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史上最知性故事,真实的塞外笛声

发布时间:2014-12-17类别:情感美文
  记得那一年的春天,沙果花悄悄挂满了枝头,一簇簇的白色花朵嬉闹着,像孩子又像少女的脸,让我闻到那一树树清新而生动的香。就在那年春天,我参加了《春风》函授青年文学讲习所,就在那年春天,我开始学诗。
  有人说,诗人都是天生的,沉寂于世,满怀着诗情,不知道哪天就会被叩响心扉,不经意的散落出串串诗句。我一直相信是这样,或者,我相信对于我是这样。我是个单纯而正直、不喜欢花言巧语的人,这可能与出生在圣贤之地的山东、受圣人传统文化的熏染有关系,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回忆思考遇到和做过的的事情,于是,在我内心充盈着种种的情感和感悟并且不得不表达的时候,我选择了诗歌。诗歌于我,是一种表达方式,那些或者忧伤或者美丽或者感动的瞬间,那些无法复制的时光,都一去不返,留下来的,只是一些淡淡的记忆和长长短短的诗句。
  我从来不认为,一首好的诗歌是“写”出来的。一首好诗应该是一触即发,一蹴而就的,它是发自内心的,自然、真实、质朴;它不华丽,它简单、洁净、不矫情也不造作;它安静、低调、娓娓道来,绝不拖泥带水;它仿佛深夜的海,平静的表面隐藏着变幻无穷的风景;它用最少的文字,让人心疼。
  我不习惯被人叫做诗人,对于写作这件事,我并不执着。工作的忙忙碌碌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我感觉自己并不懂诗歌,我只是看到一般人看到的,却感受到一般人感受不到的。我喜欢看书、旅游,看拳击、听音乐,喜欢自然而然。诗歌与我,就像树和叶子,也许会在枝头相伴,也许会在风中飘散,它牵绊着我,我牵挂着它,一年一年,春去秋来,仿佛是一个寂寞人前世的宿命,每一句诗都是他的微笑和泪水,不颓唐也不突兀,不矫情也不造作,安静而从容地走过四季,走过流年。
  这条路也许并不好走。很多时候,我会一个人走在路上,慢慢感受,慢慢体会。回头看看,已经走了那么远,不在意有没有人同行,也不在意别人不解的目光。一个诗人,应该满怀着对生活的热爱、感激与悲悯;一个诗人,应该永远行走在大地之上。我深信,一个脚上没有沾满泥土和落叶的人,永远发现不了大地深处的秘密,一如一个不懂得生活的人,永远不会了解诗歌的真谛。我深深爱着脚下的土地,我愿意走在坚实的路上,哪怕双脚越来越沉重。
  昂首做人,俯首做事,低头作诗,一个追逐诗歌、追逐世间美好的人走在寂静的路上,这就是我——一个真实的塞外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