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最忧伤小事,路是这样走出来的

发布时间:2014-11-12类别:情感美文
  同事的一位亲戚姓孟,三十多岁,人长的朴实,直观给人的感觉还有几分土气,因为常到办公室来,慢慢的我们也就认识了。时不时还听到同士讲述她的这位亲戚的一些经历,最初不以为然,渐渐的我被感染了,并从中品味出一些特殊的东西来。有一天,这位亲戚又来找我的同士,在等的中间,我有意识地与她聊了起来。没想到平时不多说话的她表现的很大方,也很健谈。我们有问有答,以下的内容完全是根据当时的谈话整理而成的。
  我过去和我们那位都是一个厂的职工,他搞技术工作,我呢在车间。95年那时单位效益还不错,我们的工资还可以,只是单位人浮于事,下岗已开始紧迫人们的神经,人心都很浮躁。当时我丈夫的一位亲戚在外地办了一家厂子,请我丈夫去跑业务。我是打心眼里反对,我们家的老人也都不同意。都认为有个单位比较保险,就算企业不行了,天塌下来还有大家顶着,何况还不一定是那么回事呢。但最终我拗不过人家,他与单位签了外出上学的协议离开了。过了还不到一年多时间,市场饱和,我们生产的产品卖不出去,银行借款还不上。工资好几个月都领不上。不到一年天气,企业由停产进而接近破产的边沿。职工全都闲居在家,每月领上不到二百元的生活费。当时的情景现在想起来真不是滋味,整日守在家里没事干,为孩子洗衣服做饭,看电视、打麻将,独自一人时不时傻呆呆地瞎愁。感到前途渺茫,人像苍蝇一样,见了亲戚六人就问该干点啥?我想过找一份干的,苦于没有当官的后门可利用。我干过家庭女工,不想一日服务正好是过去的一位同学的家,脸上那个难看,心上就象猫抓一样。晚上回到家,捂着被子大哭了一场,下决心不干了。
  不干了,就只能再在家闲呆着。心情不好,身体就闹毛病,这痛那不舒服,有时无名火烧的人狂躁不安,一不高兴就和我那口子吵架斗嘴。我丈夫这几年在外面跑,经多见广,经济收入也可以。家里有了点积蓄,但那都是人家挣下的呀。我不甘心,缠着要和他一起跑业务,但那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一天,我丈夫从外地回来,说给我找到干的了。原来是让我推销江苏的一家厂子生产的塑料袋,进货就从他认识的省一家代理商处。这个代理商和我丈夫是朋友,一次喝酒了解到我的情况,建议我干这一行当。人家说,这东西不污损,又少不了,赔不了。人家就是靠这小东西发家致富的。而咱们这个地方的市场还没有人开发过,只要有辛苦,准能挣钱。
  又有干的了,但我心里没底,进了一批货,不知该如何推销。事把人逼着往前走,我也只能豁出去了。最初,我整天带着货一个个商店、餐馆推销。;因为我是新手,袋子的价格又高,质量虽好,就是没人要。一天下来,人累个半死,也推不出多少货。跑了半个多月,算一算利润还不到一百多元。心头那个气恼啊就别提了。脸被风吹黑了,手粗糙裂口了,衣服上每天都沾满了尘埃。不自觉我已经混迹于一般小商小贩的行列。慢慢的我摸索出一些门道。每天骑自行车带着一包东西,和卖菜、卖肉的聊天,帮人家的忙,说服人家试用。我和摆地摊的老大爷用塑料袋换鸡蛋。我心里想啊,只要你用我的货,好了我这东西就一定能有市场的。有人戏说,只要我请一顿饭,就要我的袋子。我二话没说,买了一只本地有名的段家烤鸡,两瓶烧酒请他们多关照。如此一来他们反而不好意思了,说:“你这人咱这么实在,以后,我们几个人就只用你的货。”由此他们成为我的宣传员和最可靠的用户。慢慢的我和这些人熟悉了,在小范围我推销的袋子开始有了影响。因为它质量好,不脱底,能吃重,有的顾客用了后指明还要我的袋子。一个卖肉的老板一次就订购了200多元的货。我心里那个喜呀,无法言表了。那可是我当时做成的最大一笔生意。
  我所经营的塑料袋,从一个小圈子的需要逐渐扩展范围,销量也不断增加。我的自信心增强了,说实话,推销的手艺也较最初熟练了不少。再回头到商店、饭店买卖就成了。要货的人多了,我开始忙不过来,就叫了一齐下岗的姐妹来帮忙。我守在家中听电话,由她给我送货。当时我还印了名片,这东西虽小,顶如发广告。有些商贩见我的货受欢迎,便上门接货再去推销,我的生意做的红红火火,收入也非常可观。每个月都要外出发货,人忙的团团转,孩子也就关照的少了。吃饭没规律,作业也很少去辅导。你别说,正是这样,我那孩子从过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遇到大人不在家,就知站在门外哭,连买一根铅笔都要大人去做,变的突然就懂事起来了。每天自己带着钥匙上学,自己理发洗澡收拾家,我忙的顾不上关照时,就自己到饭馆吃饭。胆子大了,独立性强了,该干啥干啥,有时还能到门市帮我点忙呢。
  生意做到这样,是盼都盼不来的好事。谁知好景不长,当地的一家生产塑料袋的场家,突然感到自己的市场在减小。后来了解到是我的原因,财大气粗,就派人派车到江苏厂家以别人的名誉发了一车货,做为自己生产的商品的培衬,同时也为打压我的市场,向社会上销售,价格压的很低。一下子,我的袋推不出去了,我就是赔上钱也没有人家的价格低。我心里那个气呀!眼泪不听话就掉下来了,连续多个晚上睡不着觉,赌气吃上四五个安定,也只能将就一两个小时。我灰心了,想着把手头的货赔钱出去,不干了,明年再找别的干的吧。
  就在我感到穷途末路的时候,有一个外地口音的电话打过来。问了我的名字、住址和经营塑料袋的情况。对方让我在家等着他,他要上门来拜访。说的我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不安,猜测可能又是什么人的恶意骚扰。原来这个人是我推销货的生产厂家派来的市场调查员。当我流泪把自己的辛辛苦苦的情况给他大概介绍以后,这位姓刘的调查员也很气愤。他说已经来了五六天了,主要是对本地突然这么大批量进货进行了调查研究。经他的了解,人们的介绍,他知道是我开拓的市场。那家厂子进他们的货,完全是为了销售自己的产品所采取的卑劣手法。对这种现象他们厂家是有规定的,决不允许。他向我了解了我的经营情况、本地的市场潜力。最后他鼓励我不要怕,他回去就和领导说,发展我为本地直接代理商。以后进货只需交纳一定的压金,就可以随时通过电话联系进货业务,那家厂子他们只能进这一次货了。一些话说的我振奋不已。
  有个成语叫天道酬勤,我说老天有眼。我很快就与厂家建立了代理商的关系,现在进货方便又快捷,而且价格也比过去便宜了许多。最主要的是有这样好的厂家做后盾,我怕啥。很快,那家生产塑料袋的厂家进的货卖完了,没货了,小商贩老主顾又都回到我这里。我的货销售势头比过去还旺,那家厂子受不了冲击,找了工商部门来查我。哼!我手续齐全,纳税交费无一遗漏,他们能奈我何。没办法,他们又去那些经销部作文章,说什么保护本地企业,甚至请防疫部门的人来检查,造谣说我的塑料袋经检测有影响健康的物质在其中,纯粹是无稽之谈。人们不理会他们的说是,现在是市场经济,老一套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
  我现在又租了一处地理位置优越、仓储面积大的门点销售。我每天守着店堂,只做发货业务。小商贩来批销的人有增无减,我忙不过来,雇了几个人打下手,有人称我老板,我还不敢当。我还想到电视台、报纸上做广告,与厂家联系,人家鼎立支持,还要帮我广告费呢。现在周边的几个县城还没有开拓出来,下一步,我要进一步扩大市场,要让我代理的商品成为本地的主流。谁让咱经营的商品质量好,顾客喜欢呢。
  回头看,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闯过来了。过去我在单位做事说话都小心翼翼,上怕得罪领导,下怕伤着同事。有时说错一句话,后悔三天。刚开始推销的那段时间,路上遇到同学、朋友我都不由自主地绕弯走。后来一赌气,心里一很劲,怕啥呢,又没偷又没抢,做生意挣钱光荣。有同学见了我说:“干啥不行呀,偏去推销这小玩样”。我说:“怕丢人,你呀就别和我说话”。其实我自己当时的心态也挺矛盾的。我们邻居两口子和我过去都是一个单位的,每月领二百多元钱,每天早晨起来就泡在麻将馆,或者舞厅、棋摊上。中午小孩放学了,大人也回来了。真怀疑,就那两个钱,人家是怎样生活的,你说天天就那样有啥意思啊。不过有时我又羡慕人家生活的那份悠闲自在。不过我现在精神特好,身体也有劲,自信心增强了,干啥也不在缩手缩脚,怕这怕哪了。现在我丈夫的收入还不如我呢。”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人现在变的特能侃,仅这一点好多人都说我变的判若两人了”。小孟笑了。这时她手提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说话中知道又有货主向她要货呢。
  等不及同事,小孟走了。留下我坐在办公室内,感慨万端。觉的自己日渐发福的身体变的矮小了。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萌动于心,不一会便灰塌塌的熄灭了。办公室的日子以深度钝化了我的精神和肉体,只要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还是会守在这里,写一些无聊的文字,从这一点说,惰性有时就是命运。我想如果有一天,我所在单位也破产了,我该怎么办呢?呸!呸!我还是希望自己的企业能万古长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