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经典感动故事,花开在眼前

发布时间:2014-12-20类别:情感美文
  从小卖部买来一包廉价的地方香烟,在这寂静的深夜,重又燃起一颗烟。烟雾袅袅中,你的气息混合着颓废的烟味,在一个人独处中渐渐迷乱。
  白天,伪装的快乐最直接。深夜里,才惊觉独处时的颓然失魂。
  “花开在眼前,已经开了很多很多遍,每次我总是泪流满面。…生命中如果还有永远,就是你绽放的那一瞬间。”总是这么温暖的直抵要害,暗夜一直让人感伤和绝望,从未曾有过丝毫改变。

  你说,能写下关于我们的故事吗?
  我笑了。可以,只是写完我们就结束了。我只写结束的故事。我很自私,快乐幸福时不舍得浪费时间。
  你沉吟了。那末,还是不要写了吧。
  终于,我还是写了。在这一首不是情歌的歌声中,我们的故事倾泻而下。
  曾经,带着如归的心情决绝般离开繁华的都市,以为从此遁入这一方山林田野,再无回返的心情。时间是把杀猪刀,不仅在如花的容颜上雕刻出道道印痕,还将当年心中坚如磐石的绝望砍得七零八落。
  当飞机缓缓降落在机场,胃一阵痉挛,步履蹒跚着走到洗手间,找了个安静的角落蹲下去呕吐不已。半晌,当我站在镜前,看着另一个自己,竟然傻了一般。黑。瘦。憔悴。颧骨高突。唇灰干裂。鼻子顿时泛酸,泪水再也没忍住,“嗒嗒”地滴在脸盆里。
  又想起那个诅咒。我该如何才能忘记它?
  生活在继续,虽然无法妥协,还得苟延残喘。
  最终安顿下来,极度的不适终于击倒了我。太久的远离,都市的气息陌生到不安。一个人躺在偌大的房间里,仰望着白白的天花板。在想,楼上的人是否也如木楼里会毫无顾忌的吵醒到我的美梦?
  原来,习惯是个可怕的词。改变同样如此。
  快要一周了,逐渐开始适应都市的燥热与烦闷。偶尔见到你亮起的头像,我沉吟着是否该告知我已经来到你的世界。
  当你得知我在很近的某处时,礼貌性的希望见见面。我看着自己依然憔悴的面容,第一次先拒绝了。并希望将带给你的东西邮寄过去。我们暂时没有下文。

  十月开始转冷,格桑花盛开着。漫山雾茫茫,像雪,落在心头。
  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流淌着,如这山涧潺潺的清泉,你不知道它是如何的来又如何地与这片神奇静谧的湖水完美的融合。日日年年,恍若波澜不惊,而湖畔生者内心早已澎湃不已。
  依然记得那些片段,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们都会犯错,且不分时间地点和对象。在错误中悲伤,在错误中成长。有时笑笑有时哭哭有时抓狂,偶尔也会失落心伤。
  原本想要一个完美的转身,可是连分手都慢别人一拍,印象中未曾开始,却已宣告结束。懒得细究其中的细枝末节。骄傲的自尊并集内心的空洞,瞬间想要握住一股力量,让我得以呼吸顺畅。
  于是,你恰到好处的出现。一如当年的大路,故事如何开始如何结束已经不再重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在重复着同样的离合悲欢。那眉梢开出的花愈加繁杂,而新意已快丧尽。

  印象中,对你不甚了解。交集太少,少到除了知道你的姓名你的公司名称外一无所知。只记得我们谈论过公益话题外,你偶尔也会流露出的男人狼性。一次次的试探未果,也学会了放弃。每每当我看到一张张童真质朴的笑颜,慢慢试着收敛自己的锋芒,才愿意和人去分享这段深刻的人生经历。某日助学账户上出现你的名字时,我还是笑了。那本由你出资的画册,终于在需要的当天出现,对你好感倍增,为了这群神的孩子们。
  善良是本性,原罪也是必然。我们俱为凡人,痛并快乐着也是应该。
  “心情很糟糕,你有空吗?”即便是心伤失落,还是充满着诱惑,何况咫尺之遥。
  你当然兴致盎然,断不会让我失望。“那我现在过去陪你?”
  “好的。多久?我不想吃饭,你自己先解决下。”
  “很快,我去吃饭后就过来。”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开始慢慢释怀。还是怕意外,若十一二点来访,陌生的孤男寡女终觉不妥。
  “今天太晚了,就不用过来了。”
  ……
  嗯,不死心的拨了通电话,竟然无人接听。因为陌生,始终不能去判断是非。常理就是特别,我酷爱这未知,才会让内心愈加强大。
  一天过去了,虽然失眠是常态,今夜却因为这起失约而变得辗转。
  我是否睡去过,还是静坐到次日快要中午?不得而知。混沌中生活,颓废着的岁月。想要改变,却又让自己一次次错失机会。
  电话响起,你抱歉的说和朋友一起吃饭,贪杯醉了。我想,单身的事业成功男人是否大抵如此?耐不住寂寞,连一顿饭都不想孤单着过?
  “这次我半个小时候准到,你方便吗?”
  “我任何时候都方便……”其实还剩下半句,除非我不想见你。谁说不是呢!可是我不会对任何人说出那后半句,这太危险,习惯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

  半个小时该有多长?起身洗了把脸,望着镜中深陷的双目,用手捏了下面颊,摸了一天多颗粒未进的肚皮,对自己做个鬼脸,嘟囔了句“又没任何期盼,何必妖娆多姿折磨自己。”这个借口让自己瞬间愉悦了几许。内心若无更多期待,就会变得简单踏实。
  理顺了长发,着一袭艳丽的长裙,冲到楼下超市,买了两瓶农夫山泉和一些水果。
  喜欢赤裸着双脚踩在干净的地板上的感觉,那是一种自脚底直达心头的清凉。敲门声响起时,我就这样甩着长发赤着脚丫开了门。
  你侧身进来,双眼对视时,我们都笑了。我读到你眼里的开心,你却看不透我微笑背后的无限忧伤。我飞快的把你让到沙发旁。
  我们就这样闲聊着。我拿着那本画册,一幅幅介绍着,你认真的听。其间电话信息声不绝于耳,你忙着安排诸多事宜。我内心充满歉意,把繁忙的你拖离工作中,只为了排遣我内心的空洞,委实过意不去。于是我转动脑筋,至少让你觉得不枉此行。
  我们一起看关于这片神奇国度的诸多传说,我极尽夸张之所能,恢复到曾经的抖擞状态。当你开心的畅谈时,我知道我们已无芥蒂,至少在你心里如此。
  男人狼性始终难以消除,何况这昏暗的房间。前仰后合时你顺势揽住了我。我闻到了男人的气息,那是我喜欢的味道。
  我扬起手推开了你。一脸正色告诉你:“如果真的要开始,我会需要精神属于我,无论我在哪里?”
  你迟疑了下,不吭声,抱得更紧。至少我明白了,一个刚挣脱婚姻枷锁的事业成功男人,怎会被一个陌生的小女人征服?
  我哈哈大笑起来。我说:“我们是好哥们儿,别乱对哥们儿发出非份之心!”
  你一脸扭曲的望着我,我知道男性的荷尔蒙已经让你难以自制。摊开掌心翻过去,用手指轻触你的唇你的脸你的鼻你的眉,最终落在挺直的鼻梁上。内心不禁也泛起涟漪,抵不住轻轻叹息。从心动到心跳再到心平,弹指一挥间。
  你说得参加饭局,然后起身去了卫生间。我心突然莫名的痛,但我知道没有人知道那痛是因何而起,又缘何会灭。我不知道自己在坚守着什么?只觉得这样才是我目前应该而且唯一能保护自己不再伤痛的根源。
  你拿着手机,拍下我躲闪着的面孔。我没有问为什么要拍下我这副憔悴的面容?并不值得任何人当作炫耀的资本,年轻貌美的女子比比皆是,何况你更有征服的能力。
  你走了。甚至并未察觉到我快两天没有进食,却照旧能和你谈笑风声。不曾奢望在你的记忆中能留下关于我的片刻欢娱,这复杂的社会唯有两性关系纯粹简单到可悲。进进出出中让自己的尊严点点退化到文明的最初,我拒绝被当做符号去想起。
  傻女孩让人心疼,精明的又让人心怯。我这虚伪的外衣下,只有自我折磨吧。因为真实总是千疮百孔难以表述。有些事不能说,说出来便是一无所有。
  你离开我,还是我放弃你?这已经不重要。人与人在亲近的同时,也会突然的疏离。尤其是我这样的习惯独处习惯自娱自乐的人。
  这便是我们的初识。

  时间很快,就像快到我还没来得及准备再次见到你,你已经出现在我面前。
  你说:“想见我!”
  我鬼使神差的不假思索:“好吧。”忘记已经晚上十点多。
  十分钟或者一刻钟,我们再度相逢。当我拿着初识为你准备的农夫山泉时,我笑着说好像你不喝完誓不罢休似的。你也乐了。
  也许夜色更加催胆,我们彼此拥抱互相啜取,是刻意也好本性也罢。当我们最终温柔喘息唇齿相碰发丝缠绕间,我孱弱的身体仿佛被抽干,顿时不能呼吸。我再也遏制不住的痛哭失声,你不明就理的拥着我。
  渐渐平息后,我开始回忆往事。我们就这样相拥在我的故事里,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我一字一顿的告诉你:“我们只能做哥们儿,你不适合我。”你也非常清楚做不到忠诚。你觉得结婚多年的夫妻还离婚,你不敢保证什么。聪明如你,面对唾手可得竟也能够如此冷静。
  重又恢复了起初的嬉笑。两点多,你说要回去休息下换洗衣服,准备次日工作。
  我明知道这种感觉于我而言太过奢侈。没有信心和承诺的爱情,这种滋味让人迟早心碎。而此刻,我只想抓住一些什么,让我的不安尽可能降低。你始终没有读懂我的感觉,或者女人这所学校你已经游刃有余,我不过是你的牛板筋,虽然回味无穷,可是嚼多了腮帮子也会累。
  你再次离开,在这凌晨两点多,将我遗弃在这座心的孤城里。仿佛刚才只是笑话一场,而我们权当彼此消遣一回。
  是夜,你再次电话,说是趁着临别前再见我一次。
  我拒绝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缝,又落空。”
  从朱砂痣跌落成蚊子血,也只是一念间。不再奢望片刻有你懂,幸福简单也沉重。
  虽知晓平日你的忙碌,更感慨于我只是个在深夜才会被想起的那个人。
  临别前笑道:“回来一趟都难得一起共餐,真是个忙人啊!”
  你顿时歉意十足,一个劲儿说着对不起。我说真对不起就送我上机。你怎么算都觉得时间来不及,你要去异地谈生意,怕赶不回来。我说那就少说好听的,该干嘛就干嘛去。
  你说帮我定房间让司机送去机场,其实缺少你的到来,安排自是不必。
  当我第二天从沉睡中醒来,你已经回来了。而我告诉你已经都安排妥当了。我无法从电话里察觉你的表情,可是我却有一种小小的无法言语的快感。
  突然觉得,很多事情就像一幕闹剧,我是导演。
  我们在各自的生活轨迹里继续行走。你继续着你的灯红酒绿筹光交错,我继续过我简朴的苦行者生活。
  汽车在蜿蜒的山路里爬行着,我轻轻的叹息着,还是编辑了条信息“我到了。”发送。你很快回复“很顺利,我们是距离产生美。”
  以后的日子,反而更加亲密,也能感觉到你的贪恋。
  我甚至傻到问出:“如果有一天,我嫁人了,你会伤心吗?”
  你回答:“是非常非常伤心!”
  我就说:“你可以不用伤心的,因为我不嫁人啊!”其实这句话最傻特傻还蠢。
  我还问:“如果现在我还没返回,你还舍得忙到不见我吗?”
  你回答:“绝对不会,我天天缠着不放。”
  ……

  我其实不相信,因为这本就不可信。很多事情都会过期,你说的话也会过期。
  我不知道澳门之行改变了什么,我只知道有些隔阂一直存在,就像你说的甜言蜜语一样会发酵,直到我们把那些星星点点相互偿还抵消。
  我们之间就这样成了往事,那些话还未及暖心就已经开始荒芜。
  华丽丽的出场,惨淡淡的退隐。
  就如这晦涩的文字,从未有过如此的艰辛,一字一顿,不知该要如何敲击?或者是之间陌生到连语言都难以形容吧!
  好想完完整整导演一幕戏,不想是闹剧,只为能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成全自己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