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最催泪故事,纯白色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4-12-21类别:情感美文
  午夜,一个人,一杯红酒,播放器里是陈奕迅的《好久不见》,这样的声音这样的旋律这样的月色里,总是会不经意间想念那些已经淡忘或还未曾淡忘的人们。
  与她的遇见也是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她在某一处仔细研读文章,她的声音干净的就如夜空里那一弯弦月,文字在她的演绎下充满了灵性,她的笑声很具感染力,那是一种从心底由衷的快乐,让我这个不会主动搭讪的人也忍不住轻敲键盘以满足沾染点点开心的欲望,对她的评价我总是会想到一个词“古灵精怪”,她总是能找到让自己拥有爽朗笑声的源泉,一次调侃一张图片甚至是一句话,都可以让她笑到拍案似山响,可她却总是说:“这笑声就只证明一件事,没心没肺……”然后又是一连串很开心很开心的笑声荡进我们彼此的心里,她就是这样一个爱笑的女孩。某天,当我走进她的空间才发现,就在这笑容背后也掩藏着一颗忧郁的灵魂。她写的一手好文章,唯美飘逸清新脱俗,字里行间透出的点点哀伤真的很难把那个爱笑的女孩同这些文字联系在一起,确原来她也不是她口中那个洒脱得可以转身即忘却烦恼跳出红尘俗事的野蛮丫头。她也有孤灯对影、她也有清茶伴月、她也有宁静沉思,她也有一个人淡淡感伤的无奈。在她发现我心里也拥有一处脆弱角落的同时我们谈到了爱,她说:“不管怎样,别伤着自己。”我轻声附和,曾几何时这句话我也不断的在告诫他人,但我知她也知,伤痛哪里是不想接受就不会来的。不过我想我们说出这句话时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屏幕那头那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啊,你是如此善良!
  与她的闲谈中她总是会提到她的弟弟,一度在我的世界里瞥了一眼的大男孩,这一对姐弟虽然没有一丝血缘关系但我们都听说过“物以类聚”吧。是的,他遗传了父母的所有优点,不仅具备商业头脑军人素质还与姐姐一样拥有一副好嗓子,他的声音磁到可以让姐姐嫉妒围着他转的小妞比姐姐的多,每每听她说到这里我总是笑而不语,想像着她强按着将他QQ上那些闪动着的美女头像瞬间转移的冲动,我很想说,你没瞧瞧自己PP后面也跟着乌央乌央一群小妞吗?PK吧,看看谁的魅力更强大。我还是继续说他,他的观点总是与众不同,一件事他会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如遇到观点不一者不是不屑一顾就是必将其斗败。我们的结识也缘于此不打不相识,而我们的共同点同属一科便是死鸭子嘴硬不肯认输,不认错的指数都高到极点。战争多了自然了解也多了,久而久之我们的辩论中少了火药多了诚心,更多的时候我们一个是歌者一个是听众很不错的组合,借此由陌生逐渐转变为熟悉,同样的也很自然的再由熟悉转变为陌生,一个永恒不变的定律,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过程,在上一个路口我们熟悉彼此,在下一个路口我们彼此陌生,只是某天忽然听到某一旋律某个字眼,还是会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唱过这首歌读过这个词,这些都是属于那个致命的天蝎座男孩的,“珍爱生命,远离天蝎。”好吧,为了明天初升的太阳,顾白天蝎。
  蝎子渐行渐远,回转身手臂上挽着的是双子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双子就是我泡回来的小妞了,生在温州长在温州却为了爱跑到上海打拼,都而立之年了动不动还哭鼻子想妈妈,经鉴定实属长不大的小女人。双子性格很开朗给人的感觉很真实,话语很真实情感很真实整个人都很真实,2011年最大的收获便是得了这个知己。如若是哪一天整日没见到我,双子就会很郑重的告诫我:“以后不许跟我玩失踪,信不信我挖地三尺也要把你揪出来。”就因为这样的形影不离,很多人弄不清楚我们的关系,走到哪里都会被误认为玻璃再现,还时不时的闹出点误会来,可双子从不做无谓的解释,由他们猜由他们想看着他们纠结,自己就躲在屏幕背后憋着笑不出声,其实双子你真的很坏很淘气。双子还是个运动健将,在当地小有名气,照片里短发齐耳更显干练,永远的休闲永远的运动。当她整理照片时兴冲冲的发了张结婚前的照片给我,说是长发时的样子,可是我死活也没看出长发在哪里,后来我明白了,对于双子来说盖住耳朵那就是她记忆中的长发了,啊哦……可爱的双子!双子的死党更是我的死党,宝贝与我相识多年,是七年还是八年估计宝贝也和我一样模糊,我们用时间沉淀出的是醇厚是关心是默契,两个欣赏音乐的人两颗骨子里都不安份的心,相伴寂寞一起见证我们流逝的过往,心烦了拉在一起倒苦水,寻一处安静所在听音乐,开心了就高调出场张扬我们的喜悦。遇到双子前宝贝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视频里那个如梦幻般的影像,她的视频每天都是不清晰的,每次都会给人无限遐想,今天换了新装扮,你想知道美到什么程度那真的是要靠猜的。宝贝啊,这么多年别怪我一直没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在视频里找到你那樱桃小口的准确坐标。双子加入我们的队列之后,我才有幸在宝贝的几张近照里一赌芳容,清秀温婉浓妆淡抹总相宜。
  双子、宝贝还有我,偶尔会三人行唱台大戏,有人说:“你们真的很吵很闹。”我选择了直接无视,城市中喧嚣里我们是微尘,我们活着我们活的是自己。偶尔三个人也会猫进一个角落里墨迹心事,相互搀扶相互安慰相互鼓励,感谢上苍让我的生命里溶入了你还有你……
  我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笑容和泪滴都会直接挂在脸上。知道我失落兔子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并用大哥哥一样的口吻说:“傻丫头,有我呢。”不管是巧合还是故意,简单的几个字敲打过来,诠释的是另一个定义“温暖”。每当这个时候心里那些小触动便咒骂着:死兔子,又害我哭的稀里哗啦的。兔子对朋友的要求即普通又奢侈,说他普通是因为他的要示只有两个字“真诚”,而在伪装随处可见的当下谁能说面具背后的真诚不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世人已然习惯了话到嘴边留三分,一下子剖开心扉怎生了得,可兔子依然固我,用他的真诚等量换取你我他的真心。于是,我们之间经常会出现如下几行字:这个问题我不回答,我能说的一定是真话,假话即使我说了你听着没也什么意思,不能说的你也就别问了。有了这样的一个约定我也乐得轻松,简单点真的挺好!
  还有一个人很诡异,不知他是我的克星还是我的先知,只要是他和我说他出了什么状况,前提是都不是什么好事情,随后的几个小时或者几天里我也会出现同样的状况,很是另人费解。他的电脑残屏,转过街角不断刷新的旅途中就有了我瘦弱的身影。他说牙痛,几小时后舌尖上的触觉神精就会递交报告上书:牙床上有几个不明山丘在捣乱并不断壮大……汗、我说某同学,咱以后好好的,好好生活好好睡觉好好吃饭好好上班,那样我也可以好好的睡个午觉好好的吃顿大餐。好了,就这样吧,休息、休息休息……
  温馨过后的空荡在午夜时分格外凄凉,轻转身声音在耳畔回荡,阴霾夜雨还有那份惆怅,瞬间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