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史上最优美文章,《士兵突击》之高城:一座城池 一个军魂

发布时间:2013-12-11类别:情感美文
  泣血原创,虽不怎样,也是俺的血,所以请各位网友转载务必署名并注明出处,媒体转载务必联系本人获得授权,否则为了不血尽而亡俺一定追究到底,谢谢各位,别吓着啊
  




爷们,同时还可爱

一直以为,写过袁朗,《士兵突击》的人物就不难写了。

谁想到写高城时犯了难。照道理说他应该好写,他看来骄傲,却不乏孩子的天真;他惯了装酷,却不乏男人的幽默;他凶起来可以对许三多吼“把他拉出去毙了”,他悲起来可以拉过伍六一抱头痛哭,他柔起来可以对史今说“今儿,可你今后怎么办?”。

多鲜活的人物,多有故事感的人物,可我为什么觉得他难写?我想来想去,大概是因为《士兵突击》是从许三多的角度开展的叙述,于是高城的位置便多少有些尴尬,他既不象史今、袁朗般是许三多成长的导师,也不象伍六一般是许三多成长的推手。他和许三多两个人看守七连搞笑多过悲壮,他开导许三多还要借助对成才的挤兑,他和许三多适合套用许三多在剧中的话:“你和我是两回事,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聊也聊不起来。”

所以,许三多看高城,离高城的内里,便总觉得有些距离。

可他是个优秀的男人,还是个很讨女性喜欢的男人,他年少轻狂的飞扬跋扈装满至情至性的男人味,难得这男人味还丝毫不掩他的可爱。这正好符合多数女性对某类型男人的幻想:爷们,同时还可爱。

可惜我不是女人,当然这不是说我不欣赏高城,只是想说,他的可爱,对我少了一分感染力,他的年少轻狂,对我少了一分内心深处的投入感。

他还总把自己对士兵、对七连、对军营的爱藏在营里威、连里横之下,所以,和伍六一一样,他是个需要回头去嚼的人物,那样我们可以窥见一个更真实的高城,那样我们才更能体味那段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他笑得又神秘又谦虚,让大家觉得,我们之所以没叫常胜、大功什么的,就为留着让兄弟连队寒碜自己。”

这是许三多的旁白,也是对高城最到位的评价。“寒碜”这两个字用得太好,这两个字由里到外的释放了高城的骄傲,他从骨子里溢出的骄傲,他有骄傲的资本:三次集体一等功,三分之一的伤损,逾倍甚至二十倍的歼敌战绩。谁拥有这样的成绩,都得从骨子里骄傲。

何况高城还那么年轻,三年军校,一年排长,三年连长,撑死也就二十六。虽然演员张国强看上去已经不止三十。还好他不止三十,如果不让他和史今、成才、许三多在年龄上拉开点距离,那高城的男人魅力得减掉一半。毕竟毛头小伙的骄傲会让人觉得轻浮,但一个成熟男人的骄傲会让人感到他的强大。

他出场倒是有王熙凤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感觉,对作投降状的许三多一连声的“那个兵那个兵”,只凭声音便把他骨子里的骄傲表达得淋漓尽致。能够把用声音演戏的,通常出身于话剧或者从事过话剧的演出。查了查张国强的资料,原来他是老话剧演员,早于1989年便从话剧表演班毕业。张国强的声音演绎,个人以为是同剧演员中最好的,他厚重的话剧腔恰到好处的化成了高城形象里的霸气和骄傲,为高城这个角色平添了几分魅力。当然也因为高城这个角色恰巧有那些霸气与骄傲,如果是其他角色,我担心张国强的话剧腔便会略有几分过。

高城的骄傲有很多细节,比如他对史今说“我到现在不明白红三连怎么想”,他对指导员发脾气“团长怎么样,他能比我更了解自己的兵么”,最经典的,当然是率队雄纠纠气昂昂地要张干事向七连道歉,在团报上道歉。

其实他的骄傲,是他骨子里的荣誉感,只是他是年青的连长,换句话说就是少年得志,且不说他还有个军长老爸,所以他表达的方式难免张狂,或者说轻狂。

应该轻狂,因为这是年轻的力量,一去不会返的力量。

轻狂之下,是他的幸福,是他用生命热爱的连队,是他用生命热爱的兵。

我估摸着很多人喜欢他是从他对史今的评价开始的:“他呀,我怕他,我怕对不起他,他是看多想多做多,可啥事也不说呀。”

至少我是从这句话开始欣赏高城的,我也见过不少连长,有爱兵的也有爱自己的,而他和我见过的爱兵的连长一样,战士就是他们的世界,战士的前途,他们会主动去想,去做,这很不容易。

当然他不喜欢许三多,这我非常理解,任何一个新兵连连长估计都不会喜欢上许三多,分兵的时候会想尽办法不摊上这号兵。

除了他的傻,重要的在于“你对他不好他不在乎,你对他好了,他成天粘着你,我不喜欢这种没有自尊的人!”这是高城对许三多的评价,我以为是非常准确的,至少对那个时期的许三多是非常准确的。不是每个人都象史今般富于爱心愿意不计一切的把烂泥巴捏成人形,更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史今。

同理我觉得他对新兵连成才的判断也很准确,钢七连的兵要把握的是一点,要有一颗好斗的心,确切说是向上的心,这颗心,成才有。至于人品,老实说新兵连里连长对新兵的直接接触很少,他没有这个机会对成才作出判断。当然,此时的高城,毕竟还是年少轻狂,还没学会象袁朗一样,在关注一个人军事素质的同时,对他的品质,作出适当的判断。

其实我挺喜欢看高城对战士们鼓劲“不抛弃也不放弃,所以我们叫钢七连”;看他对泼他一脸盆冷水的战士说“情绪不错,注意保持”;看他和伍六一打闹,故意把打火机的火苗窜得老高;看他对史今说“你暧昧你,你俗气你”;甚至喜欢看他形容许三多的投降说“这个动作我做不出来”,还有他对史今愤怒又有些无奈地说“我已经让步了,我允许他在七连呆着,我不允许心理上的一个侏儒,废掉我最好的一个班长”。
当然,我也喜欢他在与老A的对抗失败后所表现出来的属于王者的大气:“失败是成功他亲娘”;他在欢送酒上对劝他别端着的指导员说“总是不太好”,这也许是他年少时最后的骄傲与倔强。

这些,我都喜欢,这让我看到他的真实,是的,他的轻狂和幸福让他比史今和袁朗都来得真实,而这真实之下,是他对士兵,真真切切地关爱;是他对部队,真真切切地热爱。我只想再次说,这些,很不容易。

两个人的连队

七连散了,高城的伤心与绝望当然是可想而知的。我想他在私下里一定有想过他会和这帮士兵常相守,然而套用袁朗的话:“常相守,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好在电视剧处理得搞笑多过伤感。《士兵突击》的高明之一便是把伤感尽可能以一种搞笑又或者是雄性的方式表达出来,这比那些婆婆妈妈的眼泪不那么让观者觉得气闷心烦,又给观者以一种更深刻的感染力,有时候,还有顿悟。

当高城送走全连的官兵,猛回头看见那儿还认认真真地杵着一个许三多,我想他一定快抓狂。这对于一直瞧不起许三多的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如果那站的是伍六一,又或者是史今,他会觉得是一种坚守,是对七连精神的坚守,是不抛弃不放弃的坚守。可许三多站在那儿,对他来说便是在提醒他:你爱的七连已经散了,你用生命爱着的七连已经散了。所以他问许三多你懂七连么,所以他吼许三多“你有兵的表,没有兵的里,你做什么事全是为了别人的评价,没有血性的人根本不知道七连的荣誉,就象你混过的所有地方一样,七连不过是你混过的个地方!”,所以他象发狂地狮子最后却也只有无可奈何的对许三多说:“你就是我的地狱!”

这一段我每看一次笑一次,即使现在码着字也还在笑,许木木不懂七连么,这个时候,他应该懂了,可面对连长,他不知道连长想要什么样的答案,确切说他那时候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他脱口而出的答案是不懂。当然高城也不过是找个人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不管许三多说懂或者没懂,他冲口而出的都会是那些话,或者是早在史今走的时候他就想对许三多说的话。有时候,我们只是想找个人说句话,不管这个人是谁。所以高城其实应该感谢许三多说不懂,至少给了他一个发泄情绪的机会。

高城找许木木聊天,效果自然也和老马找木木聊天一样,最后抓狂的,除了高城,还能有谁?虽然高城期待的一定是一场男人与男人的对话,所以他的开篇是“我哭过了,”多推心置腹,多真心实意,多坦诚以待啊!可这些情绪打在善于在平淡中长剑出鞘的许木木身上,就象打在空气里,而且之后的每一句或启发或倾诉或直白尽七种兵器十八般武艺皆打在空气里,这情形我都想不出词来形容,反正就是看一遍笑一遍,笑一遍又再看一遍。

尤其当高城还没说出那个自以为是最大的秘密,而许三多却准确无误的接出的那句“军长”时,一定要细细看高城脸的表情,确切说是张国强脸的表情,太精彩了,惊愕、愤怒、无奈、泄气,什么都有,综合在一起就只能让人不能自控的发笑(我正在检讨我是不是太没同情心了,所以除了笑还是笑,哈哈)。

最后高城终于宣布投降“许三多,难为你一个晚上让我聊得这么愉快。”“不会吧。”这台词设计得!

我发觉高城每每在情绪上头时都能制造出金句,比如:

“炊事班都没了,吃锅盖啊?!”

“我保证,这个绝对没有违反三班伟大的内务条令。”

这些话估计会流行开来或者正在流行开来。原著和编剧兰晓龙的厉害就在这里,他能给每个角色写出符合角色性格又恰到好处具备一定流传度的话来。《士兵突击》的成功,是剧本和角色塑造的成功,《士兵突击》的火爆,兰晓龙功不可没。

高城与许三多之间的喜剧效果,其实比一次谈心更令人印象深刻,也让我们在无数次的大笑过后,看到高城与许三多的成长。

当许三多对高城说:“你不让我送班长,我理解,因为人得为做错事承担后果”,当高城和许三多双人成列三人成行时,当许三多和高城两个人唱响饭前一支歌时,他俩,已经有些相濡以沫的味道了。在许三多身上,高城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这是我非常欣赏高城的一点,尽管年少轻狂,尽管将门虎子,但他没有因此而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也没有因为挫折而一蹶不振,自暴自弃。在最初的冲动过去后,他也在反思和学习,许三多,让他更深刻的明白与理解了七连的精神:“不抛弃,不放弃。”

所以他对团长说“服从命令”,所以他对团长说“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容是别人,欲是自己”,所以他还对团长说“做什么事都象抱救命稻草,有一天我发现,他抱的是参天大树”,“这信念这玩意,真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说这些话的时候,高城的脸上少了轻狂,隐隐的多了些稳重与成熟。离开团长办公室的时候,他开始担心许三多:“他就一个人了。”

      一道伤疤与一个军魂

作为死老A的许三多与高城的再见,多少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这意料之外自然是高城的那道从眼角到嘴角的伤疤,然后,便是眼睛里的神采,那些跳跃的放肆的骄傲的神采不见了,取代的,是岁月历练后的沧桑与平稳。当然,他一如既往地端着他的情感,语气也一如既往地不耐烦。不过那句“你来烦我我很高兴”应该还是让许三多平静下来,或者说看到他便让许三多平静下来,他是七连的魂,他在年少轻狂时便已将七连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洒进每一个战士心里,他让他们真实的感受到并拥有着他的骄傲,而他们把这骄傲洒到了每一个角落。

他是一个成功和优秀的领导者。

“明明是个强人,天生一副熊样啊”这是高城看到许三多的感叹,这感叹里,有家的感觉,有家长对孩子的感觉。有网友留言说高城是军中之父,我挺赞成。回想起来,他应该是我们成长中的父亲,对我们严厉,却又百般爱护。七连散了,但高城还在,找到高城,就找到了家。

我特别喜欢听高城说他见到许三多的感觉:“人死了,魂回来了。”这句话里有很多情感,仿佛伤痕累累的我们也回到了自己的家,那里永远有属于我们的港湾。

对于走进死胡同的许三多来说,需要一个站在他的高度之上却又让他有归属感的人骂骂他,而高城又很好的借助了对成才的挤兑,成才对于许三多,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的,这两人凑在一起,让许三多那刻意封闭的对部队的情感,那怎么抹也抹不去的军旅岁月,依次的清晰起来,并如潮涌动,最终挤破许三多自我控制的闸门,刹那间许三多的心堤溃了,那窄小的通道不复存在,他的心,终于宽了,被骂宽了。

高城这一骂,让许三多更明白了何为不抛弃不放弃,那不仅仅是对战场上战友的信念,还有对自己的人生,还有对自己守护的一方安宁。有时候我们得学会放弃我们的纯真,如果这可以让更多人得到安宁。

说高城是军魂,不仅是因为他是七连的灵魂人物,不仅是因为他骂醒了许三多,更重要的是,他原谅了成才,他拥抱了成才,他对成才说了对不起。

成才的离去,对高城,不仅仅是背叛,那是在他最脆弱的时候给他心脏致命的一刀,可能他对自己对兵的判断对人的判断都会打下一个问号:他本来是要奖励这个兵的,得来的却是这个兵的背叛。七连所有的人都不能原谅他。许三多例外。

能原谅自己生命中出现的这样一个人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需要有莫大的智慧,宽阔的胸襟,恢宏的气度。从这个角度讲,高城是个将者,是《士兵突击》里独一无二的将者,他无愧于他的父亲。

从这个角度讲,我得说高城是一个军魂,不是一缕不是一抹也不是别的什么,就是一个军魂,一个值得我们致敬的军魂。

一斤酒与一座城池

“昨天晚上你想通了,你以为想通了就万事亨通么,这过日子,就是问题叠着问题,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迎接这些问题。”这是高城得知许三多家里出事后对他说的话,这是高城式的睿智,至少,不让许三多倒下去,作为军中之父,他得为昨天晚上想通的许三多拧紧一道发条。

许三多走的时候让高城整容,高城摸着那道疤笑笑。这笑是有深意的,是对许三多放了个心,能说出这话的许三多,至少说明心眼没有再走死胡同里去。这看上去有点不屑的笑,好象是在对自己说,这小屁孩,终于长大了,不用我操心了。

高城和袁朗的对决,是高手与高手的过招,是从针尖麦芒到惺惺相惜的对决。

第一次是还在钢七连的许三多活捉袁朗,袁朗“我有点冤”,高城回“每个在战场上挂了的人都说自己冤”。这一次对话,火药味有点重,两人你来我往,见招拆招,袁朗把胜了作输,高城输不言败,话锋上,算是打了平手。

第二次是烤肉那段,袁朗运筹帷幄,高城亏在不明就里,话语上略落下风,但二人兄弟情谊渐显。

第三次自然是终极对抗,这一段我一直觉得电视剧交待得有点混乱,袁朗究竟有没有听到许三多发现阵地雷达的话?弄清这一点,对于判断二人的言语交锋,很有意义。不弄清这一点,两人的对话就有故弄玄虚之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袁朗在利用许三多乱高城心志,为成才和吴哲拖延时间。

其实如果不是许三多的意外出现,高城这一局占尽赢机。本以为躺在医院的许三多的出现,打乱了高城的部署。

当然,高城败也败得很有大将之风:

“成才,也是我推荐的。”

“兵不是带的,就算是,我也不是给你带的。”

“我酒量不多,也就一斤,跟你喝,两斤吧。”

这世界,找到一个真正的对手不容易,找到了,就该珍惜。

而我想说,当了营长的高城,已经是一座城池,这座城池,容纳得下失败,更多的是,失败之上的,不抛弃与不放弃的,光荣与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