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经典情感美文,鸢尾花

发布时间:2014-12-18类别:情感美文
  梵高,不只是绘画界时尚的符号。如果说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关注的更多的是社会,人物的性格,从莫奈的《印象.日出》开始更注重的是自己对自然的感受,内心的呼唤。那么,梵高的《鸢尾花》则是对自己情感最自然的流淌与最极致的宣泄。
  梵高对绘画有着一种狂热的追求,在短短的十年内创作了800多幅作品,而《鸢尾花》是他“圣雷米时期”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
  我们就这样不自觉的被梵高吸引,他的的自由与个性就这样简单而率真的表达着。我还记得那天课堂上,看到一个学生在对梵高印象的绘画中写到:“梵高用色很标准,宁静时用蓝色,画了《鸢尾花》;烦燥时用红色,画了《割耳朵的人》;热情时用橙色,画了《向日葵》。”我告诉他:“用单纯更恰当些。”孩子的感受是很直觉的,如同我们每一个观画者。是的,梵高的用色就是这样的单纯,这是他绘画中的一个特点,随意是他的性格,在这烟火红尘中,没有什么可以拘束到他,他只忠实于他的内心与情绪。
  梵高用了简单的蓝色,来表现他最主观的情感。当我们立于《鸢尾花》前时,我们看见梵高内心少有的宁静正悄悄的从画中溢出来。这种宁静不是止水般的宁静,我们看得到那样的起伏,富有层次,偶尔快乐跳跃的蓝。此刻,我们就站在繁茂的花间,这样的蓝暗地里又将我们引去静静的湖水旁。光与影、蓝与紫的相汇,在湖面,微微泛起了波浪,朵朵蓝色的鸢尾花也如同波浪一样轻轻的跳动着。血液般浓稠的金黄土地,橙色的小雏菊,与这浓郁的蓝紫,如淡淡的回忆般绽放开来,浑然一体。
  许许多多热爱着梵高的人,都可以明显的感受到,画中所呈现的色彩,有着令众生难以抗拒的力量。对生活的浓烈与热情,当梵高画笔一起的时刻,早就注定将会倾泻于这饱满而明亮的色彩中。从《鸢尾花》的色彩来体验,我们看到的不仅仅只是鸢尾花的本体,事实我们感受更多的,是他内心复杂而多变的情绪。与《向日葵》相比,《鸢尾花》不如它的色彩鲜艳,却是更加的响亮。浅而淡的绿色叶片,在微风中与这花朵,轻轻的摇曳着。我们嗅到了从这泥土间传来的,花的芬香;看到了田园间洋溢着的,一丝丝的欢畅。这和谐的蓝,仿佛就是梵高正沉浸在深深的思虑中,对宁静的生活有一种无比的向往。
  对于形式上的独特追求,梵高早已走在那个时代的前面。构图是那样的简洁,蓝色的鸢尾花占满画面,象极了绽放的青春。那美丽,那光芒,那生机,就在我们注视的瞬间鲜活的盛开着。花与花相簇着,或是低喃细语,抑或是一种挣扎摆脱,每一朵花都有着自己的姿态,向四面八方伸展着。好象在诉说:这世界的寂寞已经离我们远去。绿色的叶排列在中间,轻轻扭动着身躯,映衬着花朵的朝气。土地的粗犷,灵敏的稚菊,花与叶的摇摆,构成了一种韵律感,在充满光、空气和颤动的生命里,为我们奏响了一曲五月之歌。
  绘画就是梵高全部的生命,他的向往,他的悲哀,他的热爱,在与你相视的一瞬,就已经闯进你生命的感受。梵高是欢畅的,也是惶恐的。这明亮的色彩无法掩饰他在希望下隐匿着的一丝丝不安。那是怎样的一种敏感呀!是不是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选用这样的一种视觉角度来观察。几株蓝得耀眼的茑尾花就“扑腾”“扑腾”的,还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就已经蹦到了你的眼前。然而,在众多的蓝色花朵中间,最醒目的仍然那株白色的鸢尾花,它高傲的昂着头,那可以滴得下整个天空眼泪的白,正是梵高最真实的写照。我行我素,逆着传统,独自背负着内心的忧伤与寂寞,也满怀着希望,孤独的行走在着艺术的荆棘小道。
  这样的孤独刚好成为梵高的独一无二的个性,就是这种独特,独特的个性与情绪印记的笔痕,成为他最鲜明的性格符号,即他的笔触。它让梵高成为了唯一;成为不可模仿;成为不可再现。因为他不只是用心在绘画,而是动用了他全部的情感与热情,乃至于生命,用他独有的绘画语言,极致的倾泻出来,那般清晰,那般明白无误。
  与《向日葵》不同,没有那种喷薄而出的热情,与《星月夜》不同,没有那种永恒漩涡感的神秘,《鸢尾花》以另一种基调触动着视觉。他的笔触是热情的,热情中却有着几分冷静与细致。红色的土地依然使用着短而扭曲的笔触,无所顾忌的挥洒着。我常常猜想着,梵高这样的洒脱,怎么可能做到那样的精致呢?花的盛开,叶的温柔,运用的笔法是多么的细致入微,清晰可现呀!
  我还想提一提,画中所运用的粗而有力的黑色线条,令鸢尾花更加的耀眼夺目。很明显梵高的绘画受东方“浮世绘”影响,这种影响也让他的绘画同时还具备装饰的美感,这种美是那般的直观,不要说我不懂油画,梵高的画,只要进入你的视觉,就会很自然的深深的吸引着你。是热爱,是情感,是生命,是可以轻易撩拨你内心,触动你灵魂的美。
  “痛苦便是人生,悲哀没有尽头。”上帝是公平的,却也是残忍的。他给了梵高超越凡人的艺术才华,却又赐给他如此坎坷的一生,他连一个普通人的平凡生活也没有得到过。而当我们见到《鸢尾花》时,再一次看到流淌在他体内,心痛的灵魂,怀抱着对艺术生命的渴望,正深情的呼唤着。
  1889年5月,初夏的暖风,吹过那个叫文森特.梵高的红发,他正专注的描绘着,那一株株热烈绽放的鸢尾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