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史上最伤感小事,谁懂老人心

发布时间:2014-12-17类别:情感美文
  时间就像催命符一般,一日日一年年地吞噬着我们的生命,看似很长的生命,若真是到了那一刻,却显得那么的短暂。
  传说人在离开世界上的前一刻大脑里会回放出这一生的酸甜苦辣,最后面带微笑的离去。我不知这是真是假,但我却知道一个老人,一个孤寡的老人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是面带微笑的,仿佛她在生前的最后那一刻看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那微笑时那么的轻松,那么的幸福,那么的满足。就和《卖火柴的小女孩》里的那个小女孩一样。
  老人已经七十多岁了,是一个人生活,(至少这十几年来我没看见过她有孩子)家中非常的简陋,我们以前是邻居,只不过在两年前我们家搬走了。老人基本上是看着我长大的,她很和蔼可亲,小时候我也经常去她的家里玩,而她也是将我当成了她的孙子。尽管她一穷二尽,但她总是将好东西留给我,比如别人结婚时图个喜庆给她的几颗糖。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听她讲故事,讲过去那些我们体验不到的真实生活。但我从来没有听她提过她的孩子,而我也没问。
  慢慢地,我长大了,老人也更加的老了,脸上的皱纹也更多了,没有变的只有那张永远都挂着和蔼的笑脸。
  两年前,我离开了老人,我搬家了,理由是让我更好的学习。在离开的那天,老人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叫我有时间多回来给她瞧瞧。我答应了她,每年放长假都回来。但是我失约了。
  在不久前,也就是在老人去世的前一个星期左右,我因为要拿一些东西回了老家一趟。老家还是和以前的一样,只不过显得有些暗淡了,苔藓爬满了墙壁,蜘蛛四处为家。突然间想起了过去的人和事,想起了和老人一起度过的日子,还有那个约定。快速拿了要拿的东西,走出家门,向着老人的家门走去。
  来到老人的门前,我看见老人独自一人坐在门槛上,身上披着一件满是补丁的衣裳。突然间,我发现老人坐的那个姿势竟然和两年前我和老人分别时的一模一样。她就那样坐着,目光迷茫地看着远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像是在期盼着什么。
  霎时间,泪水打湿了我的双眼,双腿也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但我还是慢慢地向前走着。
  来到老人面前,我叫了老人一声,老人缓缓地转过头来盯着我,过了良久才用那股苍老无力的声音说道:“回来了啊?”
  “嗯,回来了。”我带着有点梗塞的声音回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老人低声喃喃说了一句,“坐吧!”又指了指身旁道。我也不介意什么,一屁股就坐在了老人的身旁。然后就向老人道了一声歉,说我这么久才回来看她。老人笑着摇了摇手,表示没什么。
  接下来,我和老人聊了很久,甚至连吃晚饭都忘了。我跟老人讲了我这两年来的生活,老人听了也很欣慰。
  谈了半夜,一些家常终于谈完了,老人去做了饭,然后我们就一起共进晚餐。虽然菜只有两个菜,还是自己在田里种的,但我却吃的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饭后,老人又叫我和她聊会儿,我考都没考虑就答应了。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向我诉说了从来没有说过的一个人——她的儿子。她对我说:“最近,我有了一种预感,我似乎离死不远了,但我还有一个人放不下。”“是谁?”对于老人的话我诧异地问道。“是我的儿子”,他淡淡地说道。但我却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激动,一丝母爱,一丝期盼,还有一丝的悔恨。“当年,家庭不是很好,丈夫很早就去世了,为了给孩子一个幸福地家庭,我改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家,他那时有十一岁了。”老人接着说道,又顿了顿:“那时他也懂得许多事了,就非常的恨我,独自一人离开了,直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四十
  六年零三个月二十三天了。”说到最后,老人的眼中充满了泪水,悔恨沾满了她的心头。我不断的安慰着她,这个时候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过了好一会儿,老人终于压住了内心的激动,然后用那颤巍巍的双手在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半块玉佩,“这是孩子他爹当年留下的,还有半块在他的手中,现在,我将它给你,如果你看见了他就将这给他,他会明白的。”老人说着就将玉佩递给了我,我也没有说什么,虽然这种机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我还是愿意试一试的。
  晚上,我直接在了老人家中休息,简单的两床被子就铺成了一个床。躺在床上,手中摸着玉佩,怎么也无法入睡,只是期盼着黎明快点到来。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和老人告辞了。分别时,老人还是像当年一样坐在门槛上,面带微笑的看着我离去。
  正如老人所说,一个星期后老人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去参加了老人的葬礼。老人没有什么亲人,是村里人帮忙安葬的。
  我去的时候,正看见有人将老人的遗体抬出来,我看见老人的遗体时很惊讶,老人的脸上还是那样的和蔼,但在那和蔼的面孔上还挂了一层灿烂的微笑,那种微笑是我以前从未看见过的。
  突然,我看见了在不远处有一个陌生的老男人,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直觉将我带到了他的面前,并且将那半块玉佩递给了他。当他看见那玉佩时明显楞了一下,接着又苦笑了一声。接过玉佩,他的左手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玉佩,只不过是另一半,看着合在一起完美无瑕的玉佩,我没有感到什么惊奇,只是淡淡地看着他,而他似乎也知道我在想什么似地,就对我说:“在她去世的前一天晚上,我去看过她,和她聊了一夜,并且也原谅了她,试问天下间有哪位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呢?”听到他的话我惊呆了,不是因为他去见了老人,而是他的那句话,是啊!天下间有哪位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他将手中的玉佩递给了我,“这玉你好好收藏吧!希望你不要重复我的路。”他对我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了还在发呆的我。
  从那以后,我只要一有时间,我都会回老家一趟,去老人的坟前给她烧柱香,说句话。我仿佛又看到了老人那和蔼的面容和临死前幸福地微笑,那微笑是世界上最美的微笑,但可惜的是,只是昙花一现。
  谁懂老人心,试问一下,现在又有多少人了解老人们的内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