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最忧伤美文,守侯在寂寞的季节,我用文字染香

发布时间:2014-12-12类别:情感美文
  我记得在一篇散发着袅袅淡愁的文章中形容寂寞是一只蚊子,那个时候的我也正在落寂着,每天看夕阳落,朝霞东边伸,任一袭繁华的影子在四季的荣枯败萎中,渐渐颓废。
  我却时时低头而吟,荒草蛮横的乡野是一望无垠的空旷,就像心内的那座城池,四面楚歌,而百灵欢腾,其实是一种麻醉。
  我的爱人说,那是一种逃避,远离现实,在人群深处,藏着一副病弱的面孔……
  我却是如此罢,在红尘里,让人唾弃的像漂流于小河的腐鱼,那游离于河岸的花草,一遍遍散发轻香,我闭着眼,随波而去。
  许是孤寡,或是傲气,我用文字铺就一路的余晖,于夜深,于听见风吹草动的暮后,就像那些游刃有余的鸟,飞在自己的天空,看的见云朵,看的见山山水水,仅需震翅而翔,心胸内的狭隘便是眼角轻屑的风景。
  我又想到那只蚊子,往往是在凌晨一俩点,突然醒来,就能听见嗡嗡的叫声,即使是在浓黑的夜间,我都能想像它们挥舞着累积的翅膀向我飞过来,或在冬季的雪夜,我听得见那洁白的声音,我其实有点伤心,坐起来拉起灯火,却发觉光影中的自己,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在空中飞舞。
  点燃一支香烟,据说这种毒能够摧毁人的内心,我一口口地吸,只想忘记,忘记……
  许多的人在我的梦中来过,他们叫上我欲带我离去,我说,我先在红尘中寻找,等到天涯海角处,或山穷水尽,我会在那个余晖落下的夜,褪尽繁华,何时来何时去,不留丝丝思。
  有人会惜么?无关。
  春天来了,我坐在暖阳中,让文字铺就一条路途,俩边是杂乱的花,以及重生的枯枝荒叶,我有点顾虑地走上去,向那乍暖的另一头走过去,我知道,那个季节里住着另一个自己,我只想伸出手去,轻轻一拍,只需轻扬的姿势,便会将那只蚊子拍死,然后看着它在我的手心嫣红一片,从此欢腾了,我狂奔的失态,不回头,不回头……
  殊不知,那朵手掌的殷红却来自我的身体。
  我是我么?那藏在文字里的灵魂,让她们在现实中不住地唤:
  小艾,小艾……
  我只是用肉躯应着:
  恩,恩,恩…我还在尘世中。
  苍白而失去光泽,像世故的光阴,圆滑毫无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