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网摘日志 >

出门,请排队

发布时间:2014-11-04类别:网摘日志
  父亲病了。
  一大早,我陪着父亲走进医院,立刻被黑压压的人群淹没。我抱着希望,去看看单位办理的“绿色通道卡”能否派上用场。我去了VIP接待处,父亲则在心脏科挂号处排队。那队从科里一直延伸到了走廊,似黄河流域,“九曲回环”,让人心燥。
  人群包围了VIP接待窗口,好容易挨到了我。我赶紧“奉上”我的“绿色通道卡”。谁知,白衣工作人员根本不接卡,只听她面无表情的说,不能用,要预约。我焦急询问,这不是“绿色通道卡”吗?怎么还要预约呢?对方答,看卡的背面,怎么写得怎么来办。果然上面有一串电话,要在前一天拨打的。我晕,辩解道,以前我没有打过电话,直接来拿号的。对方皱了眉,现在不行了,走程序。这时,后面的人不断拥簇向前,不容我再辩解。
  无奈,赶紧跑去心脏科,换下站队的父亲,让他在一旁找了椅子休息。
  好容易排到了跟前,护士人员(我把着工衣的工作人员都称作护士了)接过挂号费说,等着叫号!
  我郁闷,一旁等着去了。
  电脑录制的,那个始终平稳的声音中终于响起了父亲的名字。我三步并着两步挤到挂号台前接了递出来的“一叠文件”,和父亲走进了双面楼长廊中的一间就诊室。
  嘿,一屋子人呢!
  把那“一叠文件”按序放好,继续等。
  人不断的出去,又不断的进来,始终满满一屋人。
  终于等到,父亲座到了医生旁边,我站在了一侧。
  医生翻开“那叠文件”,嘴里不停的问,手上“刷刷”的写,父亲和我不时的说。
  要住院,去办手续吧。医生把“那叠文件”连同他开的单子递给我。
  哪敢怠慢,赶紧接过。
  让父亲在一处休息,我抓紧时间往办住院的地点跑。
  嘿,排队吧!人多着呢!
  看下时间,离中午下班还有20分钟。想让疲惫的父亲早点住进病房,我抱着侥幸的心里,焦躁不安的站在了队伍的后面。
  前面还有1个人了,顿时心花怒放。
  我“一个箭步”冲到窗口,一纸“暂停服务”突然挡住了视线。我听见我的声音不由自主高了起来,好容易排到跟前,怎么不办了?
  传出冰冷的声音,下班时间到了。
  果然,正好中午12时。
  身后纷纷传来激昂嘈杂的声音,干嘛不提前说,让我们在这白排?……就是,提前打个招呼吗!……什么态度嘛……多开几个窗口不行?……
  “啪”的一声,窗口一紧闭,懒得回复呢!
  只好作罢,人家也得休息。
  和父亲匆匆去吃了饭,我早早来那窗口站着,省得待会排队。其实这跟排队没两样,都是站着,不过前面没了“人龙”,少了心焦。
  不一会,我的身后排起了长队,那队像洞庭湖水十八弯,让人头晕。
  人群吵杂,渐等渐焦。
  只听,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窗口,拉起了帘子,打开了窗口。
  嘿,站错队了。
  大伙如决堤的洪水向那边涌去。
  我身单力薄,又排在了后面。
  沮丧!
  我振作精神,离下班还早呢!
  我终于站在了窗口前,只听一个清晰的声音传出来,现在没有床位,填好信息留下电话等通知,有床位了再来办手续。
  我差点晕倒。
  我拿起电话,拨了一通,找找熟人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帮助下终于找了个床位。
  终于办完了住院手续,我和父亲一同走进了住院楼。现在,正在等电梯。我明白,等待我们的还有心电图、B超、拍片等等的无休止的队列。
  父亲患有心脏病,住院已经成了我家琐事。近些年来,父亲先后做过心脏PTCA介入手术5次、大脑造影术1次,冠状动脉及分支处安装了2个支架,做了2次球囊扩张,1次冠脉球囊支撑实验。
  进医院,变得一点都不陌生。
  排队,也一点都不陌生。虽然我一直告诫自己,习惯,习惯,再习惯。可是我依然不能习惯,习惯,再习惯……
  
  一大早,天气出奇的好。
  从凤城一路坐公交先到辛家庙,我带着母亲和孩子兴致勃勃的去往西安世园会。下了公交,我不由得惊叹,人啊人,这么多的人在等去世园的专线。
  不假思索,我们马上加入到了“长龙”中。
  前次因为人多,又是盛夏,没有仔细观赏。这不,马上闭园了,无论如何也得再去看看。
  许是人多的缘故,公交专线有人指挥呢!一辆接一辆,载满乘客的专线出发了。大约排了20分钟,我和母亲、孩子坐上了车。
  大家请按秩序排队入园,来,这边走一队,那边一队。刚走近主出入口,只听见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拿着喇叭高声呼喊,一边指引着路标分流人群。
  我们跟着人流在工作人员的牵引下走进栏杆围成的通道。左走,右转,前行,又左行,再右转,前行……转一下又一下,绕一圈又一圈,踏一遍再一遍,过了一个通道又一个通道。
  这是一条蜿蜒的涌满了人的小径啊!
  “蹒跚移步”,终于到了检票处。
  咋看,哪个门都排了长队。找了个靠右边人稍微少一点的检票口,排队。待到检票,那名女子一边检票一边问,小孩的票呢?我说小孩没买票。她把我的两张票塞回我手里说,带老人、小孩的从绿色通道口走。我忙问,哪条是绿色通道口?她急切的回答左边第一个。
  我带着老人孩子“左突右冲”,挤过人群到了第一个检票口,排队。待到跟前,检票人员说,成年人不从这走。我急了,手不由向右指引,话音像倒豆子一般急促,刚才我在那边,让我过来,好容易排到跟前,又让我回去。还好,工作人员通情达理,让我们进去了。
  天空一下子宽广了起来,尽管视线能抵达的地方仍拥簇着人。
  迎面而上的是一座大桥。那桥为钢铁铸造,白色的钢筋在空中形成了无数条交错的线条,似“鸟巢”,似毕加索的抽象艺术画。越过大桥,大片大片的花卉和赏花的人映入了眼帘。透过人群间隙,赏一下花,看一看人。彤红、烟紫、橙黄、翠绿……叫不上名的各国各色花卉,娇艳欲滴,美不胜收;着装鲜丽、形形色色的人往来不断。不由想起:站在桥上看风景,桥下的人在看你。
  此时,已经没了目的,边走边看吧。
  最近的是自然馆,那队伍排得犹如仙女的彩袖,碧波荡漾。不愿驻足,继续前进。累了,在花簇旁边的坐满的人的围栏上找处可以容纳三人的地方,就坐。歇一会,顺着人相对少点的道路,前行。已经辨不清了方向,看那算那了。
  路边不时出现卖特色礼品的小铺面,售货人员大声吆喝着。不觉中走近了一面不大的名曰“天鹅湖”的人工湖泊,湖面上穿行着许多只天鹅造型的船只和被船只追逐游戏的鸭子,湖岸围满了人,划船售票处更是排起了“长龙”。
  孩子指着鸭子说那是天鹅,我说不是天鹅,是鸭子。孩子给我“上了一课”:不对,是天鹅,这个是天鹅湖对吧,天鹅湖里就是天鹅!我笑得“前仰后翻”,对对,是天鹅。孩子嚷着去划船,我指着长队说,咱们到兴庆公园、未央湖游乐园都能划船,还不用排队,是吧!你看这么多人,等我们划上船到下午了,别的地方去不了了。这回,孩子懂事的点点头。我松了口气,别让我排队!
  前面就是鸟语林了,正门处排着队伍有序进入。我们从后围绕丝线网成的硕大的“鸟林”转了一圈。人在林内观鸟,鸟儿“扑哧扑哧”撞击网。靠近网的边源,看见孔雀、金鸡,还有叫不上名的鸟悠闲的散步,我们伏在网沿上细细观看了一阵鸟的姿态,遗憾没能等到孔雀开屏。
  一丛坐卧在水面上的印度风格的建筑矗立在了眼前,豁然就想到了“水上威尼斯”,只可惜木制的桥上、人行路面上、直饮水处都涌满了人。涌上桥面,深绿色的湖水在脚下荡漾。靠近房屋,只见窗玻璃上挂着各色美食的彩绘,才知是用餐的地点。挨个走进餐馆,四处在排队。我们进去又出来,只想寻个人少的餐馆。直到看见“dicos”,孩子怎么也不走了。那么,排队吧!叮嘱母亲带着小孩去找座位,我站在了吵杂的队伍的后面。
  坐车,排队!
  入园,排队!
  洗手,排队!
  吃饭,排队!
  饮水,排队!
  进馆,排队!
  划船,排队!
  卫生间,排队!
  ……
  出门,请排队……


上一篇:谁来拯救流浪者

下一篇:胡杨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