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经典唯美日志,平生经历在毫端

发布时间:2014-12-17类别:情感美文
  说起安徽工笔画,王道良是公认的泰斗人物。他几十年如一日默默耕耘,传授弟子,为安徽工笔艺术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的作品,揉南北二派之长,刚柔并举,气韵生动。这得益于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位老师——南派工笔代表黄幻吾和北派工笔代表申茂之。
  他与两位老师之间,有着感人的故事。
  千里书信寻良徒
  1969年的一天,上海的天气很好。家住威海卫路一条弄堂里的黄幻吾早早起床,窗外画眉婉转歌唱,黄先生这天心情不错,想起了老朋友任政,便去看他。
  已经63岁的黄幻吾是饮誉画坛的岭南画派大家,早在1928年就在广州创办幻吾美术学校,1929年开办幻真美术所,收取润格为当时广州之最。他国画、油画都擅长,曾为宋美龄造长旗袍像,震动画坛。1936年,刚刚30岁的他就在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国举办个人画展。随后赴美国、加拿大考察、讲学,1949年由菲律宾回国后执教于苏州和上海。
  任政小黄幻吾整整10岁。老友来访自然高兴,香茶伺候。问过黄夫人的风湿病后,再从画坛聊到时世,聊到两年前被批斗的岁月。
  黄幻吾在上海轻工美校任主任,他的南派工笔,工写相宜,着色亮丽,学生们非常喜欢,恨不得立马学会。可是他很少在在课堂上示范,总是让学生临呀临的,以至于特殊岁月来临之初,有些耐心不够的学生说他保守技艺。为此,他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不提了,过去了!孩子们哪知道,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怎能画好画。”黄幻吾豁达地说,“我们是画家,能安心画画就满足了。”他起身准备告辞,临别时习惯性要看看墙上的作品。
  任政叔祖父是晚清举人任心尹,家学渊源。从小受到家庭熏陶,他的书法风神洒落,筋骨老健。同时,他还善于鉴赏,喜爱收藏,一般作品难入法眼,喜爱的作品挂在墙上,朝夕玩赏。
  黄幻吾的目光忽然停留在一幅工笔画上,画的是花鸟。任政见状,说道:“这幅作品把水墨、色彩熔铸一炉,情调、构图都很美,清新秀丽,雅俗共赏,有你罕僧风格啊!”
  黄幻吾有些激动,说道:“他是我的学生啊!王道良,我的学生啊!他人在哪?”
  任政告诉他,画是一个朋友送的,他只知道王道良人在安徽合肥。
  黄幻吾喃喃自语:“好,进步大啊,好多年不见了,快20年了,他怎么去了安徽呢?”
  回到家,黄幻吾念念不忘王道良。问夫人:“你可记得有个跟我画画的孩子叫王道良?”
  黄夫人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边用小木椎子敲打膝盖骨边说:“怎不记得?那孩子非常喜欢画画,非常勤奋,怎想起他了?”
  “我在任政家见到了他的作品,进步太大,超乎想象,今后必成气候,我想见他,可是,他去了合肥,怎么联系呢?”
  “写信给徐子鹤啊,他在安徽省博物馆,一定能联系到王道良。”
  徐子鹤也小黄幻吾10岁,早年拜钱瘦铁为师,从日本东京留学回来后执教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后来黄幻吾也来到该校任教,两人有共事之谊。1955年冬,他随陆俨少与孔小瑜宋文治到安徽临时参加工作,次年被正式分配到安徽省博物馆。
  “对啊,找徐子鹤,他肯定能找到王道良!”黄幻吾恍然大悟,立即写起信来。
  
  视恩师如同父母
  一天,在单位宣传科工作的王道良接到一个电话,徐子鹤打来的,说有一封给他的信,是黄幻吾从上海寄来的。
  王道良捧着老师的信,读了一遍又一遍。信中黄幻吾赞扬了他画艺的进步,也表达了想念之情。读着读着,王道良眼睛湿润了,为对老师牵挂自己的感动,也为自己身世的变故。他立即回到家,告诉妻子,自己得去上海,看老师。
  上海威海卫路447号,这是多么熟悉的地方!还在上海美专读书时,王道良常走进这里的二层楼,跟随黄幻吾老师画画。然而,因为家庭的变故,他不得不放弃了美专的学习,随后参加了支援安徽建设。
  一别将近20年了!这20年里,多少世事变迁,自己唯一没有忘记的是给自己帮助过的人,包括黄幻吾老师。他不曾想到,一代大画家竟然记着20年前向他学过画画的孩子。
  师生相见,感叹不已,彼此眼睛都湿润了。
  “快,打开作品,我看看!”
  一幅幅作品展开,流畅的线条、灵动的造型、亮丽的着色。黄幻吾连连啧叹。王道良不敢请老师题款。当时画坛有习俗,名家不轻易在后学的画上题字,倘能题个片言只语,其社会影响远大于奖掖之意。黄幻吾情不自禁地拿起笔题写“国色天香”,落款是“道良仁弟画,黄幻吾题”。
  王道良受宠若惊,赶紧说道:“老师,您不该这样落款,我始终是您的学生啊!”
  “你有如此画技,非吴下阿蒙,更非当初来我家学画的王道良。你在安徽十几年坚持工笔,真是不易,安徽涌现了许多水墨大师,但安徽的工笔画是薄弱的,你要有担当振兴安徽工笔画重任的信念!”
  虽然不能让老师改变“仁弟”、“老弟”的称呼,但这不影响王道良与老师的师生情谊。黄幻吾夫妇无儿无女,时间久了,待王道良如同亲生。王道良也经常去上海看望两位老人,有时走不开,就书信往来。书信中相互问候,也交流画艺。黄幻吾喜欢收藏,安徽萧龙士、葛介屏、徐子鹤等大家的作品都是通过王道良去联系,他本人送给他们的字画也是通过王道良转交。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恩来指定黄幻吾创作巨幅花鸟画《百花图》。作品融透了黄幻吾的智慧才情,将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完美结合。作品完成后,黄幻吾也要开始“冬眠”了,因为他的支气管炎开始严重,寒冷的冬天不得不整天躲在被窝里,盖得严严实实的,头上还戴着帽子,只露出两只眼睛。一般客人来了,他也不敢起来理会。
  躺在床上的黄幻吾很想念王道良,不断询问妻子他上次来的时间,多久没收到来信了。一天正说着,王道良推门进来了,黄幻吾非常高兴,立即甩掉头上的帽子爬起来。
  看看外面太阳很好,黄幻吾惦念他收藏的名家字画,让王道良帮他开箱晾晒。箱子里都是中国画坛上名家的精品,王道良小心翼翼地晾晒,又小心翼翼地收起来。此后,黄幻吾春季一开箱,冬季一开箱晒画的事都是交给弟子王道良去完成。
  有段时间,上海买不到花生米,吃不到麻油。王道良从合肥买了坐火车送过去。上海那边的两位老人就像自己亲生父母一样让他牵挂,让他放舍不下。
  当然,这种亲情般的探望里也有雅趣:遇上天气好的日子,师徒一起作画。1983年的一个秋天,师徒聊天后来了兴致,磨墨作画,王道良工笔勾菊花,黄幻吾写意补文石,师徒工写结合完成了一幅《篱落清秋》。此后,王道良又去看了几次老师,并且为老师准备去深圳办画展而张罗。可是,1985年7月的一天,王道良得到噩耗,老师去世了!顿时,泪水倾飞,带着沉痛的心情赴上海送别父亲一般的老师。
  
  天意造合遇大师
  王道良的工笔花鸟色彩绚丽,气韵生动,揉南北二派之长,刚柔并举,在当代中国工笔画坛上,已经形成“王派风格”。这得益于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位老师,除黄幻吾外,另一位是工笔画北派大师申茂之。
  2008年底,合肥市委宣传部、市文联、亚明艺术馆联合主办了“二十世纪安徽中国画八家作品展”。这八家是萧龙士、孔小瑜、懒悟、申茂之、光元鲲、童雪鸿、王石岑、徐子鹤。这八人是梳理出的安徽近代中国画坛的名家,他们献身艺术,硕果累累,被誉为画坛“八老”。
  出生于1904年的申茂之就是这“八老”之一,是上世纪百年安徽画坛的重要代表。他是著名皇室书画家溥心畲入室弟子,1928年毕业于北京艺术专科学校,其时校长是徐悲鸿,他保存的徐校长信札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捐给了徐悲鸿纪念馆。然而,知道申茂之的人又似乎不多,这是因为他名利淡薄,潜心艺术,为安徽乃至中国的工笔画的继承和发展默默奉献。
  1965年上半年的一天,天气炎热。王道良坐在1路公交车上,不断看自己的画片。有一位老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的工笔很有基础的,学过?”
  王道良点点头,很有礼貌地回答:“我在上海美专学过,请问您老贵姓?”
  “我叫申茂之,是合肥师范学院艺术系的美术老师。”
  王道良非常惊喜,不想到在这遇上心目中的大师,激动地说:“申老师?我经常临摹您的作品,只是,一个小青年,我不敢去拜访您!”
  申茂之和蔼地笑笑,指着车外合肥师范学院里一排平房说:“西头第一间就是我家,欢迎你明天去,我在家等你。”
  王道良眼睛热热的,使劲地点头。他喜爱工笔画,但中国工笔画经历宋代院体工笔荣宠过后,以苏轼等为代表的人表示了对工笔画的轻视,至元明清,文人水墨画一统天下,从事工笔创作的人也就少了。在安徽,工笔画更是人才难寻。
  上世纪五十年代,安徽以优惠政策引进人才。申茂之被从无锡华东艺专引回到家乡芜湖,任教于皖南大学艺术科。后来学校布局调整,他来到了合肥师范学院艺术系,任国画班的白描、工笔重彩等课程的教学。
  第二天,王道良来到申茂之家,小心翼翼地拿出自己的作品请申老师指正。申茂之看了看,很是赞叹。两人聊艺术,聊家庭。
  1936年12月,王道良出生在上海霞飞路一幢洋房里,不幸的是他才几个月的时候母亲去世了。父亲忙着管理自己的公司和毛巾厂,幼小的王道良从小跟奶妈长大,养成了良好的自控能力。唯一爱好就是画画,小小年纪经常拿着笔在墙上画画,父亲看了舍不得洁白的墙,只得买来纸和笔让他画。12岁那年,他的作品《嫦娥奔月》被选去参加上海市青少年作品赴法展出。这给了王道良极大信心,父亲也支持儿子画画,把自己收藏的唐伯虎、祝枝山等人的作品都给他观摩。随后,王道良进入上海美专学习。
  时代风云变迁。父亲也在1950年3月猝然去世。家道急转直下,王道良不得不从美专辍学,在上海邑庙区从事宣传工作,1958年5月2日来到安徽。
  申茂之听后感叹不已,说道:“你家境殷实时没有纨绔习气,家道衰落并不气馁。你聪慧、勤奋,这在我的课堂弟子中是很少有的,你一定会在艺术天地里取得成就,我愿收你为徒。”
  真是喜从天降!王道良倒身便拜,行过师生礼。
  工笔画最怕画得僵气,生硬。申茂之的北派工笔透着非同世俗的气息和高古的格调。王道良带着崇敬的心情,每周都去申老师家学画。有一次,老师拿出一张玉兰画让他临摹。他仔细临摹了两张不同风格的,一张干笔,一张湿笔。申茂之看了,说非常好,尤其是湿笔画,树干看上去湿淋淋的,生动形象。他语重心长地鼓励王道良:“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学生,要把平生技艺传授给他,只希望他能将传统工笔画发扬光大。你就是我要找的学生,希望你学好工笔画后,不能一枝独秀,而要传授给年轻人,让安徽工笔满园春天。这样,我死也就瞑目了。”王道良深情地点头:“老师,您放心,我一定记着!”
  后来,申茂之调到芜湖,任教安师大。王道良经常用书信请教绘画,申老师忙了,有时是师母代为回信。这些信件王道良都保留着,想念老师时就拿出来读一读。申茂之夫妇只有一个女儿,王道良便像儿子一般,经常去看望二老,也承担着一年两次开箱晒画的活儿。老师收藏有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人的作品,他每次都是小心地晾晒后一毛不损地收进箱子。
  
  报答社会桃李天下
  王道良常说,他感谢安徽这块热土,教给了他勤勉朴实的精神品质。他牢记师训,默默地创作。别人都奔走在名利场,忙于各种笔会应酬,他躲在自己画室里画画,几十年如一日。
  工夫不负有心人。1982年,他的四幅作品被合肥市美协选出参加日本展出。
  1983年,湖南农民工笔画展在北京展出,在艺术届引起很大震动。安徽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戴岳找到王道良,要把安徽的工笔画弄到北京去开展。为了保证质量,省里成立了安徽工笔画研究会,指定王道良任会长,另推选两位副会长,在全省征集工笔画作品。两个月后,书画展在明教寺大殿开展,孔小瑜、黄永厚等人也参展。
  省委副书记袁振到场,观看后对戴岳说:“征集这么久,两面墙都挂不满,怎去北京展览?安徽工笔画太弱啊。”
  袁振一生喜爱书画,擅长诗文,早年就有“泰西才子”之称。他非常欣赏王道良的工笔,要调他进安徽省书画院。成立于1979年的安徽省书画院云集了赖少其、萧龙士、韩美林、孔小瑜、徐子鹤等人,多少艺术家都向往进去。可是,王道良婉拒了,他考虑到自己的家世,只愿默默创作。袁振理解他的想法,题了“有志者事竟成”六个字鼓励他。
  王道良的作品画面华丽而不媚俗,大气不失精细,透着浓郁的清扬气息。早在1995年,时任安徽省委书记卢荣景、省长回良玉出访日本、法国就选用他的工笔牡丹和花鸟送给外国朋友。
  2009年5月1日,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李铁映来安徽视察,住在翡翠湖贵宾馆,会客厅内王道良的四幅作品吸引了他,欣赏良久。随后组织的画家笔会上,李铁映欣然在王道良的《鹊梅图》上题词。观看王道良现场画《蟹菊图》,李铁映赞不绝口,说现在很少有人这样画螃蟹了,他雅兴大发,拿过王道良手中的笔,即兴补画竹叶,并希望带回北京收藏。
  2010年10月,受省领导点将,王道良住在稻香楼宾馆半个月,为新竣工的徽园接待大厅绘制丈二牡丹图,画面浑厚秀丽、温和灵动,为安徽文化事业著上新的一笔。2011年4月,党和国家一位领导人来安徽视察,看到这幅《国色天香、繁花似锦》,不禁驻足观看,颔首赞赏。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致力于文化艺术尤其是高雅音乐和篆刻艺术的普及推广,他身体力行,创作了近500方篆刻作品。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在2010年6月到8月主办了李岚清篆刻艺术展。中国美术家报头版刊登了李岚清的篆刻作品。为与之呼应,报社决定后面三个版也刊登中国传统艺术——工笔画。现代工笔大家他们遴选了莫建成,传统工笔大家选谁呢?他们在全国范围内物色,最后确定了王道良,主编王无际还亲自为王道良的工笔画写了评论文章。
  2011年,为配合第20届金鸡百花电影艺术节在合肥主办,组委会组织了书画摄影展,王道良的《蕉樱春晓》获得唯一金奖。
  硕果累累的王道良关心社会,尽自己能力回报社会。上世纪末,中国扶贫基金会副会长王郁昭来合肥举办艺术界义卖扶贫活动。担任过安徽省省长的王郁昭晚上在稻香楼宾馆设宴,点了王道良及另外几位画家参加,希望他们捐献作品支持扶贫事业。王郁昭对王道良的作品非常看好,带了多幅他的作品赴香港拍卖,所得善款全部捐给中国扶贫基金。
  汶川地震,王道良也是第一时间捐赠作品。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他又积极响应安徽省红十字会的倡议,捐献拍卖高达20万元的《温馨高洁图》,为灾区的人们献上了他的一缕爱心。
  “把工笔画艺术的种子撒出去!”王道良始终不忘两位老师的教诲和自己的承诺,他自己带学生在身边画画,同时,不顾辛劳在艺术院校上课。为了提携学生,他自己出资,甚至忍痛低价出卖精品力作,先后由省市美协举办了三届师生书画展。
  “没有苦思与厚积,何来顿悟与薄发?”这是王道良孜孜追求几十年的最大体会,他是他传给学生的艺术真谛。如今,他的徒子徒孙加起来有四五百人,不少弟子成为省市美协中坚力量,安徽工笔画已经呈现出姹紫嫣红的景象。儿子王涌、女儿王琦也继承了他的志向,将王氏技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工笔画爱好者。为此,原安徽美协主席章飚曾经评价说:“安徽工笔画,王道良是领头羊,是奠基人。”
  70多岁的王道良还不满足,还在探索、创新。他探索出了生宣工笔加小写意使画面气韵生动等艺术道路。此外,在题材上还在不断拓展,实践,只想为中国工笔画艺术奉献更多,贡献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