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史上最情感文章,三月忆,最忆是婺源

发布时间:2014-12-19类别:情感美文
  还是早些年,听从婺源回来的人说那里的白墙黑瓦小桥流水和三月里的油菜花,把那个春天说得浪漫极了,想象着那些场景就像看见一副小江南的油画。从此想去婺源,便成为一种浓重的情结。就像去三清山那样,站在那条盘山公路上,终于抑制住自己不再显露。靠在南清客栈的门口。抚摩那些熟悉的光影和风景。风掠过一阵疼,从美丽的河畔沿展而来。在这样一个春暖花开的早春三月,婺源,我们终于去了。回来总想为它写点什么,可一直无法开头。倒不是无话可说,而是舍不得整理藏在记忆中的那抹烟雨朦胧的情怀。
  虽然早有准备,看见整片整片的金黄,连成天边的烟雾,开成这个三月最美丽的风景,还是很惊叹。没有不伦不类的高楼,青山脚下的村落都保持着古朴的风格。白墙黑瓦,一排排徽式建筑标志的屋檐,疑似身在徽州。而铺在村落之间的石板路,更是让人联想起古时书生的足迹。在婺源,到处可以看到这样整齐干净的山林田园。婺源的迷人之处,大概正是在这里。
  那天上午,因为下着雨,地面上的晨雾还没有散尽,而正在下着纤雨的月亮湾,远处山岚犹如青紫色的剪影,贴在暗蓝的天上,飘忽的晨雾在小岛和远山间弥漫,使晨光中的山影显得飘渺神秘,隔着岸边金黄的油菜花,而此时的江面上又泛起一叶小舟,水中倒映着天边的山影,斑斓多彩,清晰如画。给我的感觉,琼瑶笔下的《烟雨蒙蒙》,如果在这里拍那部剧情,效果定相当好。想象夜色中的月亮湾,月光明亮,满天繁星撒落在水中,星光闪烁的江面一定更为奇妙。
  走在汪口的千年古街上,这个窄小的千年古镇,在雨中前来探访的人很多,记起人潮拥挤的偶遇,明清风格的建筑保存得很完整,虽历经千年风霜,依旧可见昔日繁华。一路上,我几乎都沿着那条河畔寻觅,似乎回到了上清清街的芦溪河畔,水色清澈,又似在漓江,浣洗的妇人戴着斗笠,洗着她们的家常。那些水和那些树及那些远处的雾,是那天最难忘的镜头。MP3里一直循环放着那首《青花瓷》。很应景的那句,天青色等烟雨,而我不再在等你。站在汪口的街口,用右手拇指按下在婺源,真的烟雨江南。丢下这些,是不是从此可以行同陌路。
  在晓起,吃一顿难忘的午餐。那些难吃的菜,不需要厨艺都可以烧上几道,正是清明临近时节,那些农家人的门口,一块钱一个的清明果终于安慰了我受伤的胃。传说中的荷包鲤鱼,原来就是一碗清水煮着一条红鱼。在晓起那群樟树丛里迷了路,周身看不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丢了组织之后,一个人在河畔走着。听那些歌,有时候安静挺好的。这些青石板路,就适合这样安静的走着。清澈可见的水底,是被河水磨得发光的卵石,有一些青花瓷的碎片,瓷片上色彩湿润,在水下欣赏瓷片上的花纹,有花树,有文字,虽是些碎片,但能感觉那笔墨的自由和灵性。此刻,那几片青花瓷碎片正在我的记忆里晃动,成了此行深刻的印记。
  而江岭的梯田油菜花,也没有图片上看见的想象中那般大气震撼。人说这个季节的婺源最美,而我却看成了审美疲劳。面对着整片的金黄,连镜头盖都懒得取下。索性我和闲云跑到花丛中互相拍着人像。如果是天晴,坐在田埂上聊着家常,也许会是件浪漫的事。
  四点半起床去石城拍炊烟,那么早的早晨,天气微凉。拎着东西下楼听见旅馆里一楼借宿的驴友们从帐篷里传来的呼噜声,声声入耳。幸好天公作美,终于放晴了的天,让我们都雀跃。石城美,在于她山间的云雾飘渺村里的炊烟。而我记忆里最清晰的是村里的那两个跟我对话的小孩和屋檐下的一抹绿叶及那屡阳光。给他们口香糖和山核桃,看见他们脸上淳朴的笑。在那些小巷,打动我视线的,仍旧是那一排排缠绕着古树傲慢生长的绿腾,它们就像人生起伏,经历再如何沧桑,而我们努力的主干,永都是那不灭的向上的意志。
  或许是因为疲乏,在理坑竟然没找着拍摄的感觉,穿过那些小巷,体味百年前深琐门户的幽怨,倒是美院那些坐着画素描和油画的学生,让疲乏的视觉带着跳跃的思维冲击那些一扇又一扇锁紧了的门户。带着两天的早起和疲惫,女人们坐在车上,男人们推着坏了离合器无法换档的车,又奔跑着追上2档前进的车轮。一路上走走停停推推又跑跑,团结就是力量,这话说的真是对的。你看我们个个都有福气,一辆离合器彻底无法使用的车,竟然被司机从婺源开到了九江。
  如果说三月忆,最忆是婺源,而婺源忆,最忆是理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