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ead - 后读网摘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史上最忧伤小事,沉郁厚重,灵动雅逸

发布时间:2014-11-04类别:情感美文
  初次见到马亚杰的山水画,心灵是震撼的,他的作品呈现出的文化本原的质朴美感,在沉郁厚重和灵动雅逸之外,还蕴藏着严谨、洒脱、婉约的情趣。  
  1956年出生在皖北小县城的马亚杰,幼承家教,浸淫翰墨。恢复高考后,他以优异成绩考进了安徽大学,学的专业不是文史,也不是美术,而是物理。他感叹,人生前行的方向,有时也就决定了人的命运。如果当初不是毕业留校从事学报编辑工作,后又被选调到立法机关工作,也许像有些同学一样从事科研,也可能成为一个物理学者。繁忙的机关工作,如何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他毫不犹豫选择了童时的最爱——画画。上世纪八十年代,许多国内一流的艺术大师,像赵朴初、启功、谢稚柳等,经常来安徽从事书画鉴赏工作,他有幸能与其接触,聆听大师的教诲,骨子里的艺术潜能被激发了。于是,工作之余躲进书斋画起画来,以帖为师,王蒙的苍郁俊秀,石涛的笔墨恣肆,陆俨少的磅礴险峻与黄宾虹的浑厚华滋,是他长期追崇的艺术之路。临池习画,墨耕不辍。  
  “工作是本职,我要好好去干。画画是我的爱好,我为之痴迷。”马亚杰不喜欢灯红酒绿,不喜欢无谓应酬。他的心灵畅游在艺术的河流,不断漫溯、不断寻求,最终,走向了生活的深处,走向文化的深处,走向自然的深处。他以自己的由衷感受去升华生命对自然的感悟。因此,他的作品更加贴近现实,贴近当代人审美意趣和精神需求。同时,作品还蕴含着“乡关何处”的精神追问与情感宣泄。这是他骨子里的文化使命意识和人文精神的外化体现。  
  晚上画画、中午写字,这是他工作之余的生活主旋律。当然,来了志趣相投的朋友,他则喜欢举杯雅聚。一面谈艺术,一面喝酒,他的豪放与爽朗,会像一股春风,涌漾在每一个人的心际。酒的档次不讲究,但要烈酒,越烈越有雅兴。大口喝酒,逸兴遄飞,他展现出的是至真至性至情,是彻底的艺术家。苏轼说“得酒情自成”,李白“斗酒诗百篇”。喝完酒,别人往茶楼歌厅跑,他则是往画室跑,笔走龙蛇,在物我移情中创造出令人陶醉的山水图景与山水境界。 
  马亚杰非常推崇黄宾虹,这或因他内在的精神气质与黄宾虹的创作理念非常吻合。“润含春雨、干裂秋风”的笔墨理念是许多画家追求的,然而,真正将自己的独特体验与这种理念结合起来,以一种有生命的方式呈现的并不多,马亚杰做到了,经过几十年孜孜追求,他在近代大家“三黄”的古韵遗风的基础上,形成了内涵充实、境界幽深的美学风貌。  
  这种美学风貌,只属于他马亚杰。