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网摘日志 >

谁来拯救流浪者

发布时间:2014-11-04类别:网摘日志
  天阴沉沉的,雨丝如雾。偶尔有北风掠过,冰凉入骨。街边,绿篱泛起枯黄,脉络纵横交错的树叶低垂着脸,与地上的伙伴遥遥相望。这便是初冬,丰盛谢幕,肃杀登场,不一样的美在季节更迭中流转,绽放。
  裕华中路一带,为市中心的商业区,透着逼人的繁华热闹。今天,因为飞雨成阵,行人寥落。我撑着伞,裹紧衣衫,仓皇行走。路过中国邮政储蓄,浓重的绿色,袭入眼帘,隐约欢喜。一直沉沦绿色,喜欢它的生机盎然,喜欢它的朴实内敛,甘做陪衬,却是四季最不容忽视的色彩。取钱,收卡,转身。蜷缩在角落里的流浪者,突兀的出现在眼前。他脸向墙壁,侧身而卧。许是寒冷,身体尽力弯成一张弓,盖着肮脏的被子,头枕油黑的编织袋,袋子里依稀是旧塑料瓶子之类的弃物。低低的咳嗽声时断时续,仿佛来自天际,又仿佛从地底钻出,轻若烟雾,气如游丝,该是生病了吧。饥饿、寒冷、疾病会不会成为生命的威胁,没有救助,他能否安然活过这个冬季。生命是平等的,值得尊重和珍惜,无关贫富。我拿出一张纸币,走近他。只是,他对我的脚步声毫无反应。我轻咳一声,他依然如雕像般静默。完全不似我从前见过的乞者。
  曾经,遇到过形色各异的流浪者。有的蓬头垢面,穿着肮脏褴褛的衣衫,端着豁口的破碗,游弋在车站、商场附近,鹰一般地搜寻猎物,遇见目标,千方百计的索要,乞讨不成,便纠缠不休甚至恶狠狠的咒骂。我厌恶这样的肆无忌惮,也许背后隐藏着看不见的利益链条或某种黑暗。难道,不为五斗米折腰和不食嗟来之食的典故和精神,随着岁月变迁,都烟消云散了吗。有的散落街头,或神情萎靡,或目光羞赧,或拖着残疾的身躯自伴自唱。或许他们为生活所迫,走投无路了吧。若非情不得已,谁肯舍弃尊严,讨一餐口粮。这样的人,我同情钦佩,从不吝惜伸出援手,亦从女儿上幼儿园开始,一直给她小小的口袋里放几个硬币。遇见乞丐,尤其是卖唱的残疾人,我都让她拿着钱,郑重地交给他们,希望把善良的种子在不经意间种进她幼小的心田。女儿稍稍长大。她问我,他们有手有脚,为什么不去工作?我们为什么要助长他们不劳而获的行为?我讶然于孩子的洞察力,花了很长时间告诉她因由。她似懂非懂,却始终坚持善待乞者。
  眼前的流浪者或许便是后者,捡些塑料瓶子糊口。亦居无定所,以地为席,以天为被,迎寒风而卧,枕雨雪入睡。让人心生不忍。我犹豫着,是打扰他难得的睡眠,还是悄悄把钱放在他身边,亦不知道,我的一次施舍能给他带来什么。一日饱餐,瞬间高兴,对人生的希望?还是再次唤起他依赖乞讨存活的惰性?把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直面生活的希望刺穿?我紧紧攥着十元钱,掌心出汗。彼时,身穿警服的年轻人走过来。他干净的目光里,有无法掩饰的悲悯,亦有司空见惯的无奈。他听着流浪汉的咳嗽声,眉头紧锁,终究叹息一声,转身离开。我亦转身,边走边回望年轻人的背影,当我走出好远,依稀看见他提着沉甸甸的塑料袋,朝着流浪汉的方向疾走……
  雨,不知何时停了,阳光在云层背后涌动。
  谁来拯救可怜的流浪者。谁能在冰天雪地的寒冬,温暖他们的孤苦无依,化解死亡危机。政府收容所里人满为患,慈善机构倾其所能。你,我,他,又岂能袖手旁观,少吸一根烟,少买一只唇膏,集合团结的力量,实施救赎。而救赎的核心,绝非一两次的金钱援助,而是授之以技能和谋生机会,从根本上消除乞讨的根瘤。亦愿天下流浪者,奋起,自救。切记,自助者,天助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