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见闻 >

我的蓝田情结

发布时间:2016-09-24类别:旅行见闻
  孩提的时候,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早已装上了蓝田,那时父亲常常在我和母亲的耳旁提起蓝田。
  父亲说,他是长安人,解放前为了躲避国民党拉壮丁逃到陕南,叔父也到蓝田过继给张姓人家当儿子,改名张自清。我还听说解放后父亲带着大哥去过一次蓝田,婶娘眼睛不好,叔父家日子过得贫寒。从那时起,我就时刻留心和关注着蓝田。
  上学后,我在课本里发现了蓝田,这是一个不断出现奇迹的地方,先是知道蓝田是人类先祖的发祥地和华夏文明最早的萌发地之一,考古学家发现的蓝田猿人生活的时代,距今110万年前到115万年前。后又知道蓝田是出产美玉的地方,蓝田玉与新疆和田玉、河南独山玉、辽宁岫玉并列为中国四大名玉,素有“玉种蓝田”之美称,早在新石器时代即被开发利用。
  那时候,我的心中就有了一个梦,梦想有朝一日能有机会去看蓝田,因为那里有我的亲人我的根,还有那些令人神往的美景和奇迹。可惜的是父亲和大哥过早离世,没有给我留下叔父家的详细地址和联系方式。
  到了2007年7月间,女儿小学毕业放假,我们一家三口到西安玩耍,顺便租了一辆出租车去了趟蓝田。这次虽然没有打听到叔父家的任何消息,但是我们却参观了蓝田的玉器加工坊。看到那些晶莹剔透、形态各异的玉雕器皿,让人眼花缭乱,心灵震撼。尽管那时我家经济拮据,但我还是花钱为女儿买了一双精美的玉手镯,悉心收藏,留做纪念。
  后来,我在新华书店发现著名作家陈忠实写的《白鹿原》,看到介绍白鹿原所处的地方就在蓝田,我就买下一本细心阅读,为书中的故事情节深深感染,为白鹿原的地域风情沉迷陶醉。我还主动推荐女儿和朋友阅读《白鹿原》,我多么希望有机会再去蓝田,寻找那里的叔父,看看那里的白鹿原。
  直到2014年5月16日至18日,我应邀参加了在陕西蓝田汤峪古镇召开的“第四届中国西部散文家论坛”,才又一次有机会长时间感受蓝田。这次还是没有打听到叔父家的任何消息,也没有安排参观白鹿原。但是我们有幸参观了汤峪温泉小镇、悟真寺,以及被誉为“第二敦煌”的蓝田水陆庵。晚上,我们浸泡在汤峪温泉古镇碧水湾阳光浴场的幸福之中,回忆着水陆庵雕塑的美妙绝伦,畅想着蓝田美玉的流光溢彩。返回陕西汤峪会议中心的时候,我们边走边看街道两边的玉器店,鳞次栉比,玲琅满目。我想为妻子购买一件精美的玉坠首饰,尽管失手将玉坠跌落地上损坏一角,我们还是将其买下精心保管。
  时间到了2016年4月22日至23日,我再次被陕西省散文学会会长陈长吟老师邀请,参加陕西散文家“走进美丽蓝田”采风活动。这是我第三次到蓝田,我想我和蓝田真是有缘,这次一定好好看看蓝田,写写蓝田,更重要的是好好打听一下叔父家的情况。
  我见了蓝田人,就像见了亲人一样,无比亲切。蓝田人见了我很是热情,无微不至,细心关照,使我产生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蓝田县文联专职副主席、陕西省散文学会理事鲁建与我交流默契,他对旬阳也非常关注,曾到过旬阳羊山、蜀河古镇和太极城写生。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幸福蓝田”微平台“主编赵欢锋,听说叔父的名字后,立即打电话请人查询,十多分钟后告诉我:“有张自清这个人,家住蓝田县三官庙镇新房村,七十多岁,已经亡故,家中有个孙子继承家业,以后若去寻找,我可以陪同引导。”听到这个消息,心情异常激动,蓝田人真好!
  上述这些都是我们在参观白鹿原影视城和白鹿原民俗文化村途中交流的。亲临白鹿原影视城,看到那些陈年老宅、古壁画、古村落、古戏楼、古石磨、古井、古门洞、古土墙、古碾盘,均似曾见过,十分熟悉。那塬上的地情地貌、一草一木都是那样地亲切自然,活像小说《白鹿原》和电影《白鹿原》场景的再现。
  由于白鹿原影视城的经久耐看,以致于耽搁了时间,将本来安排上午要看的白鹿原民俗文化村放在了下午。走过这个民俗村,给我的感觉是比袁家村有过之而无不及,它地形奇特,上下五层,错落有致,十分壮观,它既兼容了陕北、关中和陕南的民俗风味,又突出关中白鹿原的地域风情,使人看了就想吃,吃了就想喝,喝了就想玩,玩了就想乐,乐了就想睡,有点不想走了,确实是个“吃喝玩乐”的好地方啊!
  这次采风还安排有蔡文姬纪念馆、公王岭蓝田猿人遗址、蓝田县灞源镇青坪村等文化旅游景点,由于家中有急事需要返回,于是提前离开,留点遗憾,等着下次再去参观。
  回来这么多天,我一直想着蓝田。为什么蓝田会出现那么多奇迹?比如:蓝田猿人、汤峪温泉、白鹿原、水陆庵、蔡文姬、蓝田玉等等,这需要深入挖掘和潜心研究才能找到答案。我多么希望再去蓝田,尽快找到那里的亲人,尽快找到这个答案。


上一篇:我的富士康梦

下一篇: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