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最迷人日志,暑假,我就想起那地方

发布时间:2014-12-25类别:情感美文
  暑假了,我就又想起那地方。它沉沉稳稳地静立在那片土地上,美丽而凝重。
  有时是在市声沸天、世尘弥地的街头,有时是在拥挤而又落寞的公共汽车里,我总会想起那地方。那地方就是渭北高塬的旬邑。
  去年暑假,去了渭北高塬的旬邑,热浪里的都市我瞬间就把它忘记。宽阔平整的公路端直的摆在面前,公路两边的庄稼地蓬蓬勃勃,生机无限,看惯了都市街面上熙熙攘攘的车辆和匆匆行匆匆的人群,这里的一切让我感到安静、平和。
  去年离开的时候,我看到的那个新农村正在建设中,那个被庄稼地环抱着、被大自然装饰着的新农村,今年工期完了没?
  接连几天的高温,逼迫着我又一次逃离掉那繁华的都市来到了这地方。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又去了那个一直让我惦记着的新农村。走进村头,行人、车影、话语声,很直白地告诉我,人们已经安住新家了,可往村子里再走,工程还没有结束,去年看到的十几栋房子延伸成了二十几栋了!还再扩大!
  带着父亲和小侄子,我们转了好几个村子,也走过了很多个庄稼地。父亲很是感慨,感慨这地方公路的宽阔,感慨这地方新农村建设的规模,感慨这地方气候的舒适,感慨这地里庄稼的长势,他似乎看不够,除了吃饭,一有时间就出去溜达。可小侄子对这些很不以为然,问起这里的村子怎么样,“好”,问起这里的庄稼地怎么样,“好”,两天过后,他的表情先于他的语言告诉我“没意思”,我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再好也是个村子,再好也是庄稼地”,年轻人,特别是青年学生,“就是爱繁华”。
  侄女交接完班,我们一起去彬县,看望在大佛寺煤矿上班的侄子。途经旬邑县城,侄女去办事,我们就在广场处等她。远远地,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吸引了我们,走上前去,原来是用金属材料做成的剪纸形象,红色的油漆和风雨斑驳后的金属材料的外露,把剪纸艺术和这幅画面里的民间生活表现得恰到好处,使得艺术更生活!广场处有旬邑县的镇县之宝——大象犀牛化石博物馆,只需出示有效证件就可以进去参观。参观的人虽不是蜂拥而至,但也是接二连三。有这样的民俗文化和自然文化遗产滋养,这里的淳厚民风能不被传承吗?
  从彬县离开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蒙蒙细雨在车窗外恣意地飘飞着,坡道上偶尔出现的行车灯,让沟道的那边飘渺而不虚无,我有一种独特的感觉,觉得盘绕的山路像一个洪荒的故事被车灯讲述着,小侄子说他也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亮灯的山路好像离我们近了又好像离我们远了,有一种那辆车在这样的山路上、在这样的天气里、在这样的夜晚时分,它要去哪里的好奇?甚至有一种那车到达的目的地会是什么样的好奇?”飘渺而不虚无的山路,让我们很安静,可在这样盘绕的山路上、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天气状况下,我们又不想这样的安静,讲着笑话,盼望着能看到前方或后方有行驶的车辆做伴。台湾作家李乐薇的《我的空中楼阁》的情景似乎就在我此时的感觉里。
  多半个小时后,我们又回到了旬邑县城,离县城不远的山路上有一处观景台,我们停车在这里美美地欣赏了一回县城山坡上的太阳能灯光。没有暑天的热气,没有车辆的喧哗,没有都市的拥挤,这里有的只是夜的安静和凉爽,细雨让夜色更苍茫,灯光让山景更迷离,“何似在人间“?我们不忍下凡!一辆路过的摩托车,那“荷塘月色”优美动听的旋律惊扰了我们,追随着那歌声,我们在雨雾下经过了县城,回到了侄女单位。
  细雨,吟唱了一晚上的软歌,我一觉到天明。
  侄女安排,今天去马栏,然后送爷爷回老家,我们再回咸阳。今年6月28日,新落成的马栏革命纪念馆已经隆重开馆。马栏革命旧址是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到了旬邑,我们就得去缅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出生入死、前仆后继的光辉风采及革命前辈在这里度过的峥嵘岁月。
  又是细雨霏霏,侄女的宝宝还小,她还要开车,弯弯的山路我是没胆替她一把的,还能去吗?“去”,她很果断。
  细雨中的旬邑农村更是迷人,飘渺而不虚无的田园景色如梦似幻,茂密的庄稼地一片连着一片,乡间别墅样的新农村就被包裹在这庄稼地里,被包裹在这雨雾里。这里的沟道多,一下雨就雾气弥天,路上的车辆极少,车行驶在这样的公路上,就像是在迷雾中探秘,神奇、自在、惬意。
  一个小时的行程,我们离开了如梦似幻的田园景色,途经马栏林业管理处时,我们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前行,趁下车问路的机会,我在这寂静的山路上,享受了一回细雨中的山林沟壑迷雾。一团一团的白色雾霭赶趟儿似的升起、飘走,又升起、又飘走......这里的山林沟壑被这雨雾撩拨得更妩媚、祥和。问好路,饱览了这般迷人的景色,我们继续前行。
  前边的路更不好行驶,急弯标志一个接着一个,真佩服娇小的侄女竟也能让车子这么自如的随着山路婉转!也真难为她,路越急弯越多,风景就更美,我的一声接一声的惊叹,让我嫂子紧张,她怕孩子因为我的惊叹而顾盼左右美景发生危险,我收敛了自己的兴奋,我也替侄女惋惜,“开车人这么辛苦操心,竟然不能欣赏沿途美景!”车行于葱茏的山路上,白雾从这个沟道爬向另一个沟道,漫过路面,奔跑的车子行驶在白雾了似乎也软了步伐。这样如梦似幻的景色,让我们都懂得了抒情,虽然只是简单的重复性的直接抒情。因为我们的抒情是简单而重复性的,所以要到达的目的地总是没有出现。
  偌大的一个沟,能生出多少烟雾来?这么缭绕迷人!偌大的一个沟,能长出多少棵树来?这么苍翠葱茏?偌大的一个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能隐藏多少支队伍来?这么美丽凝重!正在我们纳闷是不是走错了的时候,天气有点放晴的意思,空气不是那么冷嗖嗖了,沟道里,有个宏大的门牌,“是马栏”,我们在一路的迷雾中找到了目的地。
  下了沟道,再四顾望去,就是群山重重了。来这里参观的人不少啊,有旅游大巴,多是干部模样的男男女女,还有农用车辆,是附近的百姓乡亲。参观完,我再回望一下那半山处的窑洞,那是马栏革命遗址的原址。一重一重的山把这窑洞环抱在自己的怀里,人行于次,忽然有了安详的感觉,那种博大、宽厚的温暖,顿时会让你感到坚定有信心。我不知道是这片土地需要我们为之立心,还是这篇土地的仁慈,将我们环抱着,刚刚好放在心坎那个位置?回首群山,好一块美丽而凝重的土地。
  不来马栏,就等于没有真正到过旬邑,这是我今年暑假旬邑行的收获。秋色绚烂的时候,不知道马栏会把自己美成什么样子?
  旬邑,有很多地方值得看一看,走一走,如果再来,我还会有新发现,新收获的。
  我们所有的人,都拖延着不去生活,老是梦想着去遥远的异国他乡感受那别样的风情,却偏偏不去欣赏这身边的迷人景色和那峥嵘岁月抒写下的历史。
  再到暑假,我还要来这里发现美丽,放飞心灵,描绘田园。
  是这美丽凝重的土地,才使我们得以深情地写下属于我们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