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闲情恶搞 >

需要

发布时间:2014-12-12类别:闲情恶搞
  在网上定期订购书。去药店买治疗嗓子的饮品。在金虎身上洒一些水珠。然后等待快递,有人来电话,上门送货。通常都是陌生的女子,身上裹着户外冷冽的风尘气味,穿着制服。性格活泼的女子,会主动攀谈几句。这些最常见到的人,这些琐碎事情,证实着一个人跟世俗生活所保持的关系。
  他们使我的生活便利,流畅,达成目标,是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使我困惑的始终是情感关系。比如有时候想找一个人说话,查遍电话通讯录,却总是选不到那个人。该与之说些什么呢。自己也许并没有什么话可以告诉对方,对方告诉的一切,未必引起共鸣和兴趣。
  经常持续很多天手机关着静音。拿出手机的时候,便知道有些电话来过。也知道有些电话来的没什么意义。真正需要找到我的人,会通过一切途径来寻找。但事实上,这个世间,并不存在非找到不可的人,或非做不可的事情。
  年少的时候并不是这样。那时唯恐世界会把自己遗忘,希望接到很多电话,见到很多人。因为渴望与别人建立感情的联系,甚至在梦中也会梦见自己打开信箱,涌出一堆一堆的来信。事实决定,人越年长越倾向现实的关系和沟通,丧失与人联结感情的兴趣和能力。或者说,成年人的标志是,他开始发现自己在感情上逐渐不需要别人。
  当人逐渐明白生活的一部分真相,并且不再对之眼花缭乱,他会因此逐渐清楚自己的需要。
  一间房,一个人,一本书,一盏灯,一世界。
  很小的时候一个人住一间房,晚上从床上跌落下来都浑然未觉。偶有在黑暗的夜里睡不着的时候,聆听四周,有咯吱咯吱地叫着的声音。打开灯,硕大的老鼠在房梁上飞快的跑过。后来离家在外上学,一个人住一套房。三张桌椅。衣橱。一张床。两间房。一间厨房。窗外有高大的白杨,早上醒来,大簇树叶在风中翻动,总以为在下雨。感到害怕时,打开灯看书。静谧的夜,轻微的声音都会让人胆战心惊。
  房间里堆着四五个箱子,里面装的全是书。每次离开换一个地方,这些书如何搬运成了最头疼的事情。每当这时总少不了母亲的絮叨。上学时喜欢的不得了的书,总会省下生活费,买正版的。当拿到第一份工资的时候,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思绪竟然是:终于有钱买书了。
  常想,给自己买一个房子。
  在家里,放下一张舒软的大沙发茶几。一盏枝型小吊灯。一架暗色书橱。一席温软的地毯。赤足席地翻阅书刊,漫天遐想。配上零星中式家具。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逐渐塞满物品。清晨睁开眼睛,看到的大落地玻璃窗之外的日出。绚烂朝霞,喷薄日出,有着沉郁而恢弘的场景。
  也许,会遇见一个男子,为了与他在一起,离开自己的房子。拿了简单的书和衣服。搬进他的家里。白天去工作,照顾阳台上的花草,在厨房里做烹饪,在客厅里看书。
  在觉得难过或者孤单的时候,想回去的,依旧是自己的家。打开房门,因为久居不住,空气里有陈旧灰尘味道,一屋子家具还是沉静美丽旧日摸样。拉开白色床罩,把旧被子抱到沙发上,喝着烈酒,直到醉醺醺入睡。以酒精解决内心问题。也许是因为无法对任何一个人说出心里的周折。那是无法消解无法说明的,就跟羞耻一样。
  如果有一个房子,可以让人喝醉,埋起头来哭泣,放下所有的羞耻和秘密。它就是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