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网摘日志 >

我家门前的这条路

发布时间:2014-11-09类别:网摘日志
  说起家门口的这条路,我挺自豪的。现在叫太平桥大街,过去叫赵登禹路,我还是喜欢过去的老名称,它让我回忆起为抗战牺牲的那位国民党十九路军的爱国将领。全国政协就在这条路上,政协礼堂建在道边,一座很雄伟的中式建筑。路虽然窄些,老一代革命家,包括毛主席和周总理可没少驱车来过这里。
  30多年前,这条路很安静。路面上只有一条公交线,其它的机动车很少很少。只是在政协礼堂开会的时候,各式各样的小轿车从四面八方涌来,还是孩童的我们会站在路边,跟看车展似地辨认着小轿车,什么伏尔加、胜利20、别克,心情那叫一个兴奋。家里有急事,譬如我发高烧,妈妈会到马路对过的大杂院里,找个略带脚疾的老大爷,他有辆三轮车,约等于现在的出租车,拉着我奔儿童医院,因为他有脚疾,车走得很慢,不远的一段路,我却觉得很长很长。路面上见不到车,自行车也很稀少,路边上几位老人在悠闲地下着象棋,这就是当年的“景儿”……
  转眼到了2000年,路还是那么窄,一尺一寸也没有拓宽。因为二环路容易堵车,西单更甭提,于是,司机们抄近都往这条路上钻,这下好,家门口的这条路成天车水马龙,就没有消停的时候。
  太平桥大街与丰盛胡同的汇合处有个路口,过去,路口没有红绿灯,机动车到此自我调节,如今路口按了红路灯,本是件好事,但有时候,反倒给这条路添了乱。这条路口有个特点,东西来的车少,南北来的车多。于是,就经常形成这样一种尴尬的局面:东西没车,绿灯;南北有车,红灯。“天天堵车,就是因为那个新装的红绿灯。”有人居然就这么说。不是有了红绿灯,交警就不来了,任这么堵着车。交警也来,骑着进口的大摩托车,腰间别着对讲机。有了交警的指挥,交通秩序自然好些,可对讲机一呼,人家屁股后边一冒烟儿,又走了。车,照旧还得堵。
  如今,咱家也有了汽车。可是,就因为这条路,我还不能完全仰仗它。现在,我的出行有三套方案﹕去近处,绝对骑自行车。开了车堵车不说,到地方停车也是问题。去远处,要先看路,门口不堵车,自然是开车;门口若堵车,我就得考虑坐公交了。在堵车的情况下,大公共敢超车,有个小违章,交警也会宽大为怀,还真没见过交警扣公交车司机驾驶证的事儿。但这条路不堵车的时候少。我观察过,只有3个时间段不堵车﹕1、早上7点半以前;2、中午12点至2点钟之间;3、晚7点钟以后。所以,尚若没什么要紧的事儿,我尽量利用这3个时间段出车。您看,要是以前,出门就有公共汽车,5分钟来车,谁方便还真说不定。
  说到公共汽车,就以7路车为例吧。从“文革”到现在,7路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一开始的两门车,变成“通道车”,有三个车门,前门和后门各有一名售票员,一个车组世界上就是一个小的战斗集体,遇上什么突发事件,譬如车内出现扒手或者有了危重病人,处理起来就比较容易,可能是我脑子古旧,总觉得这样比较好。后来,7路车少了一名售票员,只剩一名售票员把守中门,顾客前门上后门下,票价也变了,无论去哪都5角,那台售票机绝对地只赚不赔,因为它不会找零钱。笔者在日本生活过,日本的公交车上也使用售票机,但人家的机器会找零钱,您将纸币放进去,哗啦零钱就会从里边掉下来,哪有让顾客吃亏的服务?有好几次我都忘记带零钱,遇上态度不好的售票员,算你倒霉,“谁让你不带?”训你两句,你也得听着。但是,你若是钱没带足,这台机器可不饶你。你说,上回我还投进5元钱呢,没用,人家售票员也不跟你耍态度,就一句话:“你跟我上总站吧。”
  最近,7路汽车又改革了。只剩一名司机,没有售票员。司机既要开车又要售票,票价也从5角改到1元,依旧是那台售票机,只赚不赔。司机的旁边安装了一台监视器,从荧光屏上可以清楚地看见后门的情况,别说,还真有点儿超前的味道。只是这样一改革,可累坏了司机。汽车到站,门一开,他就得大喊:“前门上!”声音小了,地下听不见,所以,7路车上的司机人人都练就了一副嗓门。
  司机不但嗓子要好,眼神儿更得好。顾客上车,司机得盯紧售票机,同时也得盯紧电视监视器,因为没有售票员,没人冲他喊那一声:“走了!”什么都得司机一个人干。真正的孤军奋战,没有任何的帮手。
  “为什么这么改?”我问过一位男司机。
  “节省人事费吧。其实,瞎掰。现在一个月的销售额,还不够从前的一半。公家亏大了,我一个人生出三头六臂也看不过来啊……”司机颇为不满地说。
  司机说的没错,特别是上班高峰的时候,你哪敢严查,抓住个蹭车的,耽误了满车的人,后门一开,又跑个没买票的,你横不能撂下一车的人去追一人吧。因此,司机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中国的特色就是人多。西方和日本公交车上没售票员,但人家的车上有这么多人吗?再说,您一人做这么多的事,疲劳驾驶,出交通事故,怎么办?你应当给领导提意见!”我有点儿为司机不平。
  “提意见?你不乐意干,有的是人等着抢着干,提意见,先让你下岗。”司机大概是累糊涂了,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哪能有领导不让群众提意见的。
  不管怎么说,“变”总是好事。特别是,最近辟才胡同附近已经开始拆迁,总有一天,这条路会像平安大道那样宽广起来。




上一篇:乐,活

下一篇:京城面馆小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