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送桑叶

发布时间:2016-09-24类别:情感美文
  老家中江继光很多地方都养蚕。蚕食桑叶,量大。有时自家不够,还得去借,去买。
  到卖茧子的时候,家家户户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因为这收入有时相当于几亩地的收入。
  我自然主张我们家多养蚕,因为我和妹妹读书都需要钱。但是,母亲总是很保守地计划蚕种,要么两点(蚕破茧成蝶后产蛋在一张牛皮纸上,一张蚕种的五分之一),要么最多四点,因而我家收入总是很低,加上父亲早早去世,我们兄妹两读书总是开校就借钱,放寒暑假时才勉强还清借款,如此恶性循环,生活上就更加困难。姨娘家总是慷慨接济我们,因此我们一家到现在都很感谢他们对我们一家的恩情。
  那年夏天的一个午后,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至。屋檐的水像小溪一样流得欢畅,过水瓦沟冲下水桶般大小的水柱。山、林、竹子、房屋,全都笼罩在一片雨幕之中,耳边还不时传来山洪野兽般的咆哮。这时,邻居带来了姨娘赶场给的口信:送桑叶。
  想起自家蚕食不够,看着铺天盖地的雨幕,我恼火得狠狠地摔门进屋。母亲闻声而来,说,雨停摘桑叶,给姨娘送去。
  夏天的天气,小孩的脸,说不哭就不哭,一会儿天就放晴了,太阳又从云缝中挥洒它的毒辣。
  我背起背筐,沿着包产地的田埂土埂,满满的摘了4大背筐,装了满满的2担箩筐,看着云层里偏西的太阳,我们母子两个出发了。
  我挑一担,母亲也挑一担,我们母子俩摇晃着斜阳,踉踉跄跄地走在去姨娘家的路上。
  开始的路很熟悉,尽管大水冲断了田埂土埂,我们还可以找到迂回前进的路。可是,后来就不行了,天开始黑起来,路也越来越不熟悉。我开始着急了,前面还有20多里山路啊!沉重的担子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撞来撞去,几个趔趄我就招架不住了,我生气地撂下担子:不走了!
  母亲喘着粗气说:坚持一下,也许姨娘他们会来接我们。我知道,这是在给我画饼充饥,但也暂时平息了内心的烦躁。吃力地继续前进了一段路,终于只有大约8里的山路了。母亲叫我放下担子歇会,我自然是迫不及待。这时,看见鬼影一样的山峦,不时闪烁着几点鬼一样的灯火,我心里害怕极了。于是,我急切地对母亲说:走了嘛,快点走到姨娘家。母亲知道我的心思:又想歇,又想快一点到,便郑重地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姨娘家对我们的恩情我们一辈子也不能忘记,送点桑叶,受点苦,有啥子嘛,所以你要想得通;这次是你自己要走的啊,再苦再累也要忍着,你也算个男子汉了,男子汉应该有男子汉的样子……
  后来的路比先前艰难十倍,我几次被摔倒,几次桑叶倒在泥地里,我都是一声不吭地怕起来,重新装好桑叶,鼓起吃奶的劲继续前行。
  终于把桑叶送到姨娘家里,卸下沉重的担子,我吃上了生平吃过的最好的饭菜,睡了生平最香甜的一觉。
  这些年来,我时时想起送桑叶的往事,感慨良多,但最深的一点还是:我虽然送的的桑叶,却得到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