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实用技巧 >

发布时间:2016-09-23类别:实用技巧
  天堂的你近来安好?
  亲爱的人,我来看你了,请原谅我的迟归。
  知道么,一路上的枯草残枝,裸露黄土,甚至那风吼的坏天气都没有在我心中泛起一丝涟漪,然而,残忍的人啊,是你长眠的那个小土丘深深扎进了我的心,眼泪就是那时决堤的,之前的无关痛痒,只是因为我相信你还在,现在,你是在,在我的眼前,却站不起来,连碑都未立的小土丘终于将我的信念达打倒,你是真真然的走了。
  也许离开那天身体依旧疼痛,心灵依旧疲累,但你一定笑过,终于摆脱宿命的纠缠,终于与一堆堆黄土说再见,终于让一堆人为你湿红了眼。
  轻轻洒几杯酒,我知道你爱酒,虽然他们都不喜欢你喝酒,他们说,喝醉后的你疯疯癫癫,胡言乱语,但是我懂你,多想在他们数落你时大吼一声:你们要逼死他么?怪我没有勇气,酒精把生活带给你的压抑释放,平时那个无言的人呐,现在我听你诉说,你的痛苦与委屈,醉了的你会抓住我的手叮嘱我好好学习,长大后有出息再来孝敬你,我应和着,承诺以后养活你,你一脸笑意。现在,你就静静的躺在那,任由纸钱漫天飞,一切承诺幻为泡影,我为自己的食言羞红了眼。
  你喝醉时还会骄傲的说着你年轻时的走南闯北,两条腿,走过大川大水,走遍大江南北,在我张大的嘴巴前有你得意的容颜,也许前生你犯了好大的错误,今生才会这般受罪,你六十大寿时,又喝醉。像个委屈的孩子口齿不清的指责我舅的不孝,你说你像牲畜一样累死累活,他在外面喝酒赌博,你说你辛勤劳作,他却随意挥霍,你说了好多好多,最后那个让你溺宠的舅舅带着一身戾气将你按倒在地,那可是你的六十大寿,即使在地上,你依旧喋喋不休,我红了的眼眶中满是惊恐,幼小的我扯了扯妈妈衣角,“妈,姥爷脸上有血。”妈妈撕扯着像个野兽般的舅舅,后来妈妈边抹着眼泪边和我说:“没事,姥爷不小心抓破了舅舅的脸,不是姥爷的血。”我悄悄地不说话,我没有告诉妈妈,那滴血旁边还有两行浊泪,顺着你的眼角泛滥了我的心泉。
  我去你家时,从白到黑,只能见你在饭点,冬天,他们说是农民的闲季,可以以皑皑白雪为衬,趴在温暖的土炕上睡觉,但你却怎么也安定不了,即便是冬天,也会拿着镰刀去山上砍柴,那杳无人烟的山上你会不会孤单?看着门口的一堆堆一垛垛,你满意的笑笑,却笑弯了腰。几天后,柴却被盗,他们叽叽喳喳说着可惜,我不知你何感何想,你只是一个不会表达的无言者,所以一生默默,我知道几天后,那会有一捆捆的新柴,再一次碾过我的心,留下一排排疼痛的印记,原来我会心疼你,他们说你闲不住,喜欢干活,但是谁不知道你是在为家,为生活,一直这样默默。
  你病重住院那几天,一进病房,那张憔悴的脸直闯心间,骇然,嶙峋?不,要重得多,骷髅加层皮大概就是这般,那双蒙了一层白翳的眼睛干巴巴的嵌在里面,看得出转动都有些困难,竟有一时认不得你,几个月前还在我家帮忙,可还是那个雷打不动的黑汉?你吱吱呀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这些声音碎片刺进耳朵,刺中泪腺,妈妈说不能在你面前哭,我好努力的把泪水往下吞往下咽,泪水在心底流过几十遍,好苦好咸。问你要什么,你总是示意我坐下,直到姥姥过来你才吱吱呀呀要她做这做那,狠心的人,你终究没给我对你好的机会,现在你在眼前,我却摸你不见。
  见过你年轻时的照片,帅气阳光,每天如黄牛一般几乎陷入土地的你,被岁月,被阳光,被风沙刻错了模样,黑黝黝的沟沟道道横在脸上,洗不掉的泥土渣渣,还有乱草茬般的头发,你竟成了这般。你走了,不!我的世界还没塌,我有我的他们,你的他们,我们的他们,我知道你是那样深爱着他们,以后我会加倍爱他们,用你的爱,我的爱许他们以暖暖。
  坟前的鞭炮声震得耳膜生疼,心就随着这声音升天,嘭!炸成万千碎片,让这些碎片伴你轮回,来生再见。
  天堂的人啊,;泪已快要流干。
  漫天纸钱,愿你黄泉一路平安
  只是不见,并非不念。


上一篇:生活火花集(十三)

下一篇:傻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