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经典感人日志,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年华

发布时间:2014-11-28类别:情感美文
  有人说,青春是悸动的年华;也有人说,青春是浮躁的时节;我说:青春是集情感与梦想于一身的混合物,是成长与成熟的磨合品。我们,是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时期之间的过渡人群,有着夹在八零后末期与九零后零头之间的特殊身份,多元发展的经济社会与碰撞不停的思潮激荡是我们成长的沃土,在经历六月高考的一番磨练与九月军训的一场考验之后,我们,站在时代的巅峰,眺望着那一望无际的大学校园,目及之处仿佛人生理想触手可得,目不及处恰似人生路途迷惘重重。
  我们是生活在象牙塔中的蚕茧,四年的岁月苍老了亲朋好友那眉梢眼角里的憔悴,也成长了青年志士那举手投足间的风韵。要说在这样忙碌的世界中过活每天,难免会有不顺,一直都觉着,其实不是世界选择了你,而是你选择了世界--开门的锁钥就在于我们看世界的眼光。如果说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日日夜夜是驱使我们做出不同反应的导火索,那么心灵的声音便是让实验得以进行的催化剂,反应或快或慢,无不取决于催化剂的性质与剂量。
  好莱坞式的英雄形象与小说中的主人公思想已然不适应我们大众心理的需求,究其因,确乎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或是彻底的正面形象。从不主张一味悲观,“为赋新词强说愁”,要明白,深沉与成熟不是靠悲观与愁苦所能诠释的。忧郁王子与潇湘妃子从来就不该是我们所应效仿的对象。任何一个人都有伤口,一如天生的指纹一样提醒着我们的伤疤,有时深到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它在哪里。也不主张完全乐观,玩世不恭往往会让一个人失去自省的能力,不在乎伤心的过往或是太在乎伤心的过往,都会让自己滑向极端的边缘,前者属于“莽夫派”,后者属于“麻木派”。事实上,过真的生活,做真的自己,才是我们应该祈盼的。我们需要微笑绽放自己的生命不求匆匆,我们可以释放自己的泪水不求长绵。其实低头想想,我们天天人前开怀畅谈,玩笑尽言,却总在人后莫名的孤独,埋怨没有一个可以好好倾诉的对象。我们一面在假期选择看电视,看电影,玩电脑游戏来放松自我,一面又在空间与博客签上悲情与感慨的留言;我们一面在上学的时候打着哈欠,一面又在休息的时候彻夜难眠;我们一面在看着别人水深火热,听着周围蜚短流长,一面又在内心祈盼一个漂流瓶,装下自己所有的秘密。看呀,我们是如此矛盾,却又如此真实,这才是我们的生活。常常把乐观放在嘴边,写在作文里,现实中我们继续着过往的生活,经历了难忘的心路历程,我们知道乐观,悲观不过是一种态度,一种对人生,对生活,对未来的态度,可我们依旧安心于自己三月天孩子脸--说变就变的生活。或许,你应该同样庆幸别人对自己的埋怨,生气,打闹。毕竟他在别人面前千篇一律的言语却在你面前变为了独特待遇,他敢于在你面前展露那除日常生活3万种表情之外的第三万零一种表情。我们要学会的不过是在收敛与纵容中谋求适度,在晴空万里与大雨倾盆中祈求和风,在逃避与面对中选择担当与责任。
  感情的波折或是理想的受挫,都只是为了让我们明了看似风平浪静的海面实则暗流涌动,想当然的无路可退背后却潜藏着峰回路转的希冀。不要担心“有心栽花花不开”,因为可能会“无心插柳柳成阴”;不要害怕“山重水复疑无路”因为可能会“柳暗花明又一村”;不要失落“众里寻他千百度”,因为可能“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三百六十五个日升月落让生命的律动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回首顾盼时,有多少蛹破茧成蝶,在雨后翩然纷飞。
  也曾想,生命是不是就是纯粹的单行线,就像是搭上一架客机,不到终点不能换乘别的航班。我们在青春的岁月,有些小纠结,有些小幸福,有些小伤感,处处设防又毫不设防,上帝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将我们每一朵陌上花开如蒲公英般的漂泊。大大的城市,小小的世界,追忆着我们往昔的滴滴点点,三月的樱花像雨一样纷飞在静谧的街道,小镇在朝阳的浸染下睁开惺忪睡眼,一如昨日重现的我们,疲倦而兴奋,甚至不需要具体的原因,心头就会莫名的升起一缕情愫,像是夜阑时分点燃的一柱心香,缠绕房间,这种香气让你窒息,也让你陶醉。这,就是我们,有幸拥有情感的复杂动物,唏嘘或是呐喊,从来就是我们的权利,没人能够剥夺或是诋毁。轻音乐总是那么令人神往,每一个和弦与音符像是檐下的
  雨滴落地般的撞击心灵深处,又似无名的水珠入湖时激荡的圈圈涟漪,总会勾起我们那段连结的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