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我早已与青春握手告别

发布时间:2016-09-22类别:情感美文
  火车站,任何时候都是拥堵的。
  若不是青使劲地向我挥手,大喊我的名字,我是决计认不出她的。只知道她一直很时髦,没想到四十大几的人,这次更是让我跌破了眼镜。
  身材高俏的青,顶着一头粉红色直发,从几乎遮住眼睛的齐刘海以上,却是一片金黄色,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着一身红白相间上面有大大LOGO的运动服,脚踏一双洁白的高邦休闲鞋。活脱脱一个健美时尚的美少女,比少女好象还过犹不及啊,一下子亮瞎了我的眼。我当即就有点不淡定,赶紧扶正自己的眼镜,暗骂自己少见多怪。
  青拉着一个大大的粉红旅行箱,背着一个小巧的红蓝双肩包,她犹疑着跟我走近一辆出租车面前,“你怎么不开车过来啊?!”
  我说:“我基本不单独开车出来。车太多,不认路,不会停车。”
  青嗤之以鼻,讥笑道:“你驾照都拿七年多了,看你的臭车技。老公快把你宠成弱智了。”
  我说:“他没宠我,是我太笨。”接着我揶揄她道:“你老公才真是宠你呢,竟然纵容你到这个程度!要是我,老公不让我进门!”
  青有点得意,“他管不着。我的人生已过半了。再不抓紧挥霍一下,真老了!我的人生我做主。”
  我即时住了嘴,任听青说东道西。把她送到西湖附近,我订好的酒店,陪她吃了顿饭,就告别她说,我这段时间很忙,没时间陪她玩。青也不介意。当初青来时说要住在家里,我谎称公婆在此。自己有时的确把谎言说的比真实还真,但的确不喜她扰。
  青和我是同村姐妹,还带着点亲戚关系。自她初中没毕业,就出外地大城市打工。我高中还没毕业,她就把自己嫁了。嫁给外省一个比她大几岁,老实巴交的男人。
  那时城市户口很金贵。那男人为了青,用父亲因工殉职的抚恤金和家里所有的积蓄,求人把她的户口解决了。那时她每回一次娘家,都能引起“轰动”。本来长得就不错,衣着打扮,真真是走在时代的前列。那时农村还比较封闭,她总是引得同村人咂嘴弄舌。
  后来听说青好象有了外遇,不知和老公离婚了没有,离家出走了几年。后来却又回到了老公身边。而老公一直守着女儿,直到女儿高中毕业就业。
  记得四年前我父亲病逝,青带着老公也回到了村里。老家的3月初还是很冷。青烫染着一头酒红的卷发,内穿一件低胸红底秋衣,外套一件夹克式碧绿色羽绒服,下身穿黑丝袜,超短冬裙,脚蹬一双白得耀眼的长统靴.因长期喝减肥茶,黄瘦的脸上,皱纹清晰明显。但还是一下子吸引着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的目光。而青的老公依然低着头,替她挎着包,脸有赫色。
  虽然也是生活在大城市,见识了各色人物。而在那一个冰冷的夜,我的心情可想而知,宁愿青不要来。
  我和青也就那一顿饭的交情吧。不知她和谁有约。她不说,我不问。


上一篇:她的孤独很美

下一篇:我与影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