鬼先生不忍小环为救野狗道人丧命而出手相救之义,苍松道人为报答万剑一的知遇之恩,不惜勾结魔教为其复仇之行为都对父子之情、师徒之义、感恩之举做了最好的诠释。
  至于林惊羽为张小凡的遭遇冲撞田不易,曾书书为得到三眼灵猴小灰交好张小凡,小环为救金瓶儿不惜自损阳寿二十年,道玄真人为救下师弟万剑一,不惜犯下青云门规;甚至是猴子小灰与得道老狗大黄分享骨头、为了上古魔兽饕餮不惜破坏鬼王的“四灵血阵”。所有种种,不禁让人为兄弟、姐妹之情动容。
  故事的最后,陆雪琪遇到在草庙村隐居的张小凡,两人相逢一笑,伴着清脆的金铃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故事的结局还是让人向往的,也许这是因为国人对喜剧的强烈追求而特设的故事结局。现在让我们再重新回想以下这个故事的脉络。
  在一个玄幻的世界里,一个唤作张小凡的少年惨遭家门不幸,为佛门高僧所救并在佛、道、魔三派中习得一身上天入地的道法。他历经磨难险阻、征服上古神兽、异禽、历游各种奇异之地,与不食人间烟火的奇女子陆雪琪演绎了一段动人、凄美爱情的故事。
  书中主角那种淡淡的戾气所带来的悲伤,那一身神奇的能力,虚构中的人性、情感上的真实,在爱情天平上的徘徊,在正义与邪恶间的摇摆,让大家对其始终牵挂。主人公张小凡就像现实生活中的年轻人,渴望得到别人的承认,在渴望的过程中承受着孤独和落寞。
  张小凡的人生经历满足了人们对幻想的渴望,以及平凡人对成功的渴望。张小凡出身农家,长相普通,资质平庸,几乎被所有人认为是“朽木”却仅凭着一根普通的“烧火棍”以不服输的坚韧与倔强、真诚质朴与善良宽容,最终成为融会魔、道、佛三家的非凡人物,并拥有了尝尽“感情快餐”之后反而更加空虚与孤独,感情极度贫瘠,渴望理解的现代人难以企及的缠绵沉醉、凄美动人、至真至性、生死不渝的感情“童话”。
  或许当所有的愁怨都远去的时候,也只有在度尽劫波,相逢一笑之后的那一份淡然,才是前尘往事之中早已注定了缘分。真正参悟长生不老之钥便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纵然一个人不老不死,不伤不灭,可若他心中无情,也会注定永生永世与孤苦寂寞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