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史上最催泪日志,生命中的女性

发布时间:2014-12-11类别:情感美文
  从我出生至今,不觉几十年已过,回首一路走过的岁月,在我身边,无数女性默默给我以关爱,每念及此,我心感动,我真想叩首拜谢于她们膝下,我真想好好地凝望着她们,我真想她们永远健康快乐!我真想向她们致敬致谢!

  师娘您好
  七十年代,我小,老师阿惠,也刚开始教书,十六七岁,漂亮温和,留短发齐耳跟,青布鞋,朴素美,很少生气,即使生气,也只是涨红了脸,一点儿也不吓人。
  我做一减法题,老算不对,心里窝火,不自觉地叫出了老师的名字,这,出言无状,这是很不礼貌之举,我的脸涨红了,同学呢,都看我,脸上写满了惊讶,老师无事一般,冲我笑笑,来给我将那道乘法题讲解,讲毕,笑笑,神态无异,事后也没找我,老师大度而温和。
  那年头,以唯成分论定人优劣,出身不好的人常被人欺负。有次,班上一个地主子弟挨红色子弟打整,我看着不忍,便偷偷向老师说了,老师来了,叫住手,许是政治气候之故,大获全胜的同学还不想收兵,挽袖卷裤,一脸鄙夷,认为“坏蛋”该打,老师只有奋不顾身,进入挥拳领域,将频频出击的小红色子弟,往一边拉开。老师头发弄乱了,手上也吃了误伤。老师不在意,把那挨打的同学叫到屋里,抹去泪,给他轻轻地洗脸,说些话让那粒惊魂未定的心得到安抚。
  我最怕的是开学报名那一天,因为报名时,老师要问到家庭成分,虽然我的母亲也是教书的,但我的成分那一栏却只能填地主,而这种不光彩的成份如果让同学们知道了,会另眼看我,我也就变成最可耻的人了,大约算是人民之小公敌吧!低年级的有个同学眼睛不看事,人多时去报名,问到成分,憋出“地主儿”三个字就逃了,跑到一角大哭了一场,怨爹娘千不该万不该生个地主儿,脑袋夹在裆里。
  有此前车之鉴,有同学去报名时,我却不敢尾随其后,一个人溜到茅房,佯装拉屎,然而,茅房也不是藏身之地,不一会,也来了拉屎的同学,劈头就冲我“全班就你一个没报名了,还不快去。”于是,我只有豁出去了,一小脸的悲壮,走到老师面前,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问成份时,是不开腔还是实话实说?如撒谎会不会被识破?那一刻,如果地球裂开一条缝,我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躲起来,惊恐地想着这个世界。
  没料到奇迹发生了,老师收下学费,记下我的出生年月,报名填家庭成份一栏,早已写了两个谁也看不清的字,老师拿着教本,冲我和同学们挥挥手,说“快进教室,上课了!”我偷眼看老师,老师微笑着,似看懂了我的心思,那一刻,老师那善良的微笑在我的心灵中,刻下了深深的一道痕,想到人世间能有这么充满温情的人做我的老师,哪怕是隆冬寒夜,我的心也充满温暖。
  老师出身红五类,与我出身不好的母亲大胆交往,全不避嫌,中午不回家,自带饭菜在学校吃,大冬天里,她淘菜、切菜,皮肤多裂,是冻的,却无事一样。与我母亲拉家常,母亲砍柴生火,自是不停。老师曾弄了羊油斤多,送给我家,过节时,吃一顿干饭,这么制的,羊油下锅,煎成液状,拌入饭粒,放几粒海盐,汇入菜叶,焖会儿,香得人头痛,吃得遍体发热、脸上发烫,人说羊油有臊味,这不成话!多年来,那喷香的干饭,每忆及此,口水沁出,我舌头在腔里扫来荡去,美味难忘呢!那羊油是老师送的。
  我母亲不是贫下中农成份,在老师面前,多少有些回避的意思,早早关门。亦有闲话了呢!其中一条是黑五类怎能与红五类人打得火热呢?而我的老师全不在意,开门进来就说开了,比如凭茧巴厚是上大学的硬件,那大学里学的是开山或是打铁?明明是大圣人大教育家孔子,咋报上要说是孔老二?让二年级小学生写批判文章,批孔老二的什么“克己复礼,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这是哪门子事啊?克己复礼是克制自己,恢复礼仪,这理儿不错,我看啊!批什么?最好克制自己而不必理会!当时,我的老师有如此独到见解,真了不起!
  老师还说,论语中,这兴灭国,是让被灭了的国家重新热闹复兴吧!这叫搞复辟,如被灭了的国家如桃花源社会那样好,复辟一下子也没啥错的!只是这“举逸民”还真不好理解,逸民是不是指安逸舒服的老百姓?这个“举”字是让他们造反举义,还是把他们高举?我咋向学生讲呢?老师在我母亲面前,倒象举手发问的学生,我的老师好,虚心好学!弟子我至今犹记。
  印象中,不光探讨大政治,身边小政治也入话题,比如乌油村宣队的女官人儿,号称马凤香辣,带一班人马访贫问苦作秀,借了一个叫化子之褴褛衣,罩在外面,自己却不脱下优质的确凉衬衣和草绿装,诉苦完毕,为更一步激起阶级仇,民族恨,有样板戏李铁梅之扯辫亮象动作,老师说到这里又发问了,借新社会的衣诉旧社会的苦,这理儿我没想通啊!我的老师笑了,母亲也笑了。这些,仿佛如昨呀!而林秃子飞机栽温都尔汗之大事,我却茫然说不出子曰,那时我小。
  念三年级时,老师做了新娘,我望着老师,傻乎乎地笑,为老师高兴呢!老师拉过我,给我兜里塞了一大把糖,那糖真甜,玻璃纸包的糖,吃了,甜丝丝的纸还夹在书里!
  老师现在退休了,老师的学生我又做起了老师,感谢老师给我的教诲,老师有颗善良的心,老师现在生活得很好,儿子们英武有为,早已参加了工作。老师在家,含饴弄孙,看看电视,或侍弄点儿绿色植物,日子过得充实有味。
  我为老师高兴,偶尔遇到老师,老师微笑着,很慈祥,我不由产生了儿子依恋母亲的感觉。叫声老师,心里却想扑到老师怀里,叫声娘!
  
  我那教书的嫂子
  嫂子念高中,高大,皮肤白中红,如仙桃,人中精品,人向她开玩笑,她浅笑,脸上呈霞,羞涩美如今少见,张扬美今不乏兮。
  据小道消息说,嫂子与我哥谈朋友,十有八九是点头或摇头来表达思想感情,请她第一次到我家中,紧张得不行,让哥子为难,好在为弟的我,初生之犊不畏虎,上前拉了未来的嫂子,抱了胳膊,嫂子香香的,使劲拽,让嫂子扑哧笑了,说,好好好,我去我去!于是就去了,小弟我旗开得胜,立了头功!
  嫂子之父母,皆教师,文革时期,嫂子散学后必割猪草或砍柴,入夜,呆在家中做点题或看点书,极为闺女韵味,与哥婚配后,随后自然是生养小孩,话说,那是浓冬时节,嫂子正于铺中坐月子,听说次日将是中师函授的结业考试,执意要去应考,家人曰:你正坐月子呢!受了风寒,怎生是好?然而,家人只是劝说,嫂子只是不听,但见我嫂,头上裹着大白厚之毛巾,绰了大钢笔,吸饱墨水儿,赴考也,照理说,怀娃子坐月子,数月不曾翻书,应考难度应是大大的。事实上,嫂子能过关斩将,这看来,咱嫂子文化基础不错,当时流行说法是人生能得几回博,嫂子生育期出门奋然一搏,成功了。于是,我佩服地望着嫂子,好一员娘子军,不单是模样儿好看也。
  彼时,作小叔子的我,也就一个十来岁的童儿,童儿无忌,夏夜乘凉,望了一回好月,不由顿生尿意,自然也就干起对月撒尿的煞风景事儿,这当儿,嫂子一头横过来,我大惭,惶急中,我匆忙行收藏之事儿,嫂子用指头紧摁了我的额头,说声:“坏家伙,流氓啊!不文明啊!”偷眼看嫂,人家并不十分生气,嫂子这时已是为人之母了啊!今想来,心便发笑,家中有嫂子真好,被嫂子骂真好!那一句“坏家伙流氓啊!”回味起来,心便温暖,有时我如小狗般跟在嫂子的屁股后面,使劲儿嗅,看她煮饭,看她洗衣,看她奶孩子,看她脚踏实地,一步一个印,觉得真好玩,家有嫂子,如春风拂面,空气亦香亦甜兮!
  嫂子与哥新婚,却分居两地,哥在镇上中学,嫂在一偏僻村校,因交通不便或彼此工作都看得紧,每月厮会,也就那么一两次,哥去了,嫂子出来笑笑,算是招呼,随后又进了教室与童儿过学习生活,又是板书,又是念念有词,又是巡行指点,诚可谓忠诚事业也,哥呢!此间好生无趣,只得漫步校园,四处倘伴,心痒处,只想喝令嫂子赶快从教室滚将出来,滚鞍伏地请罪!然我哥不忍亦不敢,天下英雄,多是石榴裙下之降将!
  照哥当时之激动想法是,夫君自远方来,不亦悦乎,嫂子应马上宣布童儿散学,久别胜新婚,小两口儿当争分夺秒保质保量温存才是硬道理!然而,咱嫂子先工作先事业,后儿女情长,有条不紊哉!女性冷静理智,雄性猴急哉!记之大笑!
  难得星期日,这对少夫妻,睡够了,吃个早饭,清理了换洗衣服,小两口来到溪边,说着话儿,兴起时,撩对方一脸水,引发欢声,手浸在清清的溪水里,于他俩来说,人生之乐,莫过于此也!
  后,嫂子调到镇上一村校,每天得骑自行车上班,嫂不会,便学,弟为之扶车,扶不住,嫂子便跌了,额上出了红墨水,更兼一屁股泥,嫂还笑,令我继续为她服务,好几次人仰马翻,但嫂子健硕,继续与车作斗争,终于能够熟练地驾驭这铁家伙了,几年里,每早上班,每晚下班,一路风尘,嫂子脚蹬自行车,颇有力量的,嫂子身体好,又好学,工作颇有信心,且看此红粉佳人之教学手段。
  当时人们猴急于应试教育,唯分是举,为了统考出个好分数,不少人干脆免上音、体、美,一门心思整语文、数学,你听,哗哗,卷子飞舞,迷人眼目!嫂子呢?该上什么课就上什么课,绝不马虎,嫂子站在台上,边作体操,边讲解示范动作要领,如有不专心之徒,嫂子红颜一怒,柳眉一竖,大喊,小子,滚一边儿去,站立思过。汗水湿了嫂子的发,太阳晒红了嫂子的脸,晒烫了嫂子的手,嫂子口里说的是挺胸收腹、目视前方,拳心向下之类,嫂子挺专业的!如我的儿子往后择先生,找到一个只会尽日率领大家打题海战术的家伙,倒霉了!
  有好心人对嫂子说,让学生全面发展虽好,但统考只是语文数学,考差了,可要逆向调动的,所谓逆向调动,相当于穿皮鞋过渡到穿草鞋,好地方发配到不毛之地,亦可美其名曰为支援山区教学改变落后面貌!嫂子坚持照大纲进行,坚持自己的教学特色,好心人之劝说,嫂子谢其美意却心无所动,结局是,统考下来,同年级十八个班,嫂子领导的部卒,考的成绩进入了前三强,而非统考科目,水平之高,他人只能望尘莫及,张口而久不合哉了!
  走正道不会差的!所谓逆向调动,咱嫂子才不怕呢!
  教学中,早在三十年前,嫂子居然敢将所谓的封建之残渣“弟子规”,令弟子记诵,并逐一讲解,嫂子强调,为人子女,首当孝悌,与人处,必诚信,有此美德,方可谈学文化。嫂还说,德才兼备,德永远应该放在第一位!人无德,望之非人哉!非人了,那是个啥玩意儿哟!
  此语经典,呵!未出阁的嫂子沉静少言,会教书的嫂子出言惊人!
  嫂子三十来岁时,其夫因病故去,单位头儿不错,将嫂子由乡村调入镇上中心校,当时,幼儿园缺人,从没与幼儿打过交道的二嫂,教学中遇到了新问题,嫂不会跳舞,率小儿舞之蹈之如做体操,动作有点坚硬,嫂就托人弄了几本游戏资料,领导群儿游戏,嫂子坐阵指手划脚,威而不猛,俨然水帘洞主。大家知道,嫂子班上的猴子捞月及拔萝卜这两个节目,镇上获奖,嫂不含糊啊!奖状一贴乃是两张!
  上课,小儿闹,管不住嘴,但见二嫂,弄了一条破旧裤儿,扬于手中,冲群儿说,乖乖,谁没背手坐正,认真听课,大娘我就将他的裤儿…..,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嫂子一用力,那裤儿就被嫂子撕裂,这一招,让群儿傻了,睁大眼睛,不敢放肆!嫂子就利用这安静的短时间,教群儿念;人口手或电灯电视机什么的,不亦乐乎,幼儿多动,讲课不打闪电战不行,群儿的注意力怎能长时间集中,完成了大纲的教学任务,嫂子便不再教了,组织小儿看电视,做游戏,或认识花草树木之名儿,有的是活儿干。
  班上有个玩虫儿刘二狗,老是不会写字儿做题,嫂子乃唤之一隅,暗中授奖,曰:“小毛儿,这新笔好本子,是本女王专为你发的奖,如果期末你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儿或做几道题,你就将这些奖品还我呗!”这小儿好胜,不到期末,便主动来让嫂考他写字儿或习题,以求不退还奖品!嫂将此儿搂之于怀,叭地一个惊天动地吻,口里说:宝贝儿,你真乖,奖品如今真正归你了!哟!宝贝有出息啦!真可爱!
  嫂子好学且好动脑筋,哥娶仙女了!七仙女嫁董郎,哥娶的定是六仙女呗!
  教师队伍中,每年上面给几个评职名额,这名额到手,是个好东西,能使工资的数目变大长胖,人们想方设法为评职而战,走下三路的家伙为了抬高自己的平均分,判卷时为自己班多给点分数,一人多十分,十人多百分,不得了啊!如监考别人班上的考生,则表情如凶恶鬼子,让考生心惊胆战,发挥失常,我嫂不屑于如此卑下手段,只是用心教书,对评职事儿,不闻不问,不把提级评职当回事儿,一天,单位坐一把交椅的老李同志告诉她,说我嫂子啊,由于教绩考核一马当先,故而,评委通过,已评职啦!嫂子听了,一笑,说,咦?有这号好事儿?你看你看!这就是我的嫂子,她没有热泪盈眶,也没谢个不停!好一个不卑不亢的嫂子。
  报刊上喜欢这么宣传教师呕心沥血,比如某某之授业人,父母离世,其心不动,仍于讲台滔滔不绝,或者就是身染绝症却硬要上讲台,一头栽倒,口中喃喃,要上讲台,要上讲台!!嫂子自有看法,说,一个真正的好的先生,心中想到的不应仅是讲点课,判判作业,干这点儿事儿,不要老命,栽倒讲台,哪不是要吓坏花骨朵儿吗?悠着点工作,更利人利己!
  嫂子在暑假期间,上午备备课,下午参加烹调学习,她会炒糖肉,将红糖加少量的水,熬到糖液入水凝固的时候,再将腊肉片搅之拌之,端上桌,香气四溢,婆婆爱吃这个,她经常为老人家亲手做这个菜!
  嫂子,白白的嫂子,亲亲的嫂子,爱工作爱生活疏远名利!每开会,我看一下人头攒动教书队伍,我心里想,无论远观或近看,百里之内,如我嫂子的,大约不是很多!

  善良的婶儿
  家中有婶子与母亲的照片,婶子身材好,浅笑时有鲜嫩酒窝,我为我叔高兴,婶子家在韩岭,那儿风景如画,蓝天白云,翠竹青青,我去过多次!
  几十年过去,婶子老了,年轻时劳累,晚年又要照顾病中的幺爸,累弯了身子,脸上添了皱纹,婶子是善良的,总是微笑,从没听到过她大声大气地对人说话!
  婶子教书一生,教学外,家中缝补浆洗,弄饭收拾,总是默默地干,小时我到婶子家,大清早,家中人正熟睡,婶子轻轻起床,走路全无声音,待天明时,洗脸水已烧热了,婶子正忙着,火光映着婶子的脸,婶子的手不停地往灶孔里加柴,柴是婶子抽空劈好了的,那时是冬天,门外的蔬菜都蒙上了厚厚的霜,我的手从袖子里伸出,冰冰凉的,婶子不怕冷吗?婶子的手浸在水里,正淘菜,红红的手,青青的菜,婶子做的饭真香,婶子叫我多吃点,我扒饭,不住地点头!
  婶子在黄岩村教书,远道的学生中午回家吃饭,常赶不上下午的课,婶子便叫他们将中午饭带到学校,大冬天,可不能让孩儿们冷吃,婶子为他们逐一热饭,围几张桌子,看他们吃!婶子自家做了菜,总要匀些菜,留给孩子们,孩子们吃着,乐着,望着婶子笑,婶子也笑,文革年间,有人说婶子教育教学中,大搞母爱教育,该受批判!
  母爱教育就母爱教育呗!婶子一如既往!对了,婶还有个针线包,农家子弟有的裤儿破了,用一根麻绳作系,婶子便唤来小儿,为他补裤儿,婶拿针在头上磨几下,飞针走线,针脚细密,线头系好疙瘩,贴脸用牙咬断线,再将这些小工具放入针线包里,望着这些娃娃蹦跳开去,看婶子,仿佛这些娃娃都是她的儿子或女儿!
  退休后,婶子住在都市,几个儿子皆英武有为,婶子为之欣慰,人老了,生活多有不便,几个堂兄极孝顺,需要什么立刻就设法满足,有好吃的,比如浓浓的鸡汤,总是先给婶子奉上,儿子媳妇孝顺,婶子晚年幸福,吃穿不愁!婶子,生活清淡,稀饭,榨菜吃得高高兴兴,年轻时好吃的东西留给后人,年老时营养好的东西,却吃不了多少!婶子并不抱怨,觉生活真是美好!婶儿说党领导得好!常叮嘱儿子们好好工作!清白做人!
  婶子住在都市,也曾到乡下的我家玩过,但婶子哪是来玩的,做饭收拾,婶子总是与我母亲一快儿进行,她们说说笑笑,很亲热,如同一对姐妹,母亲与婶子关系极好,几十年来从没有过红脸的时候,我每次去都市,母亲总是提醒我一定要去看看婶子,我去时常两手空空,婶子总是高兴!让我吃水果,还拿烟让我抽,我走时,婶子总要让我给母亲带点礼品,比如补品或衣服什么的,这让我难为情,吃了还兜着走,婶子为别人想得多!
  文革间,叔被指斥为反动学术权威,这顶帽子今天听来还颇顺耳,学术权威,这可是美誉,而彼时,反动学术权威之说则不属人民内部矛盾了,为之,我叔心境极坏,当时正放映一部苏联电影,婶子就以电影中台词安慰我叔,那台词是,一切都会过去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我叔心中苦,婶尽量给叔做好吃的,陪着叔,说着宽心话!
  婶子的家中,用蛇皮口袋装了许多包东西,里面是啥?不是金银财宝,是婶子七八十年间使用过的东西,比如旧衣服,旧盅子,旧钢笔,什么都有,儿女们叫婶子将这些东西处理了,婶子舍不得,说是用出了感情,比如对旧袜子,婶子能说出是在哪儿买的,价格多少,袜子的洞是怎么弄成的,补的疤为啥是绿布,这袜子现在谁穿呢?生活这么好!婶子依然珍爱它们,过惯了苦日子的人,任何时候都以节约为要!
  住在都市的婶子,每天早上起床极早,到户外做点自编的甩手操,呼吸点新鲜空气,婶子住处,有许多花草,坚持给花草浇水,一天也没有间断,早年叔叔生病,一病数年,婶子细心照顾,从不生气,倒是叔叔生病,有时冲婶子发脾气,婶子呢!从不应声,默默听着,婶子对我们说,人家生病,我与他计较啥呢?有时受了委屈,婶子便独到一隅,默默抹泪!给我叔端吃的时,婶子的脸又微笑了,病人需要微笑呵!婶子脸上犹有泪影!
  这就是我的婶儿!梦中,我婶向我走来,轻声说,小乖儿,今晚,婶儿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蛋炒饭,快点吃,别让你几个大哥哥晓得了!
  醒来,不是梦,婶子就在我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