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锦韶年华

发布时间:2016-09-24类别:情感美文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你是谁?
  我是韶华
  我是谁?
  你是锦年
  我是锦年,却也不是,一只狐狸,怎会有名字。
  “为什么叫锦年?”,你说:“我是韶华,锦年是我的小君。”
  “好!”朱唇轻启,虽不懂小君为何物,但从那时起我便懂:韶华,我一生中最爱的男人,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韶华把我带回了家,他家很大,有很多人,特别热闹,他们都叫他将军,我不喜欢,于是便说:“他不叫将军,他是韶华。”此话一出,韶华便轻笑出声,修长的手指刮过我的鼻尖,眼中是我看不懂的色彩,后来我才明白,那叫宠溺。
  韶华教了我很多人类的东西,但对于我的来历,他却一点不惊讶,他说他知道我的一切,因为我是他的小君,注定的。现在我知道小君便是妻子的意思,我是韶华的妻子,注定的。
  为了平定北康,韶华受命奔赴沙场,我定是要跟着去的,不仅是想和他在一起,更是想要保护他。
  战场上,我看着我心爱的男人如何运筹帷幄,势如破竹,直逼敌方阵营,有他在,这就是一场志在必得的胜战。就算是战神,也很难避免在战场上毫发无损,是的,韶华受伤了,很严重,太医都束手无策,但这难不倒我,我是一只狐狸,一只妖,这是我第一次在韶华面前展现我的实力,但韶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夸赞,反倒惩罚了我,他再不许我展现我的实力,说是为了保护我。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被皇帝召见,然后囚禁,韶华虽是愤怒,但终究无可奈何,一世功名在身人,最忌讳的就是有软肋,我就是软肋,韶华的。
  皇帝拿我要挟他,无非就是让韶华迎娶某位公主,我并不在意,因为韶华说过,我才是他的小君。
  成亲之日,我看见韶华一袭红袍,衬着如墨的发丝,眼中是我熟悉的色彩,可这色彩现在给了别人,他们是如此般配,我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
  “看吧,这就是你爱的韶华,他爱你吗?人是最肮脏的生物,你也信。”这声音像是魔咒,一直在我耳边萦绕,我的心很不舒服,脸上有水滑过,那是眼泪,这是我第一次流泪,为一个人。
  我以为皇帝会放了我,但我终究是低估了他的野心。回宫不久,他便下令娶我,我知道,他需要我,需要我帮他赢得天下,“呵,愚蠢”我心底不屑,韶华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在成亲前一天,我依旧相信韶华回来救我,但是皇帝的到来给了我致命的打击,他告诉我,“韶华现在在边疆,公主陪着她,你还在妄想什么?”他让我死心,问我为什么不爱他,为什么每个人都爱韶华,他恨他,他让我展现实力,但我答应了韶华,我将自己关在房中,好像这样就可以与世隔绝。
  我躺在床上,往事历历在目,全是和韶华的,但现在的我最想的是回去,我想回家了,我丢了我最爱的人,丢了我自己,我真的不想留下来了。
  最终我还是没走!
  那是我最难忘的一天,火光漫天,雉伏鼠窜,一身红衣的韶华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让我误以为他才是新郎,他让我跟他走,不是询问,而是陈述。被带回来的路上,尸横遍野,断壁残垣,我知道,韶华他策反了。
  被带回来之后,韶华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就如同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样,但是他很忙,对,是很忙,他不再教我读书写字,也不再为我画画,他忙于他的事情—安定他的江山。我也从未见过那位公主,韶华也没有像我解释什么,他只说,他的心很小,装下的人就一个,那就是我。
  我一直都牢记这句话,我是住在韶华心里的人。大局平定后,我以为韶华会有时间陪我了,然而事实却是,韶华每晚都会在我“睡着”之后出门,他一定有事瞒着我,可以前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我们都坦诚相待。不久后,韶华将我带进了皇宫,他说那是我们以后的家,我并不喜欢那里,但是有他在就够了。
  韶华对我的宠爱宫里人尽皆知,几乎夜夜留宿我的寝宫,他们都在猜测我将会是他的皇后,的确,没几天,便张灯结彩,喜气漫天,韶华要迎娶皇后,只不过我不是那个让他穿上喜服的人,听说是番邦的公主,才貌双绝,我想去质问他,可是我出不去,没错,我被软禁了,就从他带我回来的那天起,我本来可以逃出去的,但是我怀孕了,失去了一切,我无能为力。
  每天重复做同样的事,这让我很烦躁,我开始怀疑,怀疑韶华是否真的爱我,他很久没来看我了,连我们的孩子都没过问,每天就只能从别人口中得知他的消息,他又要出征了,他又要迎娶某某公主了……诸如此类,我想我快疯了,我不止一次想过打掉这个孩子,然后逃走,可是我下不去手。于是,我开始有了自己的打算,我想等到孩子出生后,再带着他一起逃走。
  日复一日,终于等到临盆,韶华他终于来看我了,我看着他,百般纠结,他老了,不是外貌,他似乎很激动,抱着我们的孩子,是那样的不知所措,不一会儿,便吩咐下人将孩子抱下去,他到床前,就这样静静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疲于这样的对视,几乎在闭眼的同时,他紧紧攥住我的手,“你恨我对不对?我知道你想离开我,但是,可不可以再等等我,不用等太久,就一会儿。”他还说了很多,最后我答应他再等等,等到孩子满月。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韶华让我等他,我等了,等到孩子被害,等到一夜白发,最后等来一封遗书:
  锦年,你可能不知道我是有好爱你,我没对你说过什么甜言蜜语,也没有什山盟海誓,就连简单的我爱你,都不曾对你说过,你那么傻,肯定对我很失望吧,但是我只能说句抱歉。
  我娶其他人,无谓爱情,我需要壮大实力,因为我想给你更好的未来,我想给你一个天下。
  既然这封信被你看到了,那就说明,答应给你的天下,已经在你手上了,不要为我伤心,也不要恨我,更不要后悔与我相遇,因为这些都是注定的,以后再也没人能欺负你了,真好。
  “这就是你让我等来的结果吗?”泪流满面的我禁不住在心底怒吼,韶华从来不知道我要的从来都不是什么狗屁天下,还说我傻,他才是最傻的。
  一夜白头的我出现在韶华的陵墓面前,屏退所有人,我靠着他的墓碑坐了下来,“你看见我的样子了吗?你后悔吗?”片刻之后我在墓碑的刻字上摸索着,寻找打开黄陵的开关,这是我和韶华的秘密,只属于我们的秘密,顺利进入黄陵,来到韶华的棺椁前,他还是那么英姿煞爽,风度翩翩,他还是最爱的男人,就这样看着韶华,好久好久,我要将他刻进我心里,这次再也不会忘了他。
  我和魔鬼做了一场交易,我给他我最重要的东西,让他将我送到和韶华相遇之前,这次,我一定不要和他相遇。
  如我所愿,我回到和韶华相遇之前,可令我疑惑的是,我的容貌并未因此改变,相反,日渐衰老,可能这就是交易的后遗症吧。
  我抑制不住对韶华的思念,我想知道他过得好还是不好,于是我四处打听他的下落,但我问遍所有人,他们都说并没有一位叫韶华的将军,倒是平王府的小世子叫韶华,可年龄并不相符,虽然疑惑,可我却不想放过任何机会,我得知他将于三日后同他父亲回府,我想以我现在衰老的速度,恐怕三日后,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这样也好。
  回府当日,我早早便在城门口等候,我想第一眼便看见他。马蹄声渐进,来势汹汹,我在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我看见了韶华,像他又不像,他明显比韶华年轻,估计见了我得叫声奶奶吧!人群拥挤,不知是谁推了我一把,我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的马蹄下,“吁……是哪里来的老太太,找死吗?”韶华紧皱眉头,依旧是我熟悉的声音,“你…是韶华”我很紧张,四周发出了一丝丝抽气声,似乎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随即便有人出来想将我拿下,但被韶华拦住了,我以为他认出我来了,但看到他眼底依旧平静,我就明白了。
  他像我走来,一步一步,踩着我的心跳,走到我面前,
  “你是谁”
  “我是锦年”
  “尔今此去予素时,谁人踏花拾锦年。”
  我懂了,眼前的这个少年他是韶华,但他不是我的韶华,我的韶华会说,锦年是他的小君,而不是此意,而这个他是从没遇到过锦年的韶华,他的未来是将军,他的未来有娇妻相伴,他的未来有荣华富贵,他的未来没有锦年……
  于是我没再说什么,只是缓缓莫入人群,少年也重回马上,策马而去,也没回头,也没留念,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至少还活着,韶华还活着!
  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雪,我缓缓走出城门,步履维艰,我知道我的生命将走向尽头,渐渐的,大雪掩埋了我的身体,模糊的视线却依旧望着前方,那是我和韶华相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