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经典情感美文,观松忆父

发布时间:2014-11-18类别:情感美文
  薄酒初尝,想起了家乡,信步走进五指山公园。我又看到了久违的松树,在风雪中傲立,不曾低头。我想起了父亲,想起他站在风雪中的情景,我不禁一阵阵鼻酸眼胀。
  今年,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选煤厂从事技术工作。临走那天,母亲翻箱倒柜地给我收拾行李。父亲则在一旁不停地唠叨。我心里暗暗地想:平时少言寡语的父亲今天是怎么了?父亲说:到那边一定要好好工作,不要惦念家里,不要怕吃苦,要与同事搞好团结,要谦虚,要节俭……。我有些不耐烦了:“爹!车马上就到站了,我该出发了。”我打断了父亲的话。父亲不再说话了,他执意要送我去车站。
  到了车站,父亲并没有说什么送别的话,或许是不想让我感到伤感。我早早地上了车,坐在座位上,透过车窗我看到了父亲依然站在原地看着我,我的心有些难受。不一会,车开了,他那长满裂痕的手在空中挥动了两下,便静止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像是一棵松树。
  我坐在车里,心里有些酸楚,父亲这些年为我付出的太多了,为了能给我攒够上学的住宿费和生活费,父亲除了要种几十亩田,还要趁闲着的时间做些小生意。
  忙种的季节,别人都用拖拉机播种,几十亩田,两天就能干完。而父亲却舍不得花钱雇人播种,而是用锄头在垄上一个坑一个坑地刨,然后,将种子放到坑里,再用脚将坑填平。就是这样,别人两天能干完的的活父亲要干十多天,而且是付出别人二十倍的辛苦。
  待地里的活都干完,父亲会蹬着三轮车出去买酱油、陈醋。每天都是天蒙蒙亮时从家里出发,到黄昏的时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春天和秋天还算好过,夏天和冬天是最难熬的。夏天的正午,温度达到三十一二度时,即便呆在家里静坐,也会感到酷热难耐,更何况父亲暴露在火辣的阳光之下,而且还要大声吆喝。有很多次,父亲晕倒在乡间的泥土路上,很少有人愿意向这个脏兮兮的老头伸出援助之手。每次父亲都在地上躺了好久,清醒后,再慢慢地爬起来,然后缓缓地站起来,即使摔破了头和脸也只是自行处理一下,然后继续大声吆喝。父亲中午不吃饭是经常的事,如果实在受不了了,便买一个一元钱的面包,连水都舍不得买。
  严冬时节,父亲也从不耽误,他早早地起床,然后用火烤一烤三轮车的气门,将车胎打满气。吃过饭后父亲再将酱油桶和陈醋桶抬到车上,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室外的温度零下二十几度,朔朔的北风吹在父亲的脸上犹如刀割一般疼痛。父亲的睫毛和胡子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手和脚都长了冻疮。尤其是给人打酱油时,要把厚重的手套摘下来,一双又红又肿的手就暴露在瑟瑟的寒风中。他也知道生了冻疮的手经寒风一吹,会像刀割一样疼痛,可是父亲还是强忍着剧烈的疼痛,不说一声苦。
  寒来暑往,父亲就这样默默地付出着。由于经常饿着肚子,他患上严重的胃病,平日里只是吃一些便宜的胃药来抵御强烈的疼痛。上个月,父亲的胃病又严重了,刚吃下去的东西就吐了出来,父亲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但是父亲说什么都不去医院治疗。得知这样的消息,我想家里可能是缺钱了,我把两个月攒下的一千五百元钱寄到家里,并且嘱咐父亲用这钱去看病。可是父亲却在电话里说:“钱我收到了,但是爸轻易不会花的,爸帮你存起来,花你的钱爸心理不是滋味。”我想了很久就是不能理解父亲的话,为什么花我的钱会感觉心里不是滋味?或许是因为父亲的经历告诉他:赚钱不容易,所以不忍心花我的钱吧。
  前几天,我从电话中得知,父亲胃溃疡穿孔,被送到医院,胃被切除了三分之二,即使痊愈,也连一碗米饭都吃不下。听到这个消息,我的鼻子一阵酸涩,泪水忍不住簌簌地流下。我又回想起父亲伫立在风雪中盼儿归来时的情景,那干瘦的身躯就像松树一样虬劲,经过风刀霜剑、严寒酷暑的磨砺,依然苍翠、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