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最唯美段子,生如夏花

发布时间:2014-12-17类别:情感美文
  夏花打电话给柳下的时候,天上的月亮很亮很亮的在挂在天空中。夏花眯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空中,几朵白色的云缓缓地划过,她就想要不要和柳下说一声,回来请自己吃饭?
  柳下在三年前离开夏花,去了深圳,他说你在看见月亮的和白云的时候我就会回来。夏花抓了一张毯子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点上一支烟,吐一个烟圈,不屑一顾的说:北京的天这么灰闷闷,那会有白色的云?身边的京沈抱着夏花的肩头,轻蔑的望着眼前这个懦弱的同类。柳下哭了,却没有吱声,只是让眼泪默默地溜走。夏花自然是看见了,但是对于柳下的懦弱也让他心灰意冷,这样的男人,要他何用?
  夏花想起认识柳下的时候,那位浅浅笑着的男生,她瞬间被迷上,举手投足间,谦谦君子。年少的轻狂,傲然的沙陀,夏花看着柳下的眼睛,干干净净。夏花对着柳下的名字看了半天,歪着头对他说,柳下,你是柳下惠吗?柳下看着眼前的女孩,疯疯夜夜的女孩,忽然有了一辈子的感觉,他诺诺的点了点头。
  相识相恋于是就成了水到渠成一样的事情,大学四年,夏花和柳下在校园的各处留下了自己爱情的脚步,在一个月亮纯美的夜晚,柳下生涩的吻着夏花的唇,激动地说:夏花,我要娶你!
  夏花享受着柳下的初吻,却没有多大的感觉。爱情在她看来只是可有可无得装饰品,她要嫁的不是柳下,柳下不能给予她想要的生活。这在和柳下的交往的中已经很明显的看的出来。
  柳下是追求完美的道德主义者,说难听就是殉道者,个性又懦弱,如何在这个处处讲究交际的社会上活下去。想想和这样的男人过一辈
  子,夏花就有点头晕。记得一次坐车售票员多收了他们五元,夏花风风火火的去找售票员理论,不想却被售票员讥笑为斤斤计较的乡巴佬,夏花在大厅观众下丢了脸,脸红到极点。她只好求助性的看着柳下,柳下确实也站了起来,但是只是拉夏花坐下,反倒是一个劲的劝夏花不要为五元钱坏了游玩的心情。
  夏花几次都想把柳下甩了,但是想想爱上一个人不容易,也就勉勉强强将这段感情继续到大学毕业。
  毕业后,夏花进了紫阳恒泰,干起了据说很有钱头的销售,月收入过万在同事中间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夏花不是傻子,她很快就明白了这种不正常下面隐藏的规矩,既然无论如何都是要讲规矩的,被规矩和规矩了,夏花痛快的选择的规矩了,被规矩那不是她的风格。很快她就搭上了一条线,和连海制药集团的财务总经理京沈扯上了关系。京沈比夏花大三岁,却已经执掌起了这家公司的财务大权。
  京沈在夏花打电话联系自己的后,被这个女人的声音稍稍震了一下,温润绵甜,但是在知道夏花目的是销售东西的时候,他很快就将夏花的电话挂断了。
  那个下午京沈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孤寂无聊,看着落地窗外的夕阳在面前的地板上打下一朵马赛曲,他忽然怀念起夏花的声音起来,他又将电话拨了回去,希望夏花去一次自己的办公室。
  夏花挽着韩式的发髻,画着淡淡的状,对着镜子看了又看,十分满意之后,才礼貌性的敲了敲京沈的门。
  京沈正听着任贤齐的《天涯》,他被夏花的美貌惊呆了。在片刻的注视中,他看出了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迷恋,妈的,今晚你是我的了。
  夏花也看出了京沈的狼性,但是她要的也就是这男人的狼性,不但能证明了自己的魅力,也预示着今天自己的销售有了着落。
  京沈对夏花说,夏小姐,今晚去莺歌吧,在哪里我们签合同。
  夏花说好,就悄悄的退了出来,房间里的歌曲已经换做《伤心太平洋》。
  夏花走出连海公司的时候,给柳下打了一个电话,却不知道为什么柳下却关机了。夏花笑了笑,既然天意如此,柳下,你就不要怪我。
  这一夜很漫长,漫长到夏花不知道京沈在自己身上到底犁过多少遍,她看着京沈撕掉自己乳罩的时候,眼前却是柳下的样子,低眉垂首,谦谦君子。夏花使劲的闭上自己的眼睛,只是感受着下体的电闪雷鸣。
  第二天清晨,夏花醒来的时候,京沈正在地上寻找着自己的内裤,一条疲软的鱼让夏花不由自主的扑哧一声笑开了。京沈没有说什么,只是指着床头的一沓红哈哈的人民币,摆摆手,走了。
  夏花看着钱,突然爆发了。去你妈的,姓京的,姑奶奶我不是妓女!夏花将钱扔了出去,砸在京沈刚走出去的门上。然后她哭了,在一场红色人民币的钱雨里哭了。
  夏花离开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柳下,说:柳下,我想你了。那边的柳下只是说,亲爱的,我正忙着呢,有事回去说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夏花,又一次哭了,拿着合同,她不想哭,但是看着手中多出来的人民币她哭了。京沈不但规矩了她,也侮辱了她。在她看来,上床和签合同本是一件等价交换的事情,但被京沈的人民币一闹,她忽然觉得自己就他妈的是个妓女,连最后尊严的都没有了。
  眼泪是夏花对待生活最后的武器,哭完了,也就释然了。擦干了眼泪,她穿好自己的衣服,将被撕烂的乳罩扔进垃圾桶,然后不带一丝悲伤的从莺歌走了出来。
  外面的阳光正暖暖的照在她的额头上。
  京沈再找她时,她没有提合同的事情,一家公司也就一年有签那么一回合同就够了,夏花知道京沈需要的是什么,不过她也有了自己的需要,每次上床前,她总是伸出手,先付款再上床。绵羊一般的呻吟让京沈很是不快,不过既然是各取所需,京沈反倒笑了,他开始被这个女孩的坦率所吸引,扭扭捏捏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夏花开始学会了抽烟,细铁盒子,细长细长的烟身,让她的嘴欲显迷人。京沈每一次看着夏花吸烟,都会将她的烟抽掉,然后狠狠的问她的唇。
  有了第一次,夏花开始越来越看不起柳下一个月拼死拼活的两千块钱,她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自己的美丽依旧就没有什么得不到的东西。柳下爱她,京沈赐予他金钱,这样的生活,不是小三,却胜于小三。这就是她的理由,偶尔写进自己的秘密日记,夏花都是删了又写,写了又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